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2章 见面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后,屋子里的气氛便不似方才那样温馨融洽。

    穆念雪见状,连忙笑着说道,“府里新进了两个厨子,做一手地道的西南菜,等会儿我便让厨房先上两份小菜给大家尝尝鲜。”

    她冲着门外高声唤道,“青黛,去催一催,看菜好了吗?”

    因是小姐妹间的聚会,午宴便设在栖霞阁,菜单是一早就拟好了的,黄太夫人体恤,一早就让府里的几位大厨过来帮忙,这会儿时辰不早,前菜想必都已经准备好了。

    “西南?”

    唐二的目光骤然一亮,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她抿了抿唇问道,“是穆二哥从平城带回来的厨子吗?若是这样的话,那等会儿我可要多尝几口了!”

    她出生在不拘小节又爱女如命的永春侯膝下,性子向来直率,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大懂得掩饰自己的感情,一开口便泄露了她对穆重临的爱慕。

    屋子里的小姐们便都笑了开。

    袁九拿食指去戳唐二的额头,怪嗔地道,“你呀,说话就不能含蓄一点吗?”

    她轻轻瞥了眼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的穆嫣和穆念蓉,压低声音说,“今儿可不只有咱们几个,叫穆家的妹妹们听见了,多羞人啊!”

    唐二微微愣住,随即却骄傲地昂起了头,“穆二哥又温和又有本事,对咱们也都亲切得很,我喜欢提他又不是件丢人的事,我又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有什么好避讳的?”

    她嘟囔道,“再说,屋子里也没有外人,都是自家姐妹,我说的话又不会传到外头去,怕什么?”

    穆重临年轻英俊,又有才能,难得的是还不曾定亲,京城的世家小姐哪个不想嫁给他?她不过是比别人更直率一些罢了,到底也没有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才不会因为要遵循着所谓的礼仪,就藏着掖着。

    安福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来,语气里却十分地热情体贴,“两位穆家妹妹可不要见怪,我们几个素日在一块时就爱这样胡言乱语,当不得真的,可别被我们吓坏了才好。”

    穆念蓉淡淡撇了撇嘴,“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行事素来严谨,出风头的事从不肯做,性子又是出了名的冷淡,莫说嚼舌根说闲话,便是连个亲近点的朋友都不曾有的,这些话,她听过也就算了,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成为闲暇无聊时的谈资。

    安福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又一次投向了穆嫣。

    穆嫣目光微涩,但面上却露出了懵懂的神色,她张着口怯弱地问道,“姐姐在说什么?不是要上菜了吗?我想吃冷豆腐、泉水鱼、还有凉拌蕨根……”

    安福愣住,随即哄然大笑了起来,她掩着嘴说道,“是,念雪已经叫人下去催了,穆五妹想吃的东西很快就上,今儿咱们也沾一沾你的福,也尝一回地道的西南菜。什么冷豆腐、泉水鱼,听着就挺别致的。”

    她转脸打趣穆念雪,“你这新来的五妹可真是个妙人儿,实在是有趣得很!”

    穆念雪的目光在穆嫣身上打了个转,很快就收了回来,她温和地笑道,“五妹初来,对京城的口味还不甚习惯,她小孩子心性,想念家乡旧味也是在所难免的,郡主莫要笑她!”

    安福忙道,“怎么会?她这性子迷迷糊糊的多可爱,我很喜欢她呢!”

    她的嗓音蓦得沉了下来,“比起那些凡事都要冲到前面非压你一头不可的妹妹,还是糊涂一点的好。”

    穆嫣眯了眯眼,就不再说话,专心致志地等着午宴开始。

    没过一会儿,田嬷嬷进来回禀,“二爷刚从翰林院回来,给小姐带了生辰礼,叫我送过来。”

    唐二连忙问道,“穆二哥过来了吗?”

