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四十九章 医馆奇遇 上
    逛了一会,来到了城中最大的一家花店,门外摆出不少鲜花,远远就香气扑鼻,走近一看,店里姹紫嫣红,争奇斗艳,一颗宝石悬在屋顶,散发温和的光,看来是为室内花提供光和热的。

    花店老板是个美女,我忙上去问她:“老板,您好,我想看望病人,送哪种花比较合适呢?”

    老板态度很好,微笑着对我说:“病人的话建议这三种,花香柔和,有安神助眠的功效。”她说着指向三株花卉。

    顺着她的手看去,三株花中,一株白色,花朵娇艳幽香,枝叶繁茂挺拔。还有一株一个骨朵竟能生长两朵花,一朵红色,一朵紫色,虽花朵姿色平平,但却别有一番趣味。最后一株是藤蔓花,盘绕在一只竹竿上,看这像路边的野花。

    我想不管花如何,还是选便宜的买吧,泷川的钱我不忍心花。送的是个心意,应该没人会在乎的。

    “老板,就要这个吧……”我说着,指了指那株“路边的野花”。

    老板:“客官真是好眼光!这是本店最名贵的花卉之一,名为恨天高,三个银币一株。”

    我被吓到了,就这么一株狗尾巴草居然要三个银币,还不知那两株要多贵。

    我不好意思的说:“老板啊,我觉得这话不太合适,有没有更实惠一点的啊……”

    老板心领神会,“哦,我明白了。那客官就买这株吧,蝶恋花。”老板又指了指双生花朵的植株。

    “这岂不是更名贵?”

    老板:“这花只要五百铜币一株,算是实惠了。”

    我十分不解,这老板是怎么卖花的,越美的花反而越便宜了。我忙问指着那株优雅的白花问她:“那么请问这株花多少钱?”

    老板:“这个就十分便宜了,这花只卖一百铜币一株。”

    我问她:“您这花怎么卖的?越美的花反倒越便宜了,这天仙一般的花只要一百铜币,这是什么缘故?”

    老板向我解释:“客观有所不知,这花是人族本地产的,叫尘世仙,其他两株都是神域之花,贵是自然的。”

    “就算是神界花也不用卖这么贵吧……”我感慨这些商人的奇怪逻辑,好像一沾神族,什么都成了名贵的物件。

    老板又说:“这恨天高送人确实不太合适,这花只能寄生,又喜向高处生长,不好养。蝶恋花送恋人合适,送花之人图的是好故事和好寓意。”

    一听有故事,我兴致来了,“这花有什么故事和寓意啊?”

    老板向我娓娓道来:“话说从前有一个神族姑娘,她乔装改扮成人族少女,到人族城邦游玩。这过程中她和同游的人族少年相爱了,可礼法并不支持他们在一起。他们被抓住,并处以死刑,谁知行刑那天,他二人相拥而泣,身体燃烧化作灰烬,灰烬散去竟飞出两只蝴蝶,相传是他二人的灵魂化蝶。而这蝶恋花便是两人相爱时的馈赠定情之物,这花一年只开一次,而开放的花期就是二人相知相爱的日子。”

    听了她浪漫的阐述,我不禁神伤,又想到她所说的礼法,心里隐隐约约想起泷川。

    “老板,能不能详细的说一说这礼法啊?”

    老板显得有些吃惊:“客官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礼法已延续千年之久,人与神不能通婚,这是共识啊!虽然现在已经没有法令的禁止,但大家还是会去恪守礼法,爱情故事终究只是爱情故事,传说终究只是传说……”

    看来哪个世界都不乏梁祝式的悲剧。想起泷川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会是因为这所谓的礼法吗?难道人们会如此迂腐,难道泷川的心上人是编造出来的?我心头顿时萌生一丝无法名状的情愫。

    “老板,我决定了,就要这个尘世仙,十二株,帮我扎成一束。送完这一束我要回来买一盆蝶恋花。”

    这一盆蝶恋花是买给泷川的。

    老板笑了笑:“一看客官就是桃花旺,送完一份又是一份。”

