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六十九章 深夜遇险
    古厉茵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你就陪我去看看吧,这风筝好漂亮啊!”

    真不理解她在开心些什么。

    我哪有心情看风筝,只是担心着天水坡的方向。那是我和兰心的密会之地,一片神秘的冷香兰花海,还是躲着这个邪门的地方比较好。

    古厉茵继续撒娇发嗲:“你就陪人家去看看嘛。”

    “我不!乖乖的在车里待着吧,我还要早起呢,先睡了。”

    古厉茵显得有些生气:“那我自己去了!你就在这好好地睡吧!睡死过去才好!”

    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一个人就往天水坡的方向走了。

    不管怎么说,我也不能放心女孩一个人大半夜独自走夜路。只能强忍睡意,从马车里跑出来追她。

    没想到我一出来,她就回头扑到我怀里,吓了我一跳。

    古厉茵:“哈哈!被我逮到了,我就知道你会不放心我。”

    “……”

    “想的真多,我只是出来上个厕所……”

    古厉茵:“死傲娇!明明惦记人家还不好意思承认……”

    “怕了你了,陪你去看看好了。”拗不过她,只好陪她一起。那远方的风筝闪着诡异的红光,睡眼朦胧的我完全看不清楚。

    走了一会,我们到了天水坡。

    我总感觉这里的夜晚格外漆黑,寂静且阴森。萧瑟的风穿过树林,时不时传来树叶的沙沙声,午夜已过,月黑风高。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不知是不是我神经过敏,总感觉有个影在四处游荡。

    抬头仔细一看,天上只有一只风筝孤零零的飘着。我把目光聚焦在风筝上,渐渐看清了那个荧着诡异红光的图案。

    在那一瞬间我的血凉了,心跳几乎停止,是火纹,那个仿佛一直在暗中观察这一切的组织。我下意识的把古厉茵拉到身边,揽在怀里。

    此地不宜久留!

    古厉茵:“你干什么,这么突然,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孩。”看来她会错意了,我现在哪还有那种心思。

    “跑!快跑!别问我为什么!”

    古厉茵:“什么啊?为什么要跑?”

    来不及解释,我抬起她的腿,一下子就把她抱起来,以最快的逃离天水坡,古厉茵惊得大喊大叫。

    还没跑出一百米,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个黑影仿佛幽灵一样从空气中突然出现,挡在了我的面前。

    看来今夜,凶多吉少!

    面前一团黑烟渐渐具化成一个人形,烟雾散去,月色中一个黑袍火纹的男人身影,他带着兜帽,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放下古厉茵,静观其变。

    古厉茵显然也对这不速之客充满惊恐,我们三人还未说话,就已经开始了对峙。

    男人的声音打破了沉静。

    “能够一起在拜火节放风筝是多大的缘分啊,二位怎么说走就走呢?”

    听他说话,像是个中年男人。

    古厉茵看出事情有些不对头,“这位大叔,现在夜已过半,拜火节早就结束了。所以说这缘分还不够大,我们还是改日再约的好。”

    她拉着我就想走。

    “这可不好,两位小友。我这人最喜欢交朋友,可别不给面子啊。”

    古厉茵:“不好意思喽,我们俩脸皮都薄,没那么多面子给您,就不奉陪了。”

    黑袍男:“呵呵,郊外偷情野合的男女也敢谈脸皮薄吗?”

    “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谁偷情,谁野合了!你怎么能平白无故诋毁女孩的清誉!”我终于忍不了了。

    古厉茵突然语塞,看来她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片刻尴尬后,她又发问:“你说喜欢交朋友,那为何不敢以诚相待,用真容示人?”

    黑袍男哈哈大笑:“好吧,既然如此。反正被死人看一眼也没什么关系。”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死人?是说我们吗?看来来者不善!

    只见黑袍男撩起兜帽,露出脸来。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但只要看过就永远不会忘记,因为在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圆形的疤痕,一个暗红色深深的疤痕。

    借着月光仔细看过去,发现疤痕竟是一个铜币的烙印。

    古厉茵:“我说不敢见人呢,原来如此,本姑娘不太想和您交朋友,先走一步。”

    黑袍男笑了,笑的低沉而恐怖:“我好不容易用这鱼饵才钓到两条鱼,怎么能放跑呢?”

    此言一出,我感觉不妙。

    “你究竟想干什么!”

    黑袍男:“我只是单纯的想从二位身上,搞一点钱财罢了。”

    古厉茵:“呵,我还以为是个什么厉害角色,原来是个毛贼,这二十银币姑奶奶赏你了,快点滚吧!”

    黑袍男笑的更开心了:“我从来不抢活人的钱,跟别提活人的施舍了,活人都爱钱,总是在我耳边哭喊,吵闹。但死人就安静的多,只有人死了才明白,弱者是不配拥有财富的。这就是生存的艺术啊!”

    他讲的十分陶醉,表情变得病态而疯狂,脸几乎抽搐,强忍着诡异的笑容。

    “你究竟想怎么样!”

    黑袍男:“我只是想打死两位,你们身上的钱归我。或者……”

    古厉茵:“或者什么?”

    黑袍男:“或者被两位打死,我身上的钱归你们!”

    他说完,把黑袍扔在半空中,看着他一身的东西,我和古厉茵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