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嘉平关纪事 > 102 祭祖
    站在曾经老国公爷和老国公夫人的主屋、如今镇国公府的祠堂门口,沈昊林、沈茶和沈酒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低下头,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表情严肃的走了进去。

    晏伯作为国公府的管家以及老国公爷最亲的兄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唯一一个被允许进入祠堂的外人,他每天都要过来一次,亲自动手打扫祠堂,如果有一天没有来,就感觉这一天白过一样。他也不光是打扫,顺便坐在老国公爷的灵位前面,跟老国公爷说说话、聊聊天,向老国公爷倾诉心里那些无法告诉任何人的心事,就好像他们年轻的时候那样。

    每年的大年初一,都是镇国公府祭祖的正日子,晏伯会很早就过来,用抹布擦拭每一个灵位,擦拭摆放灵位的桌案,清扫祠堂的地面,然后帮沈昊林、沈茶、沈酒准备好了祭祖用的物品,烧黍稷梗用的火盆,一大盆的黍稷梗,新的长明灯和灯油,还在灵位前面准备好了三个崭新的蒲团。准备完了这些,晏伯才悄悄的回到自己的院子,躺在秦正的身边,再睡一个回笼觉。

    “晏伯已经来过了。”

    “是啊,要是不过来打扫一下,晏伯是睡不好觉的。”沈昊林赞同的点点头,推开祠堂的门,就闻到了一股清新的、带着淡淡松树香味的味道。“这个味道是父亲很喜欢的。”

    “晏伯真的是很有心,所有的一切都按照父亲、母亲生前的喜好去做的。”

    沈昊林走到沈家祖先的灵位前面,跪在第一个蒲团上,沈茶和沈酒跪在他的身后,恭恭敬敬的向灵位磕了三个头。磕了头之后,沈昊林带着沈茶、沈酒站起身来,依次点上了长明灯,将旧的替换下来。

    “这次的灯油看上去跟每年的不太一样。”沈酒好奇的看看,“感觉浓稠了很多。”

    “这灯油是昨天陛下请潘公公送出来的,是御制的,自然跟以往的有所不同。”沈茶接过沈酒点好的长明灯,轻轻的放在了老国公爷的灵位旁边,“咱们城里做灯油的铺子是没有这个手艺的。”沈茶看向沈昊林,说道,“老规矩,兄长先请!”

    沈茶拉着沈酒站在门口,看着沈昊林跪在蒲团上,捧着一把黍稷梗放入燃烧的火盆里面。

    “列祖列宗在上,第十八代长孙沈昊林恭贺列祖列宗新禧!”

    沈昊林再次叩首,慢慢的将这一年嘉平关城、沈家军以及镇国公府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说完了又磕了个头,沈昊林双手合十,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父亲,母亲,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儿想要当着众位祖先的面向您两位坦白。”沈昊林默默的在心里想着,“儿喜欢上茶儿了,想要娶茶儿为妻,一生一世的爱护她、照顾她,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就像父亲对母亲那样,永远呵护她。儿请求父亲、母亲的在天之灵保佑儿可以达成心愿,也恳请父亲、母亲保佑茶儿一生健康顺遂、远离疾病、远离伤痛。”

    沈昊林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摆着的三十多个灵位,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才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沈茶的身边,伸手摸摸她的头,说道,“去吧,有任何的心里话都跟父亲、母亲说一说,他们在天有灵,一定会听得到的。”

    “好!”沈茶点点头,慢慢的走到了灵位前面,跪在了刚才沈昊林的那个蒲团上面。她看着那些灵位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捧起一把黍稷梗放入火盆当中,看着黍稷梗被盆中的火焰慢慢吞噬,她很郑重的磕了头,轻轻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孙有一事请求。请祖先们保佑兄长平平安安的,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保佑他不再生病、不再受伤。如果兄长哪里做得不好,请把兄长应该承担的责罚都让不孝孙儿来承担,拜托了!”沈茶睁开眼睛,看着老国公爷和老国公夫人的灵位,又默默的在心里说道,“父亲,母亲,儿有段时间没来看您两位了,希望您们不要怪儿。”沈茶深深吸了口气,又继续默默的说道,“最近城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兄长已经说明了,儿就不再赘述了。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儿认识到了自己的感情,所以,儿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禀告父亲、母亲,儿对兄长产生了兄妹感情以外的情感,希望父亲、母亲可以理解儿,也希望父亲、母亲不要因为这个对儿失望。如果以后儿能和兄长在一起,儿一定不会辜负兄长,也不会辜负父亲、母亲的期望的。”

    把心里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沈茶又朝着灵位磕了头,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了沈昊林的身边。

    “轮到你了,好好说话,不许胡言乱语。”沈茶拍拍沈酒的肩膀,“去吧!”

