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41章 秦王
    翌日晨起,黄太夫人便和穆嫣一道穿上素色常服,跟着沙弥尼到了佛殿,见上座的妙慧正肃穆地在吟诵佛经,不敢怠慢,连忙跪坐在一侧也念了起来。

    穆嫣看了一眼大殿正中巍然屹立的菩萨金身,心想,这座富丽堂皇宝相庄严的塑像内里,也不过就是泥塑的罢了,它真能听到信众的所求?真能满足世人的心愿?真能普度众生,拯救苍生于水火?

    她不信!

    当初她母亲也常吃斋念佛,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对犯错的宫婢仁慈,对贵命妇无所不应,算得是菩萨心肠了。可最后她得到了什么?端乾太子妃死于吞金,这恐怕是世间最痛苦不堪的死法,若是满天神佛真的有灵,为什么还让这样好的一个人在开放最盛的时候骤然凋谢,以这样绝望的方式死去?

    穆嫣心中难掩嘲讽悲哀,但面上却丝毫不显,她学着黄太夫人端正地跪坐在殿上,眼神淡淡地望向上首的妙慧。那个穿着一身庄严法衣的女人正闭目坐着,口中念念不休,看起来犹如天池中生长的雪莲,纯洁、高贵、一尘不染。

    然而,谁会知道这样的人曾经有过那样不堪的过去?

    她的目光在妙慧师太难以遮掩的黑色眼圈上停留了一会儿,心中暗暗想道,她昨夜一宿不曾歇得安稳,翻来覆去地去想从前的事,既惊讶在这个地方碰见了故人,又担心妙慧会揭穿自己的身份,令自己还未开始的复仇之路变得艰难。

    可现在看来,妙慧比她更不安,更忐忑,更害怕。

    穆嫣眯了眯眼,心想,既然如此,或许她便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对于世人而言,端乾太子唯一的爱女早就已经死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闯进起火的东宫长乐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大火灭后,只剩一团团焦炭,根本分辨不清谁是谁,算是尸骨无存。

    妙慧这点小小的怀疑,敌不过众人亲眼所见的“事实”。

    她就算告诉她背后的那个人,嫣儿还活着,那人也只会笑她做多了亏心事,一点风吹草动就开始疑神疑鬼,至于其他人,那就更无从说起了。如今的妙慧是继承了净元师太衣钵的传人,受朝中贵命妇吹捧的神尼,她一直跟着净元师太生活,又怎么会认得出穆嫣是谁?

    就算心底的疑问再大,妙慧也只能忍着怀疑吞下。

    穆嫣这样想着,便觉得妙慧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脸上神色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等到早课结束之后,妙慧笑着对穆嫣说,“五小姐头一次来我这里,还没有好好参观过清净山景,这里虽在偏僻的郊外,但却有京城看不到的旷达视野,若是夏日里来,还能看到漫山遍野的花开,可好看了呢。”

    她抬头看了看外头,“虽说现在是冬月,不过今日外头有阳光,倒也还使得。不若我叫小徒领着五小姐出去转转?”

    黄太夫人也笑着说,“正是,我原本也有此意呢!”

    她转身拍了拍穆嫣的手,柔声嘱咐道,“你别看外头天冷,山脚下的风呼呼地吹,但在这半山腰上却反而不冻呢。外头又有日光,该是不怕的,我叫朱嬷嬷给你拿个斗篷,你跟着小师傅出去转转也好。祖母呢,正好还有些话要跟师太单独说。”

    穆嫣乖顺地点了点头,“嗯。”

    她福了福身,便跟着沙弥尼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妙慧师太低声的轻语,“太夫人好福气,贵府上的五小姐不只乖巧懂事,还生了一副富贵通达的好面相呢,将来必定有不得了的造化。”

    穆嫣嘴角轻轻一挑,目光里却噙着一丝冷意,但那冰冷的温度只不过存在一刻,转瞬之间,就已经化为温和,她笑着对沙弥尼说道,“有劳小师傅了!”

