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三十三章 两块手帕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我心中充满欣慰,这或许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拯救了别人的生命,以往的我习惯于明哲自保,习惯于冷漠走过,我都忘记了为别人站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看着古厉茵,心中疑惑,她在想什么呢?

    “救人一命,感觉怎么样?”

    古厉茵:“没什么感觉,我跟在乎一周后他们会不会信守承诺。”

    “真是的……”,我总感觉她完全无视感情,好像所有的事物都可以用来交换,用来度量。

    “我们回去吧,不管怎么说,今天要谢谢你。没有你,他们也不会得救。”

    古厉茵:“比起你这些废话,我更在乎一周后你能不能圆满完成任务。”

    “你就不能像别的女孩一样,温柔一点?”我实在受不了她了,她的语气除了呵斥就是**。

    古厉茵:“男人要求女人温柔是醉翁之意,男人的潜台词是你要听话,可我问什么要听一个脚夫的话?”

    “我不是脚夫!!!”

    ……

    观望四周,我发现天色将近子时,“我们赶紧回去吧。”

    古厉茵:“我醉了,走不动,我要你背我。”她又开始发嗲了,虽然还挺有诱惑力的,不过我实在是不想再挨累了,何况我对她叫了我一路脚夫愤愤不平。

    “喂!已经好久了,你酒早就醒了……”

    古厉茵:“我不管,姑奶奶走不动路,就是要你背。”发嗲加上撒娇,我的防御系统进一步崩塌。

    “不背,你不走我走了。”我转身离开。

    谁知我刚一走,古厉茵在背后开始大叫:“来人啊!非礼了!有人非礼醉酒少女!”

    我吓得三步并两步窜到她的身边,急忙将她的嘴堵上,“姑奶奶!你要干什么?”

    古厉茵张开双臂,翻了翻白眼:“自己看着办喽。”

    我无奈转身,蹲下:“上来吧。”

    紧接着,她温热的身体与我紧紧贴在一起,白发扫过我的脸颊,传来阵阵幽香。

    “诶,你知不知道刚才他说的兽人十诫是什么?”

    古厉茵:“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是兽人族为了约束自身的道德教条,类似于我们的神谕书。不过我是从来不信这些东西的,千百年来,教条存在的意义不是约束,而是不断被人们打破。”

    “你说,他们回来吗?”

    古厉茵:“我需要考虑的是不来怎么惩罚他们,而不是他们会不会来。”

    ……

    古厉茵:“你跑的还挺快的,用了神行吧,这东西挺稀有的,你在哪里买到的?”

    我没想告诉她关于颜老头的事情:“我捡的,行不行啊。”

    古厉茵:“这是颜家的东西,都锁在颜家地库,你去哪里捡的?哦,我知道了,你不是脚夫,是个小偷对不对……”她的手指着我鼻子,乱戳。

    “别闹了……”

    ……

    路过一条夜市,我看见几家赌档,说实话,几天不赌真的是会手痒的,我想起果然赌档。

    我问古厉茵:“那个果然赌档是你开的?”

    古厉茵:“是我啊!你这小贼,天天出千,还和那个颜老头混在一起。”

    原来她一直都知道,看来这果然赌档以后是不能去了:“这么多赌场,只有你的这家不抓颜老头,他不会是你赌场的打手吧。”

    古厉茵:“我为什么抓他?他赢得那点钱反正也会输回来的,而且我可没见过又能抓住他的人。至于打手嘛,天底下恐怕没人请得起他。”

    想到大家对他好像都很尊重爱戴,不知道为什么,难道老酒疯子很受欢迎?

    “喂!你的赌场又开了我的盘,你知不知道?”

    古厉茵:“这个盘就是我开的啊,我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要盼着我别死了,赔率还挺高的。”

    古厉茵又开始动手动脚,她伸出手掐我的脸,假装出一副醉态,“上次压你不死最多的就是我,获胜盘我也是最大庄家。”

    “你这不是操盘吗?”果然十赌九骗,大赌大骗,小赌小骗。

    古厉茵:“没有啊,你输给前两人是肯定的,我做的判断是你会和古厉恒平手。”

    “你知道颜老头会救我?!”

    她显得有些吃惊:“救你的人果然是颜老头?!我说你怎么以为他是我的打手!”

    我感觉自己似乎泄露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你不会去对付颜老头吧?”

    古厉茵:“我为什对付他,又没有好处,没好处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的。”

    “你怎么知道古厉恒会和我打成平手?”

    古厉茵:“因为他只能打你十拳啊。”

    “这是为什么?”

