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三十八章 命悬一线
    我的嘴角流出鲜血,但更大的痛苦来自于内心。

    泷川的眼神变的诡异,狡诈,她开口说话了,“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心甘情愿的照顾你这个废物这么多年!这一剑,还请你好好的感受!你从来都没有尊重过我!我在明家连一个婢女都不如!”

    我捂着伤口,忙向她解释,“不是这样的,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失去你。”

    泷川一脚把我踢开,“你说什么胡话,他才是我的亲人,我早就想甩开你了,又穷又窝囊!”说着,古厉决不知从哪里走来,他搂着泷川的腰。

    这不可能,这个画面看的我想死。

    “怎么会这样!”我失心疯似的仰天长啸。

    古厉决上来把我踢到,踩着我的脑袋,“小泷川已经答应做我第二十三房姨太太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过我不杀你,我要让你眼睁睁看着我和她的婚礼,看着我们入洞房,看着我们生儿育女!而你什么都做不了!废物!”

    “不!”我觉得我的声音已经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

    哀,莫大过心死。我的心在那一瞬间死了。

    ……

    脑子里所有痛苦的记忆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回放,我脆弱的意志已经没办法支持我的生命。

    “再见了。”我将刀口对准自己,我竟感觉到了轻松,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低语,“刺下去,一切都解脱了!”

    我的手随着声音而动,刺下去,就不必这样痛苦了。

    突然,我的脑袋一声轰鸣,一阵剧痛从头盖骨袭来。

    眼前的泷川和古厉决不见了,依旧孔凌风,依旧是兽人族的家伙举着大刀,依旧是火光冲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摸了摸自己,身上没有伤口,可那痛苦却让我无法承受。

    一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原来是颜老头来了!

    颜老头:“还好来得及时,否则你就死在他的幻术里了。”

    来不及感谢,向四周看去,发现颜家兄妹三人痛苦的趴在地上,那绝望的表情前所未见。

    颜老头依次上前,用食指猛弹他们的脑门。三人清醒过来后久久无法缓过神来。这幻术真是恶毒至极。

    颜老头:“你们两个是为了冰空注灵来的,对吧!”他不威而怒,让我感觉似乎有救了。

    孔凌风:“颜先生,看来今天的一切似乎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宝刀不老,实在是高明。”

    颜老头:“是你们太拙劣,不是我高明。”

    孔凌风:“我们走吧。”

    兽人丝毫不紧张,更没有退意,“我还没玩够呢,我想和这老匹夫交手……”

    孔凌风:“会有机会的,一定会有机会的。”

    兽人:“这老匹夫身上一个注灵都没有,我似乎搞不到战利品,实在是无聊。”

    说完,两人的身体变一点点透明化,随后消失在茫茫夜色。

    颜承允挣扎起身:“我们要不要追。”

    颜老头:“笨蛋,追什么追,差点被两个人灭团了还不嫌丢人……”

    其实我觉得根本用不了两个人,他们任何一个出来都能搞定我们四个。

    有人上来扶三兄妹回房休息,唯独没人扶我,我挣扎着走向颜老头,向他询问黑衣人身份:“颜老头,他们是什么人?”

    颜老头语重心长,表情凝重:“他们是失魂的野鬼,绝望的亡灵。”

    “这是什么人?我爹是不是他们杀的。”

    颜老头只看看我,没再说话。

    原来天底下还有颜自在不愿提起的事情。

    孔凌风,还有尚未确定身份的兽人,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的想起刚才的画面,下肢一阵无力,几乎瘫倒在地上,一只有力的大手将我扶我,是颜自在。

    我望着他的身影,感觉无比高大伟岸,他今晚就了我的命。

    正当我要说谢谢,谁知他又变作一脸憨笑,“不好意思,今晚把你叫来,没想到遇上这样的事情。你腿怎么软了,是不是我上次给你的注灵失效了,我就说嘛,黑市上卖的都是假冒伪劣的。”

    “等等!你居然给我假冒伪劣的注灵?”

    颜老头:“哪有什么假冒伪劣。不存在,不存在……”

    傻子都能听出他心虚了。

    我不依不饶,揪着不放,我们又开始斗嘴了。

    颜老头不耐烦了,“好了好了,我赔你不就行了。”说着他一瞬间消失在眼前,没几秒后,手里抱着一副黑甲和一对红符纸,看来这就是鬼步神行和地御甲。

    颜老头:“这两个可是永久注灵,你好好保管。”

    “知道了!”我抢过那件衣甲,穿在身上,又把两张红符绑在腿上。

    “是不是我念出注灵的名字就行了。”

    颜老头:“我劝你悠着点,这两个东西没那么好驾驭。”

    我不相信,手指置于额前,念出注灵名字。

    还没等我做好准备,双腿不受控制的跑了起来,身上的铠甲化作光芒,消失不见,但我感觉那甲还在我身上,勒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跟不上我的腿了,颜老头,帮忙啊!”我根本控制不了如此快的速度,好几次险些撞墙。

    颜老头一个箭步上来,单手拦住我的腰,一下子我把按到在地,熟练的抽下了符和甲。

    我惊魂未定,“这也太快了吧。”

    颜老头,“不仅快,而且稳,我这两件宝物抵得上欠你的债吧?”

    “看上去还行。”

    颜老头:“还行?这是二级注灵,你居然说还行!”

    “那你之前给我的是几级?”

    颜老头:“那就是小孩子玩的,没级。”

    “……”

    不一会,有家丁过来传话,说颜家三兄妹恢复正常了,颜家上下乱作一团,我自知外人不宜久留,匆匆告别。

    临行之前,颜老头再三嘱咐我今天的事情不要往外说,不知是家丑不可外扬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切,颜老头让我晚上来访,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得了两个不明用途的东西,实力恐怖的黑袍人,同龄人中实力强悍的颜承允,同桌在这一世竟然是颜雯雅,半月后的决斗我并不觉得能赢她。

    事情太多,我想不通,也没头绪,索性就什么也不想,好在又一次大难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