    半山腰果然不冷,加之天上的日头逐渐高移,阳光毫无遮蔽地洒了下来,还有一些些的暖意。

    清净山并不大,清净庵只占了前半山,背阴处却是清净寺的地盘,所以沙弥尼很快就领着穆嫣走马观花了一圈,恰好前方有一座充满古意的凉亭,虽然有些破败了,但周围视野却极好。穆嫣见了,便连忙对沙弥尼说道,“师太,我能在这里坐一会儿吗?”

    她轻轻笑着,神色里带着点腼腆,“祖母和师太有话要说,这会儿肯定还没有说完,我现在回去怕是不太合适。”

    沙弥尼看起来约莫和穆嫣差不多年纪,生了一张圆脸,嘴角边还有两个梨涡,一笑就特别可爱。

    她点头说道,“五小姐眼光真好,这里虽然破旧,但却是整座清净山唯一可以望见内城的地方呢。您瞧,那边就是内城门,再望过去就是西街了!”

    穆嫣在石凳子上坐定,又对沙弥尼招了招手,“小师傅,你也过来坐!”

    沙弥尼摇了摇头,“不行,不行,五小姐是贵客,我怎么能跟您一块儿坐?师傅清规严厉,若是知晓了,定不能饶我的。”

    她吐了吐舌头,脸上还保持着童真,语气间又带着向往,“没事的,您就坐着,我就站着,左右我领了陪您的任务,也不会随便走开,若是五小姐觉得无聊,咱们说说话也行。”

    沙弥尼童心未泯,但清净庵内多是年纪略大的比丘尼,除了她之外,仅有几个年幼的小沙弥尼,可她们又太小,玩不到一块儿去。难得见到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女,还是个没有脾气好相处的,一点小姐脾气也没有,随和得很,她便格外高兴,两个人便当真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说起话来。

    穆嫣挑了些轻松有趣的话题跟沙弥尼说了一会儿,不多久便与这叫静乐的沙弥尼熟捻了起来。

    她笑着说道,“静乐你性子真好,难得在这样的清修之地还能保持着活泼的心境,不像其他人那样总是一副悲苦终生的苦瓜脸。虽说落了发就要断七情六欲,可佛祖也没有说弘扬佛法的人必须要板着脸啊?你看还有弥勒佛呢。妙乐,你这样很好。”

    静乐脸色有些微微地发红,眼睛里却带着真诚,“真的吗?”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绞了绞手指头,“我来到清净庵五年了,其实还是头一次遇到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从前我一直都以为世家贵族家的小姐都是高不可攀的,难得遇到五小姐您这样随和的,所以不知不觉就话多了一点。”

    穆嫣目光一动,笑着问道,“我听祖母说,师太这里虽然是清修之地,但也常有王妃公主和贵命妇慕名而来,难道她们都没有带女孩儿过来?”

    她好奇地问道,“对了,前阵子我三姐姐过生日,见到了秦王府的安福郡主,我听说秦王妃最宠爱这个女儿,难道秦王妃来的时候没有带郡主一起过来?”

    静乐撇了撇嘴,“秦王妃倒是来过一次,不过不知道为了什么事跟师傅闹了一场,后来就再也没有来过。安福郡主倒也曾经登门拜访,不过师傅说她在清修,并没有见她。噗,师傅最不喜欢秦王府的人了,其实就算没有在清修,也不乐意见那位安福郡主的。”

    她将话说完才想起来这话不该说,连忙捂住口,有些忐忑地说道,“哎呀,师傅最不喜欢弟子们背地里嚼舌根了,有一回师姐跟福源大长公主多说了一句话,师傅就罚她在后山洞里跪了三天,我一时嘴快犯了戒,若是让师傅知晓了,一定了不得。”

    静乐睁大眼睛,哀求地说道,“还请五小姐帮忙遮掩。五小姐您,您就当没有听到吧!”

    穆嫣眨了眨眼,“你刚才说什么了吗?我一时开了小差,没有听到呢。”

    但心里却在想,妙慧从前曾与秦王有过那样的关系,自然不乐意看到秦王妃和安福,那又什么好稀奇的。只是,以秦王妃那样的手段脾性,为什么明知道妙慧是谁,却没有揭破她的身份,任由她在百姓之间被传得神乎其神,这样对秦王妃没有好处啊。

    还有,站在妙慧背后操纵这盘棋局的人,到底是郑王还是秦王呢?穆嫣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