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9章 圈套
    长宁侯夫人脸色一变,连忙说道,“这不可能!咱们家少谚最是知礼晓分寸,他从不与人动粗,不可能打死人!来,扶我出去瞧瞧去,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冤枉了我家孩子!”

    她骤得下床,却忽然眼前一黑,差一点栽倒下来。

    唐氏连忙说道,“母亲,您身子不舒坦,还是在屋子里躺着,有大嫂在外面挡着,想来刑部衙门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我出去看看,打听打听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再回来告诉您也是一样的。”

    她顿了顿,转头问桂嬷嬷,“去给侯爷跟世子爷送信了吗?”

    桂嬷嬷连忙点头,安慰长宁侯夫人说道,“刑部周员外郎是世子爷的同窗,他先得的消息,一头送到咱们家来,一头送到了世子爷那,这会儿想必世子爷也快要到家了。”

    长宁侯夫人这才松了口气,她目光一深,对着唐氏说道,“那你先过去看看,有什么消息立刻叫人过来告诉我。少谚可是长宁侯府的嫡长孙,他不能出一丝一毫差错!”

    这爵位总是要传到唐少谚手里的,可若是他这会儿真背上了个杀人的罪名,哪怕想办法保了他出来,这声名有垢,总难免被世人嚼舌根。唐家是世家旺族,素有威德,绝不能因为此事而败了声望!

    穆嫣眉头紧皱,她幼年时常与少谚哥哥玩耍,他是个温和敦厚、谨守礼仪,甚至有些刻板的少年。小时候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的人,她不信只过了六年,他就胆敢杀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或者……圈套!

    她猛然想到了来京城的路上穆重临给她分析过的京城局势。

    盛昌帝年迈,已过花甲之龄,英雄迟暮,可却仍旧眷恋权势,丝毫不曾将手中的权利放给底下的儿子们。

    自从六年前端乾太子被废自尽之后,他也没有再立储君,直到现在,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花落谁家的苗头。他对陈皇后嫡出的秦王甚是看重,但却更照顾杨贵妃生的淮王,这两年又格外眷爱柔妃所生的幼子,前不久还封了他为盛王。

    这一个盛字,让秦王和淮王都胆颤心惊。盛王虽然才不过六七岁,但只要盛昌帝活得足够久,替那孩子保驾护航,肃清障碍,那么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朝中,秦王的拥护者最多,他毕竟是陈皇后嫡出,于情于理于法,都该由他继位。但淮王的外家是手握兵权的靖国公府,朝中武将多站在淮王一边,逐渐也拧成了一股势力,堪与秦王抗衡。

    然而,看似孤弱无依的盛王,却更令人不可小觑,只要盛昌帝真心属意他,那么坚定不移地跟随在皇上身边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支持他,这其中包括东安王、安国公、以及长宁侯。

    穆嫣眯了眯眼,心中想道,少谚哥哥不是随随便便就将人命视作草芥的人,这件事若不是有人栽赃陷害,便是刻意做了个圈套,让他不得不往里面钻。但不论是哪一种,背后定有人操纵着这件事,而目的极有可能是冲着长宁侯府来的。

    长宁侯府的长子嫡孙杀了人,连目击证人都有了,若是证据确凿,皇帝依法处置,那么自然是一件可以打击到整个唐家的事。

    可若是最后查清了子虚乌有,将人放了出来,那外头的说法可就精彩了,舆论一造势,哪怕真的一身清风,也会被人说成泥里滚出来的。甚至还会被人联系到官官相护、执法不公上头,连盛昌帝的名声也要被连累,到时候皇帝为了自己的清誉,难免要从重处罚,唐少谚便会成了彻底的牺牲品!

    长宁侯府绝不会容许宝贵的嫡长孙如此被牺牲,那就意味着唐家与盛昌帝的联盟破裂,这就会让人得到可乘之机,要么联合盛昌帝灭唐家,要么联合唐家灭盛昌帝……

    这就是所谓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不论是哪种情况,她都不允许在此刻发生。因为霍姨母,她想要保护唐少谚,因为唐氏,她想要保护长宁侯府,而因为哥哥的大业,她希望朝局维持现在三足鼎立的局面不变,否则等到哥哥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归来时,恐怕这天都已经变了呢。

    想及此,穆嫣心中一震,忍不住便拉住唐氏的衣袖,“母亲,我也要去!”

    她触及唐氏困惑的目光,咬了咬唇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所以想跟着母亲一道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总觉得,有人……有人想要害唐家……”

    长宁侯夫人听了,眼神骤然一深,她抬抬头对着唐氏说道,“雅芬,让那孩子跟着去,她脑子机灵,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

    唐氏眉头微皱,显然不太赞成,但自家母亲的话她还是听的,点点头对着穆嫣说道,“你跟着我身后,躲着一些,莫要让别人看了去。”

    暖帘微动,这对母女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屋中。

    长宁侯夫人凝着眉问桂嬷嬷,“你觉得表小姐怎么样?”

    桂嬷嬷笑着说道,“聪明有本事,心肠也好,对大姑奶奶和表少爷也好,生得还美貌,虽说是从平城小地方来的,可这通身的仪态气势,却连大家小姐都比不上。说句僭越的话,大姑奶奶能得这样一个闺女,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她掩起嘴,“将来啊,表小姐必定有不得了的造化。”

    长宁侯夫人却抿了抿唇,“确实聪明有本事,可是……又觉得有些太聪明太有本事了。”

    她低声呢喃,“平城那地方我没有去过,听说是西南边塞的一个偏远小城,那丫头生母早逝,是由乳娘养大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乳娘才能养得出这样的姑娘……”

    长宁侯夫人靠在床头凝思,有人想要害唐家,这一点恐怕连雅芬都还没有闹明白,可这个平城小地方来的丫头,却一下子就看破了,这不是一句聪明有本事就可以解释得通的。

    常人只看得到有人要害少谚,只有对朝局有足够的了解,才会窥一斑而得全豹,晓得躲在暗处的人真正想要伤害的是整个长宁侯府!

    这丫头,不简单啊!

    桂嬷嬷一愣,随即却又说道,“夫人多虑了,表小姐的聪明若是用在对付咱们上,那自然是桩坏处,可您看她,一心一意都为着咱们着想,这份聪明便是老天爷对咱们的眷顾了。”

    她轻轻替长宁侯夫人掖了掖被子,“您哪,就等着看好了,说不定大少爷这回还真能因为她化险为夷呢。”

    长宁侯夫人沉沉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