    “哦!”沈酒应了一声,开开心心的跑到了灵位前面,跪倒在蒲团上面,“列位祖先在上,小酒你们磕头了,过年好!”沈酒磕了三个头,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灵位说道,“大哥和姐姐一定说了很多很多特别感性的话,估计还特别的沉重,我跟他们不一样,咱们可以聊点轻松一些的。嗯,父亲、母亲,姐姐的师父,就是秦正伯父回嘉平关城了,他跟晏伯和好了,每天都腻腻歪歪的,晏伯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还有,还有,秦伯父收了三个小徒弟,都是战场遗孤,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个好消息,因为我不再是府里年纪最小的小孩了,我也当哥哥了,这种感觉非常的棒!”沈酒转过身来看着站在门口的沈昊林和沈茶,朝着沈昊林眨眨眼睛,又转回身说道,“那个,我要承认一个错误,我昨天背着姐姐喝酒了,是陛下御赐的酒。但是……嗯,这个酒一点都不好喝,一点酒的味道都没有,感觉比白水还要淡,我不是很喜欢。”沈酒捧了一把黍稷梗放入了火盆,看着老国公爷和老国公夫人的灵位,小小声的说道,“父亲、母亲,酒儿想你们了,你们在天上要好好的,要保佑大哥、姐姐幸福,他们是酒儿见过最好最好最好的人了。酒儿现在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帮大哥、姐姐分担一些重担了,所以,酒儿希望大哥和姐姐不要那么的劳累,不要再受伤,也不要再生病了!”

    听到沈酒的话,沈昊林和沈茶相互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的手相互握在一起,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他们的弟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了,虽然有的时候还是很调皮、很幼稚、很让他们头疼,但今天,他能当着列位祖先的面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他们心里是非常的感动的。

    “好了,我想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各位先祖,父亲、母亲,酒儿以后会常来看望你们的,希望你们不要嫌弃酒儿来的太频繁!”沈酒又磕了三个头,很欢脱的从蒲团上蹦起来,小跑到沈昊林和沈茶的面前,假装没有看到两个人相握的手,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我们要走了吗?”

    “嗯!”沈昊林拍拍沈茶的脑袋,“走吧!”

    三个人又朝着灵位深深鞠了一躬,转身推开祠堂的门,离开了这里。

    按照原路返回到主院的门口,一直在这里守着的梅林和梅竹跑到了他们的跟前。

    “国公爷,大小姐、小少爷!”梅林和梅竹行了礼,“侯爷派人传了口信过来,他祭祖之后,要带着红叶姐姐去逛庙会,中午的时候会来国公府吃饭。军师那边也传了信儿来,他要睡觉,中午也会过来吃饭。还有,苗苗姐也要带着三个小孩去逛庙会,午饭就在外面吃了,晚上才回来。”

    “庙会?”沈酒很兴奋的蹦了起来,“啊,今天是初一啊,肯定是有庙会的!大哥,姐姐,我们也去逛庙会吧?”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沈昊林和沈茶,“咱们已经有很多年、很多年没有逛过庙会了。”

    “还真是这么回事!”沈茶点点头,“酒儿,你今天不当值,也不用巡逻,是不是?”

    “对啊,对啊!”沈酒点点头,扑过来一手抱着沈茶的胳膊,一手抱着沈昊林的胳膊,来回的晃悠道,“去嘛,去嘛,去嘛!”

    “好,我们去,我们去!”沈昊林被沈酒晃的头都要炸了,赶紧答应了他。

    “太好了,可以去逛庙会了!”沈酒高呼了一声,放开搂着沈昊林和沈茶的手,蹦蹦跳跳的往前跑。

    “小心点,看着脚下的路!”

    结果,沈昊林的话音未落,就听到了“诶呀,哇”的一声高喊,他和沈茶循声望去,忍不住笑出了声。

    沈酒知道他们兄弟三人可以去逛庙会了,高兴得不得了,一高兴就有点忘乎所以,忘记注意脚下的陷阱,结果,一个不小心,掉入了一个大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