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27章 对峙
    穆嫣正靠在书案前看书,她这间西厢房原本是穆世杰的书房,书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册,还有不少穆三老爷的读书笔记。这些日子闲来无事,她就挑几本翻阅,倒也颇能打发时间。

    她看得入神,丝毫不曾发觉屋子里的暖帘被人轻轻挑起,不速之客堂而皇之地闯了进来。

    霍骁大喇喇地在八仙桌前坐下,好整以暇地望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少女,眼神里带着审视。

    他心想,这丫头生得倒还不错,肤色白皙,墨发如缎,尤其那双手,看起来像是玉葱一般,十分纤细动人。不过,警觉性嘛就查了一些,他都进来坐了许久,她也不曾发觉屋子里有什么不对劲,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不像是心机深沉胸有鸿堑的人。莫非,是他想错了?

    这时,桌案前的少女忽然抬起头来,倒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蹙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霍骁微微一愣,“你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怎得,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恼怒来,“若我没有记错,我们见过两次面了,你竟不知道我是谁?”

    他霍二郎横行京城十数载了,便是寻常的百姓只要远远看到,都能认得出他来。怎么说他也曾和她有过两面之缘,还曾同坐过一辆马车,对上过几句话的,她竟然不认得他……

    若不是她装模作样,便是真傻。

    霍骁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目光如炬,一动也不动地盯视着她。

    穆嫣面上闪过几分恰到好处的惊惶,眼神里却是一片单纯无辜,她往后退了两步,怯生生地说道,“这里是安国公府,我母亲就在左近,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不过只要我一喊,就会有人进来的。所以,你……”

    她轻轻咬了咬唇,“不管你是谁,都请快点出去!这里是我的闺房,若是叫人瞧见了你,对你我都不是一件好事的。”

    霍骁看到她退无可退,已经将身子整个地抵在了书架上,因为害怕,肩膀不停地在打着颤,这颤抖令书架也跟着随之而动,架子上的瓷器摆设发出“吭吭”的声响来。

    他眉眼间便带了几分轻蔑,他哼了一声,“这里是安国公府,若不是得到了允许,寻常人等进不来,所以你也不必怕我会是什么坏人。”

    他挑了挑眉,“你不必这样害怕,我又不是要对你怎么样,来这里不过是想要问你几句话,你怕成这样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穆嫣的身子轻轻往旁边挪了一下,“你想要问什么?”

    霍骁目光一深,逼近两步问道,“你以前知道我?或者我和你有过过节?”

    成年之后再也不曾犯过的毛病,在短短时日内连续犯了两次,每一次这丫头都在一旁,这也未免有些太过巧合。再加上唐少谚被诬陷时她的表现出众,又听说她会些医理和药膳,不得不让他起了疑心,有了些联想。

    若只是寻常的小事,他也懒得和这乡下来的小丫头计较,可这是针对他的过敏症所施的伤害,一个搞不好就会要了他命的,他不得不谨慎。

    穆嫣连忙摇了摇头,“我到现在都不晓得你的名字呢,以前怎么会见过你?再说,你能进来这里,想必也一定听说过,我是前几月才刚从平城来的,也没有出过几次门,府里的人都还没有认得全呢,又怎么会认得别人?”

    她顿了顿,抬起头认真地问道,“那你……到底是谁?”

    霍骁挺了挺身板,昂起头说道,“你听说过霍王府吗?”

    见穆嫣轻轻地点头,他便傲娇地说道,“小爷我正是人称京城第一公子的霍骁霍二爷,霍王爷是我祖父,你嫡母的娘家大嫂长宁侯夫人是我的姑母。喏,上回,我的马车被你家的马车给撞了,我们不是还同坐过一辆车吗?我这么说,你可记起来了?”

    穆嫣脸上适时地飞上几朵红晕,她小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霍二公子。”

    她的身子仍然抖得厉害,但语气里却多了几分扭捏和羞涩,“只是,我们不过只是一面之缘,也没有说过话,算起来还是陌生人,你这样擅闯我的闺房,似乎有些不大合规矩。莫非你……”

    讲话说完,她飞快地抬头看了霍骁一眼,随即又连忙垂下头来,双手不停绞着手中的帕子,脸红到了脖子根。

    霍骁听着这话怪里怪气的,一时间没有回味过来,等到看了这姑娘的脸色神态,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敢情这姑娘以为他闯入她的闺房是看上了她?这也太离谱了吧!谁不知道在他霍二郎的眼中唯独苏芷若一个,全天下所有的女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他的芷若一根毫毛,这姑娘是不是也太不自量力了?

    他只觉得浑身一阵恶寒,身子抖了两下,立刻往后跳了两步,“喂,你可不要误会啊,我是有心上人的,来找你只不过是问两句话而已,千万不要想多了。”

    穆嫣长长的睫毛轻轻闪动,“这屋子里除了你我再没有其他人了,这也实在是不得不令我想多……若不是那样的话,堂堂霍二公子怎么会没脸没皮地闯入未出阁的女子房中?”

    她指了指门外,“我的丫头很快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我一个人想多了。若是连我母亲也想多了,那……我的名声若是坏了,霍二公子的名声也不能独好,母亲疼爱我得紧,一定不肯善罢甘休,到时候她闹到霍王爷跟前去的话……”

    虽然京城未婚贵族男女之间的礼仪,比之从前的严苛已经松散了不少,世交或者亲戚之间互相走动,也有一起结伴同游的,但那多是在外面正大光明的场所,身旁有无数丫鬟护卫跟着,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人会因此说什么闲话嚼什么舌根。

    可是,此时此刻的情形却大不相同。

    这里是晴好院西厢,安国公府五小姐穆嫣的闺房,此刻屋内并没有伺候的丫鬟婆子在,唯独只有她和霍骁两人,只要有人推门而入见到此情此景,难免不会将事情想歪了去。

    到时候唐氏晓得了,为了不让穆嫣坏了名声,哪怕再不愿意,也必定是要做成这门亲事的。这差不多已经是京城名门贵族之间约定俗成的遮掩丑闻的唯一方法了。

    霍骁闻言,身子像是被雷电击了一般,又连续退后了四五步,他一边余惊未定,一面却又鄙夷地对穆嫣说道,“你这样的庸脂俗粉哪里配得上我?别做梦了。”

    他昂着头问道,“听说你会些药理?你是不是在我身上下了什么药,为什么我一接近你,就会浑身不舒服?说,你到底是打了什么鬼主意,要对我下药?”

    穆嫣眼神微动,再睁开眼时却是一片无辜之色,“我不晓得霍二公子在说什么,你说你一接近我就会浑身不舒服?可是现在你离我也不过几步之遥,我看你好端端的,可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呀?”

    她轻轻沉吟片刻,忽然又道,“哦,莫非霍二公子得的是什么看不出来的隐疾?我母亲说,医者仁心,若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替你诊个脉?”

    ******抱歉******昨天因为扁桃体发炎有点发烧,没有精力码字,所以漏更了,今天好一点了,明天我有两更补昨天的,真是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