    古厉茵:“他脑子不好,力气大,小时候经常伤人,他娘怕他误伤人命就嘱咐他,打人只可出十拳,如此一来,你就活下来了。”

    我一阵后怕:“看来我要感谢他娘了……”

    古厉茵:“不过,如果是我哥哥,你就没那么幸运了。”

    “上次起了冲突,他恨不得锤死我……对了,你刚才那两个术真的厉害,怎么一下子就把人弄晕了。”想到古厉决的实力,一下子就被放倒,这古厉茵也是个恐怖的角色。

    古厉茵:“这都是雕虫小技啦,好的法师抵得上一支军队,懂不懂?”她自卖自夸的语气真的很可爱,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她也像个正常女孩。

    “你哥哥不会怪你吧?”

    古厉茵:“她又不知道紫情人花,就算知道是我做的也不怕,她去栖凤楼从来不给钱,我又不能跟他要,这一次就算他还钱了。”

    “想起要和他争西城长官,还真是恐怖!”这次的恐惧由内而外,发自肺腑。

    古厉茵:“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你会死的很难看,还是想压你赢,你要是能不死该多好。”

    我心中喜悦:“怎么,你心疼我啊?”

    古厉茵:“不是,你的赔率太高了,我赚不到会心疼的。”

    “……”

    我见她没说去哪,想把她送回古宅,“我送你回家吧。”

    古厉茵稍稍探头,嘴巴贴在我耳边,耳鬓厮磨,低声耳语:“真是个呆子,你就不想,和我去点有意思的地方,做点有意思的事情,酒馆前面的小客栈就不错啊。”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的脑中闪现出一些令人兴奋的画面,也有了一些生理反应……

    “真的假的啊?”

    古厉茵:“当然是假的,你见过大小姐去找一个脚夫偷情的嘛?”

    我真的很想给她一个背摔。

    古厉茵:“我不想回家,你送我去你家吧。”她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接。

    “不行!我们又不熟,就算是熟悉的朋友,随便回家什么的……”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古厉茵:“想的真多,我不过是想省一份房钱。”

    她突然长长的“哦”了一声,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哦什么?”

    古厉茵:“你是怕泷川吃醋吧?”

    提到泷川,我倒是开始紧张了,“你别胡说,跟她有什么关系……”

    古厉茵:“手忙脚乱,磕磕巴巴,做贼心虚,还说没关系。”

    “懒得理你。”

    古厉茵:“带我去你家看看吧,这总不过分吧。”

    虽然我挺排斥的,不过这个要求好像真的不过分,“好吧,不过我可不能带你进去。”

    由于注灵,我跑的非常快,一会就到家了。还没进家门,就发现门口有人。

    猜都不用猜,是泷川,她在门口等我,看到夜色里,冷风中的倩影,我心头说不出的感动,她一定一直在担心着我。

    我忙走上去,泷川,我回来了。

    泷川闻到酒气变了脸色,“明公子好兴致啊,还背了个姑娘回来,看样子是没少喝啊。”

    我猛地想起,还有古厉茵呢!

    “你别误会,我就是和她喝了几杯酒。”我如实交代,奇怪,我又没做错什么,干嘛要慌张。

    古厉茵开始装醉:“明非,你今天对我说了好多话,我会把你说的每一句话记在心里的。你为什么带我回你家啊,是不是太快了,我不是那种女孩……”

    泷川有点生气了:“我误会什么,你喝不喝酒,跟谁喝酒,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忙把古厉茵放下。她竟当着泷川的面倒在我怀里,“我好晕啊,你扶着我,好不好?”

    泷川走到我身边,从我的怀中掏出一块手帕,这是刚才古厉茵塞给我捂住口鼻的,真该死,我怎么没藏好。

    泷川:“这是什么?上次有块绣着兰字的帕子,这一次又是古小姐,我真不知道明公子还有这样的嗜好。”

    说着,泷川把一块帕子扔给我,我一看这就是兰心给我的那块,奇怪的是上面的字不见了。拿着两块帕子,夹在两个女孩中间,我十分尴尬。

    古厉茵:“明公子,这可是小女子的贴身之物,你要妥善保管啊。”

    泷川把帕子丢给我,“你留着好好保管吧!”

    说完,她气呼呼的转身进屋,砰地一声大门关闭。

    我被锁在门外了……

    古厉茵终于恢复了正常:“哈哈哈,我还真是爱看小两口吵架。”

    我捏紧拳头:“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好想打你。”

    古厉茵张开双手,“请便啊……”

    ……

    我赶忙上去敲门,但无论怎么样都没人开。女人真是奇怪,明明都说自己有心上人,吃的哪门子闲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