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三十五章 上门讨债
    虽然泷川说这是一本家传秘籍,不过我还是打算给颜老头看看。或许他能够看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去找一个赌徒,最好的地方就是一家永远不会抓他出千的赌档。我想起昨晚古厉茵说过的话,早饭后匆匆赶去果然赌档。

    赌档钱的赔率稍有降低我的赔率一下子变为1:20.,不知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敢肯定这是古厉茵搞的鬼。从昨天的事情来看,她似乎和她哥哥感情一般,而且似乎也没有对这个西城长官表现出多大的热情。

    赌档之内,酒味最大的一定就是颜老头,顺着这股酒气找过去,果然他还在那里豪赌。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不太顺利。

    “喂,颜老头!”

    他示意我别说话,开始关注骰盅。骰盅落地,开出大,颜老头气的直跺脚,“就知道该压大的!!”

    缓过神来的颜老头看我的表情怪怪的,直觉告诉我,他有事情瞒着我。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啊?”

    颜老头沉吟半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每次听到这种问题开头的问题我都知道没什么好事。

    “先听好的吧。”

    颜老头:“额,我想到一个发财的好办法,我们可以决斗盘压你赢!然后赚一笔大的。”

    “这也算好消息啊,那坏消息呢?”

    颜老头:“我没钱押注了……”

    “全输了?!!”

    颜老头一脸难为情:“嗯……”

    我更关心的是我的钱:“你把我寄存在你那里的钱还给我吧。”

    颜老头开始磕磕巴巴,顾左右而言他:“额,这个……”

    “你不会把我那份也输了吧!!!!!”我喊的几乎整个赌场都能听到了。

    颜老头像个犯错的孩子:“嗯……”

    “我不管!你还钱!”果然不能把钱放在赌徒的手里。

    颜老头:“要钱没有……”

    “我先说好,你那条老命我可不要。”

    颜老头:“不是,我可以给你打个欠条,你找我儿子要。”

    “为什么你不跟你儿子要?”

    颜老头:“这么多年钱都给他管理了,他说我钱花的太凶,不给我钱了。”

    “所以你就让我去讨?”

    颜老头:“直接要钱估计他也不会给,我折两件物给你吧。”

    “你要折什么物?”

    颜老头:“送你两个注灵怎么样?”

    “我要你的注灵干嘛?给我钱!”

    颜老头:“你傻啊?那注灵是我颜家稀有之物,没点交情我还不给你呢,价格不低呢!”

    我总感觉他在骗我。

    “空口无凭,你要立字为据。”

    颜老头不含糊,直接从破布袋子里掏出纸笔:“今,神宣一千零二十四年,六月十五日,颜自在欠明非红色神行注灵,地甲注灵各一套,空口无凭,立此为据。”

    颜老头:“这你总放心了吧。拿着这个今晚找我儿子去讨吧,错过今晚,他就要出去公干了,你抓住机会啊。”

    “可是神行我已经有了,红色神行是什么。”

    颜老头:“那可是好东西啊!绝对物有所值。”

    “你没骗我吧?”这老头总是给人不靠谱的感觉。

    颜老头:“当然没骗你!父债子偿,多么天经地义,合情合理啊!”

    “呵呵……”我心里感慨,做你儿子还真是倒霉的差事。

    当天晚上,我拿着欠条赶到颜家。这是我第一次上门讨债,说实话有点紧张。我是该表现的凶神恶煞,从气势上压倒,还是表现的和和气气,让他们感觉比较亲切,还是现场随机应变比较好。

    敲开大门,开门的是一个家丁,我说明原由,他进去通报,一切顺利进行。

    不一会,内室走出一位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我认得他,那天摔我一跤的颜承允。

    人还没到面前,他先作起揖开,“不知明家领袖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望请赎罪。”

    说实话,他这说话的语气措辞让我觉得和杜泽简直一模一样。今天他没穿紧身衣,一身装束显得格外帅气。

    “都怪这家奴,还不快请明先生入座,看茶!”

    我有点不习惯被叫首领大人,虽然听着挺爽。

    “不用麻烦了,我就是来要两件东西的,拿完就走。”

    说着,我拿出欠条递给颜承允。

    他接过一看,皱皱眉头,我猜他是对颜老头滥赌欠钱的行为十分不满。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颜承允:“额,没什么问题,这确实是家父的字迹,就连破布袋子的气味都是一样的。”

    我心里想笑,原来还能靠气味辨别真伪。

    “明先生,请稍后,注灵密藏在机要库,请耐心等待。”

    我听到机要库,心中隐约觉得颜老头没有骗我。

    “不是两件普通的注灵吗?随便取来就好了,不要那么麻烦了。”

    颜承允听了我的话一愣,随后又客气的说:“明先生见多识广,这注灵固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但我颜家赖注灵声息,敝帚自珍,还望海涵。”

    没听懂他说啥,我随着家丁进入内室等候。

    我四处观看,发现院中有一口井,井沿,井壁皆是水迹,满园的地砖上都是水迹,向内廷蔓延。我还纳闷,大晴天哪里来的水呢?或许是家丁为了除尘降温撒的吧。

    这颜家虽不奢华,却也十分别致。内室清雅,不漏财富,却让人不敢小觑。

    正堂中央供奉着一把武士刀,刀神闪烁着银白色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刀柄及其普通,但在柄端镶嵌一颗紫色的宝石,为这刀增色不少。

    没等我细瞧,颜承允已坐在我的对面。家丁端上两杯香茶,我从没闻过怎么香的茶,忙问:“这是什么茶,好香啊!”

    颜承允:“先生见笑了,这是神族边境脱凡谷出产的茶,说来也怪,这茶叫个‘不知所云’,据说没人喝的出茶的真实滋味,恰如无人看得懂北神的无上著作一般,一千人口中就有一千种不知所云。”

    “还真是讲究。”我吹吹茶,用盖子漏出一个缝,刚准备喝,谁知道走进一个少女。

    我惊得险些将茶具掉在地上。

    我不敢相信,我们的再次相遇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情境。

    我毕业后不敢面对,不愿想起的人之一。

    你好,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