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六十五章 绽放的烟火
    我高举鲜红的大旗,在高空俯视着全城的民众和风景。我享受他们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我享受别人的香花和掌声,我享受被仰视的感觉,我享受泷川欣慰的笑容,我享受这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我迎来了一生中最美妙的一刻!我终于依靠自己的力量赢了一次,我终于让我的亲人因我而感到光荣。

    我恨不得把旗子举到天上,被所有人看见,明月如盘,月影中一少年英姿举着迎风飘摇的大旗。

    是时候进行这仪式性的最后一步了!

    扛起大旗,双臂搭在旗杆上。木塔前方的铁索直连烽火台,塔下的传来整齐的口号。

    “点圣火!点圣火!点圣火!……”

    我走上钢索,稳步向前,一跃向城边的烽火台跳去。

    一盆火,一个堆燃料,一面旗,看来我要点燃这满城的烽火了!当我展开旗帜时,火焰照亮了旗面,一个淡淡的痕迹映入眼帘,让我的心仿佛从云雾中落到了地面。

    火纹!和先前看到过的黑袍人,医院美女身上一模一样的火纹,而且明显是手绘上去的,这会是陈老三的杰作吗?难道他也是组织中的一员。

    短暂的疑惑被喧哗声打破。不管这么多了,无论什么组织都不能阻拦我。点燃旗帜用燃烧的旗帜点燃烽火台。火焰连成一片,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目光所及之处烽火全部被点燃。城楼火光冲天,几分钟后,主城的最高台也燃起大火,远处的天空烟花绽放,民众幸福而喜悦的呼喊起来。

    这就是拜火节吗?真的好美!

    当我再次重返舞台时,陈老三一脸不情愿的端着盒子傻站着。我伸手示意,他一脸嫌弃的站着。我不管他什么想法,就算他如何解释也赖不掉了。我上前夺过盒子,高举在空中,寻找着泷川的身影。

    台下的民众一改之前的态度:“明非!明非!明非!”我的名字被一遍遍的重复,骂我的和赞我的是同一批人,世上能让人改口的唯有实力。

    全世界我都不想理会,我只想回到泷川身边。她就在台下,一直为我祈福,一直默默地等着我。

    我不顾一切冲下去抱住了她。从生死线,鬼门关走了一遭,再见她时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给你戴上吧!”我打开盒子,光芒刺的我睁不开眼。即使四周火光一片,烟火闪闪,依旧无法掩盖这簪子的夺目光彩。

    泷川激动的捂住了嘴,发出惊呼。远处传来跺脚的声音,我回头有一看,原来是陈老三,他懊悔不已,口中大叫:“我的天保磬宜通灵凤血簪啊!!!!!!”

    我可不管这是什么鸟簪子,我只知道只有它才能衬托泷川的美。我把簪子轻轻地戴在她发间,引得四周人们欢呼起哄。

    泷川羞涩的问我:“好看吗?”

    “好看!真的好美!”不需犹豫,且发自内心。

    “亲她!亲她!”

    “亲一个!亲一个!”

    我觉得很有必要试探性的问问:“盛情难却,要不就亲一个吧。”

    泷川一下子捂住了脸,嘴角上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讨厌!”她转头溜走,我忙追上去,看来我们之间的尴尬已经化解了。

    “等等我,泷川,等等我……”我发动神行,追了上去。几步就赶上了她,这一次,我不能再扭捏了。我一把抱起泷川,向城楼走去。

    这突然的一抱让泷川大吃一惊。

    她手脚乱动,想挣脱我的怀抱。我才不管,我要带她去最美的地方,看最美的烟火。

    “哈哈,你再乱动,我可就把你扔下去了……”

    泷川:“你敢?!”

    “哈哈,我可扔了,扔了……”我轻轻的悠了两下,引来泷川阵阵惊呼。

    渐渐地她不再挣扎,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我能闻到她的体香,我能感受到她的体温,我能体会她此刻心中的感受,抱着她。到了城楼顶,我把她放了下来。

    “怎么那么胖啊,抱得我手都酸了……”我开着她的玩笑,而她嗔怒一声。

    泷川:“天天粗茶淡饭,哪里胖了……”

    “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锦衣玉食,我一定说到做到。”

    泷川帮我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我不稀罕什么锦衣玉食,我只要你每天平平安安的回家就行了。”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泷川:“整整……齐齐……”

    我牵起她的手,和她坐在了城楼边,月亮好大,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我们许久没有说话,靠在一起赏月,看烟花,看熙熙攘攘,看三三两两,看车水马龙,看万家灯火。

    泷川:“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

    “一定会的,而且会越来越好的,请相信我。”

    我们四目相对,会心一笑。万般滋味尽在其中。

    远处的天空飞起几个荧光物,我十分好奇:“泷川,那边的飞的是什么啊?”

    泷川:“看来你还没恢复好,风筝你都不认识了……”

    “哪有大晚上放风筝的?”这世界真是奇怪。

    泷川:“有风就行了,谁规定风筝一定白天放,这荧光风筝比白天的风筝还要漂亮。”

    我们一起看了很久,奇怪的是,泷川的笑容逐渐消失,我又看见她眼中常见的忧伤神色,究竟是怎么了。

    “你没事吧?”

    泷川:“这样的生活,多久了呢……”

    我问泷川:“其实,一直待在同样的地方,每天做同样的事情,不论是谁,久了都会觉得烦吧?像这夜空的风筝这样,乘着风在天空中飞翔,却是面对同一片天空。”

    泷川心领神会:“可能吧,但有些人天生就不向往天空。就算是风筝,也总有根线牵着,对我来说,那根线要比那片蓝天重要得多。他们要的是天空,可我要的是个归宿。”

    她的眼神告诉我,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有一个归宿。我知道,我一定要努力给她这样的归宿,不论付出什么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