    我苦笑:“哪有桃花,全是麻烦……”

    拿着一大盒子补血药,又捧起一束鲜花,我直奔城中最好的医院而去。

    一到门口,就看到那个让我条件发射头疼的身影!古厉茵,又是她。不过看到她也不意外,毕竟是她哥哥惹的事,她来帮着打点也在情理之中。

    医院今天的人格外多,怎么会这么巧,生病都赶着同一天?我想借着人多,浑水摸鱼,趁机溜进去,尽量不要被这女魔头看见,刚走到门口,就被一只魔杖拦了下来。

    古厉茵还是看见我了,她拦在我面前,对我说:“明大少爷这是去看望杜伊姗?”

    “是啊。”不想和她纠缠,我往左走想进医院。

    古厉茵向左一拦:“明少爷,能不能给我看看你送了什么礼物啊?”

    “为什么要给你看?”我向右起身,想越过她,谁知她又向右一挡。

    看来不给她看看她不会善罢甘休,“怕了你了,就这两样,你看吧。”

    古厉茵一下子夺过大盒子,想拆自己的礼物一样,满怀期待的打开查看。

    盒子打开的一刻,满脸的期待变作一个字。

    古厉茵:“这礼物,还真,还真……”

    我忙问:“真怎么样?”

    古厉茵:“真,多啊……”

    “……”

    “我有什么办法,只能买得起这个了,好歹是个心意,话说你怎么没进去啊?”

    古厉茵耸耸肩,“我哥进去一定会挨骂,我干嘛进去跟着尴尬呢,而且里面那么挤,本姑娘实在不喜欢。”

    我问她:“这些人都是看病来的吗?”

    古厉茵:“不,这些人都是来送礼的,排大队,花大钱还不一定有门路递进去呢。”

    “啊?!这么多人送礼!都送给杜伊姗?!!”

    古厉茵:“准确的说是送给杜泽,达官显贵,乡绅土豪,名门望族,侠客文人,什么人都有,杜伊姗一生病,上流社会就在医院聚会了。”

    我实在不敢相信:“我的天啊,这得多少人送礼啊……”

    古厉茵:“傻瓜,你要是有了权力,送礼的也少不了。”

    我又问:“那他们图什么啊?”

    古厉茵看看人群,满脸不屑:“他们什么都不图,或者说他们什么都图不到。人就是贱的,如果实在要说图什么,可能也就图了一个心安吧……”

    她说的有几分道理,看着里面满脸谄媚,心里感慨起世道荒唐。

    我收拾礼品盒,准备进去,手中的花却被古厉茵夺走了。

    古厉茵十分兴奋:“明公子如何知道我最喜欢尘世仙!”

    我又把花夺了回来,小心地梳理,“这可不是给你的,这是送给杜伊姗的。”

    古厉茵:“打个赌吧,你一定会把这花原封不动的拿回来!我若赢了,你把这花送我如何?”

    我不服,一定要和她赌:“虽说这花不名贵,但我并不觉得杜小姐会嫌弃我的一片心意,我一定会把花送出去!”

    古厉茵:“名不名贵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世人偏见罢了,最美丽的花绝不会在乎俗人的眼光!”

    她的这句话倒是颇和我意:“没想到你三观不正,审美还是很正常的。”

    古厉茵丝毫不让步:“这是自然,要不我也不会怎么看你都像一个脚夫!”

    “……”

    “老子,不是,脚夫!!!!!!!”

    我又说:“先别说这些,你若是输了,给我些什么?”

    古厉茵想了一下,有往身上看看,把自己的吊坠捧在手中,“这样吧,你要是赢了这枚银币送给你。”

    我实在看不懂,怎么会有女孩子戴枚银币在脖子上……

    “这买卖划算,成交!”我十分满意,成竹在胸,心想着一个银币到手,就是不知这穿孔的银币花不花的出去。

    古厉茵伸出小指,“拉钩。”

    “幼稚!”虽然这么说,我还是和她拉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