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五十五章 壮志难
    “小二,再来一壶壮志难!算这小子账上!”颜老头点了一壶酒,我感觉不妙,忙翻菜单,生怕这老酒疯子趁机宰我一笔。

    奇怪的是,翻了半天都没找到这名为壮志难的酒。

    “颜老头,你是不是点了什么名贵酒,我怎么找不到?”

    颜老头不慌不忙,夺过菜单,手指停留在最下面。

    我的目光跟随着他的手指,停留在那几个字上:“壮志难十五铜币一壶”

    我长吁一口气,放心下来,还算他有点良心。

    “这酒怎么叫这名字?还卖的这么便宜。”

    颜老头给我斟了一杯,“要不要尝尝?”

    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好像一把刀割过我的喉咙,胃里似火烧一样难受。

    “这是什么烂酒!怎么这么辣!”

    颜老头:“不懂得品味,我和这酒已经三十年了……”

    怪人的品味……

    “你这个老赌鬼不会是输光了没钱喝好酒吧?”

    颜老头:“这就是上等的好酒,就算我有钱也会喝的。”

    “没喝出来哪里好,又浊又辣……”

    颜老头提着酒杯若有所思:“三十年前我第一次喝这酒时,它的名字还叫穷不怕呢。”

    “穷不怕?这名字和壮志难半斤八两。”

    颜老头:“可能是大家都不太喜欢穷字吧,所以它就改了名字。”

    “我比较在乎这酒为什么这样便宜?”

    颜老头:“你小子不会动脑子想想啊,壮志没酬啊,自然就便宜了。这酒多是战败兵丁和穷酸书生喂肚子里的酒虫的。一没钱,二没势,三没功业,就一肚子牢骚。只好借着着廉价的酒劲发发痴,耍耍狂。壮志难……壮志难啊……”

    喝着喝着,颜老头双目无神,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表情如死人一般。

    我把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你没事吧,颜老头,你别吓我啊!”

    颜老头:“你先去练习吧,我想自己待一会。”

    真是奇怪,疯疯癫癫的颜老头居然要自己待一会。对于这种反常的要求,我一般都不会拒绝。

    在竹林劈了一下午,聚气水平丝毫没有长进。开始竹子还能被砸成两段,后来我的手完全红肿,再也没办法聚气劈砍。夕阳西下,我只有带着两只红肿的手回家了。

    泷川看见我的手,赶忙拿出消肿药。

    她关心的问:“你怎么又受伤了?”

    “我也不想,劈竹子去了。”

    泷川:“多大的人了,跟孩子似的,和竹子较什么劲啊……”

    在她眼里,我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不过我很享受她这么说我。

    我坐下来,看着她美丽的面容傻笑。

    泷川:“还真是个小孩子,傻笑起来都和过去一样。”

    我拉过她的手,“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愿意永远都做一个小孩子。”

    泷川小心翼翼地把我的手拨开,“受伤了还不老实……”

    “对了!”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匆匆回房,拿出一件衣服。

    泷川:“我给你做了一身新衣服,穿着吧,上次那身已经打烂掉了。”

    我定睛一看,这是一件新的家族服饰,和我上次决斗时穿的一样,料子和做工都是上乘。

    “哇!好棒的衣服。”

    泷川忙过来为我穿上。

    “你哪里来的钱做衣服?”想到家里拮据的窘境,我不禁发问。

    泷川:“昨天你买礼物还剩了一些钱,我就给你做了件。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让外人笑话。”

    其实我总觉得,泷川才是家里真正的顶梁柱。

    “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再让别人打破我的衣服了。”我的目光十分坚定。

    泷川开心的笑了,“衣服破了,我给你补,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

    ……

    晚饭过后,泷川到我房里,穿的十分隆重,我想起来,这是我上次在云裳阁给她买的那件衣服。

    “你干嘛突然穿成这样?”

    泷川:“你说明晚我穿成这样行吗?”

    我格外警惕:“你明晚?有约会?”

    泷川:“有啊!”她的语调格外调皮,可我却心慌起来。

    我忙问:“和谁?男的女的?干嘛?在哪?”

    泷川:“什么乱七八糟的,明天是拜火节,我们每年都一起逛夜市的,你是不是傻了?”

    原来是这样……

    我缓过神,原来虚惊一场,“你穿什么都好看!”

    泷川:“假话,哪有穿什么都好看的女人。”

    “你不是女人,你是女神啊!”

    泷川并没有表现出我期待的开心,反而抿抿嘴唇,表情凝重,她从来都对自己的神族身份讳莫如深。

    “对不起啊,我好像说错话了……”

    泷川:“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喜欢这件衣服就好了,我明天就穿这件吧。你穿什么?”

    “就今天你给我做的那件吧。”

    泷川:“嗯,好!”

    我很想问问什么是拜火节,可是又怕泷川觉得奇怪,只好作罢,走一步看一步就好,这是第一次和泷川正式约会,带着满心期待,我开心的一直睡不着。

    约会不带钱是仅次于让女生付钱的尴尬事。虽然这两者可能是因果关系。

    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我决定借点钱来,打肿脸充一次胖子,就算泷川是我的亲人,我也不想让女孩付钱。

    借钱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我脑子里极速搜索,究竟谁才是那个倒霉的最佳人选,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个男人颜老头。欠一个常年烂赌的老赌棍钱我的负罪感会少很多。

    第二天一早,我穿上红注灵赶往城东南,找到颜老头说明了来意。

    颜老头:“什么!你要借五十银币?!你抢劫啊,没有没有,一分都没有!”

    “四十?”

    “……”

    “三十?”

    “……”

    “二十?”

    “……”

    “十个!不能再少了!”

    “一分都没有!不可能!除非你有东西抵押。”

    不出所料,借一个老赌鬼的钱好像要他的命……

    我摸遍全身,终于找到一个指甲大小的蓝色石头,摄魂石,我和古厉茵坑来的战利品。

    “这个,你看看能压多少?”

    颜老头接过石头,表情稍有变化,“这……我给你三十银币怎么样?”

    我急着用钱,“三十就三十吧,我急用。”

    颜老头急忙掏出银币给我,“成交。”

    我刚想说谢谢,颜老头一阵风一样消失了,一个声音渐行渐远,“发财啦,宰了一只肥羊!”

    “……”

    “老赌棍!老骗子!”早知道老子就去当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