    田嬷嬷忙笑着回答,“二爷刚才倒是还在外头,不过他听说几位小姐都在这儿,便说不进来扰了大家的雅兴,将礼物交待给了老奴就走了。”

    穆重临的礼物不算珍贵,是一套装了发条的木制玩偶,不过做工精细,设计巧夺天工,倒是很有趣的玩物。穆念雪为人大方,当即便将玩偶拿出来大伙儿一块儿玩,唐二还吵嚷着要送她一个,屋子里一下又热闹起来。

    角落里,穆嫣不小心将茶水洒到了身上,她连忙悄声对着穆念雪说道,“三姐姐,我先回去换身衣裳,等会儿再过来。”

    安福听见了,打趣说道,“去吧去吧,你放心,若是赶不及上菜,我们一定会替你留一些的。”

    穆念雪的目光却带着两分审视,她深深地望了穆嫣两眼,这才柔声说道,“去吧。”

    敏感的穆嫣察觉到三姐姐目光里的深意,带着些探究和不安,她不晓得穆重临有没有对自己的亲妹妹说过什么,可她知道三姐姐一定猜到了她急着离开是要去见他。

    她不该做不符合身份的事的,可她要尽快将穆念雪的腿疾告诉穆重临。虽然他们两个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堂兄妹,可是外院和内院不通,除了家宴和有要事时,轻易碰不到一块的,她又不能无缘无故地叫人去找他,这样会被非议。错过了这个机会,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合适的借口去见他。

    她可以等,可是穆念雪的脚伤却等不得。

    几乎是抱着头灰溜溜地离开了栖霞阁,穆嫣抬眼就看到不远处那抹天青色的身影。

    她转头对着跟在身后的翠锦说道,“前面那个好像是二哥,他上回帮忙做了玩具,我还没有好好谢过他,正好赶巧,我去和他说一声,顺便请他再帮忙去做一些别的玩具。”

    翠锦有些为难,但看五小姐的态度很是坚持,便勉强道,“也好,我陪您一块儿去。”

    她瞥了眼五小姐的衣襟,虽然洒了茶水,好在茶渍并不深,就这样去见自家堂兄,应该也不算失礼,便跟着五小姐的脚步一路往穆二爷的方向小跑过去。

    穆重临似乎有所察觉,转过身来见是穆嫣,立刻便停住了脚步。

    目光里好像有什么湿湿的东西浸润了他的眼,心里那些被强力克制压抑的感情如同野马策马奔腾而来,他觉得鼻头有些酸。嗯,好些天没有见她了,好像又瘦了些……

    但等到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时,这些心疼爱怜的情绪却又都收了回来,一丝一毫都不曾泄露。他的声音带着惯有的温和,听起来却隐隐有些冷淡,“五妹妹有事找我叫一声便可,何必要跑得那样急?看,都喘不过气来了吧?”

    穆嫣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等到平静了些,这才说道,“三姐姐院子里好多客人,我怕大声喊叫惊动了她们,这样不好。”

    她顿了顿,沉声说道,“二哥,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是关于三姐姐的。”

    穆重临听了穆嫣的话目光一下子凝重起来,“你说念雪的腿有些微跛?”

    先不说跛脚对生活的不方便,女子爱美,谁能受得了自己走路部队称?再说,念雪过不久就要出阁了,若是腿脚有了问题,那到了婆家定是要受到非议和嘲讽的,这当真不是一件小事。

    穆嫣认真地点了点头,“三姐姐跛得不厉害,我猜她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二哥若是不信,等到客人散了去问她,是不是最近走路仍有些微疼,右脚是不是比较费鞋,鞋底和右侧磨得比较厉害,自然便就知道了。”

    她很郑重地说道,“这暂时不算什么大毛病,找个医术高明的骨科大夫正一正骨,再养几天便就好了。可若是一直不注意拖下去,恐怕会越来越严重的,以后要再治,可就费工夫了。”

    穆重临目光里带着感激,“好,我知道了。”

    穆嫣松了口气,又张大眼睛去问他,“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医术粗浅,说不定看错了呢。再说,你就不怕我是信口胡说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