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68章 巧合
    时辰到了,江夏侯前来安国公府迎亲。

    穆嫣和唐夫人很识相地躲在众人身后,在离着门厅还有老长一段距离的地方偷偷地看了一眼传说中君子如玉的江夏侯。

    嗯,虽说大房的人并不在意,大伯母也一早就过来传话让她们母女到正厅观礼,可做人是要知情识趣的。

    穆三老爷的孝期是要过了,但这不还没过吗?

    她们母女穿不得花花绿绿的衣裳,一身素净跑到前厅,既不体面,也不吉利。

    穆嫣与唐夫人一样,都希望穆念雪的婚礼能够十全十美,这既是避免了别人对她们三房的闲言碎语,也是真心实意的祝福。

    唐夫人遥遥地望了一眼江夏侯,忍不住点头,“你三姐夫确实好相貌,听说人品也是温文得很。”

    虽说江夏侯府现如今的复杂内情让人听了糟心,可若是小夫妻两个同心同德互相扶持,日子也未必不能过得圆满,毕竟,三丫头可不是那等人人揉捏的软柿子,反而还十分有主意呢。

    她轻轻地摸了摸穆嫣的额发,心想,也不知道嫣儿以后的夫君是什么模样的。

    穆嫣不知道唐夫人心里所想,只觉得江夏侯确实生得不错,但也不算顶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脸傲娇的霍骁的面庞来,他身披大红的新郎袍,坐在高头大马上春风得意的模样,那才叫是真的好相貌呢。

    她为自己这想法惊呆了,忙不迭地摇头,暗自唾弃自己,“想什么呢?可千万别被那二霸王给洗脑了。他是不是最好看的新郎关我什么事?他不管是跟芷若成婚,还是娶了别的什么人当新娘子,都和我毫无干系。”

    反正,他们也算不得什么正儿八经的亲戚,他的婚礼,她是不可能会出席的。

    那厢礼成,世子背着三妹送出去,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远去,穆念雪这算是出阁子了。

    国公夫人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自然是心疼得不得了,不断派人去打听江夏侯府上的动静,小厮婆子们一刻钟回来报一次消息,直到听到婚礼十分顺利,三小姐已经和姑爷入了洞房,这才宽下了心。

    到了第二日,三小姐带过去的陪嫁苏嬷嬷偷偷地派了个婆子回来。

    国公夫人恰好在黄太夫人处请安,唐氏和穆嫣也在。

    婆子先是答了太夫人的话,说三姑奶奶和姑爷昨晚圆了房,早上一对新人是手拉手出房门的,看起来郎有情妾有意感情很好。

    又称,一大早,老江夏侯的继室夫人要给新人下绊子,不过,被三姑奶奶化解于无形了,不仅免了责难,还收服了不少下人的心。

    黄太夫人对穆念雪这个孙女儿一向十分自信,若不是对孙女的能力品行有把握,她也舍不得放放心心地把孩子交到江夏侯府那样的地方去。

    国公夫人也放了心,让底下嬷嬷赏了婆子,便让婆子早些回转,免得人家背后说国公府管得太多。

    但那婆子却吞吞吐吐,脸上的表情又有些跃跃欲试。

    姜还是老的辣,太夫人挑了挑眉,“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婆子瞥了一眼穆嫣,“五小姐也在,这种事,奴婢可不敢当着小姐的面说。”

    穆嫣这便要回避,太夫人却说,“无妨,有事你便直说,五小姐年岁大了,也是该了解一下外面的手段。”

    婆子这便没了顾忌,眉飞色舞地说道,“昨晚上,在江夏侯府,还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事。不过咱们家姑奶奶手段凌厉,没有闹开,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

    她顿了顿,“姑奶奶吩咐,让奴婢回来给太夫人夫人请安的时候,务必要告知。”

    国公夫人以为是女儿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紧张,“你快点说。”

    婆子掩着嘴笑,“夫人知道吧,靖安王的世子与咱们三姑爷是表兄弟,三姑爷大婚,世子带着两个孩子都来了。两个孩子年纪小,宴席用了一半就困了,便让永春侯府的人带了回去。”

    永春侯府的大小姐嫁给了靖安王世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两个孩子困了没有在江夏侯府留宿,回了外祖父家里,这也是天经地义。

    婆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令人兴味,“靖安王世子替表兄弟高兴,便多喝了几杯,出去吹风醒酒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地就进了一间客舍。大半夜的,姑奶奶和姑爷都已经就寝了,有底下婆子来报,客舍出事了。”

    她拿眼看了下穆嫣,觉得以下内容少儿不宜,但既然太夫人发了话,她又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不过,婆子还算是懂事,面孔一开,到底还是避开了五小姐。

    “姑奶奶和姑爷跑过去一瞧,居然看到靖安王世子与永春侯府的二小姐躺在了一处......”

    国公夫人大惊失色,“什么?”

    婆子很满意这惊天的八卦收到了这么好的效果,滔滔不绝地说,“姑奶奶和姑爷都吓坏了。”

    “后来问过了下人才晓得,原来宴席上永春侯府的二小姐突然头疼,便借了江夏侯府的客舍歇下,这一歇就不小心睡过去了,她身边当差的婆子丫头躲懒都去吃酒了,当时屋子外面都没有人守着。”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坏就坏在靖安王世子喝多了走错了门。大约是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也可能是表兄弟大喜之日勾起了他思念亡妻的心情,恰好就碰上了故去世子夫人的亲妹妹,就......”

    黄太夫人用力拍了拍桌子,冷哼一声,“原来是唐家二小姐。”

    她十分鄙夷地说,“她做出这种事也不奇怪,碰瓷不到咱们家,便再换个人去碰瓷罢了。这么没脸没皮的丫头,也亏得唐太夫人那个老糊涂保她。”

    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巧合?

    按理说,像唐芸这样没成婚的姑娘家,是不该去参加亲戚的婚宴的。不过皇城这些年对女孩子的约束很少,若是两家关系亲近,去热闹一番倒也不是不成。

    她又是念雪的好友,大概是因此过去了。

    可若是真头疼,难道还不会回家歇,非要在人家家中睡下?那么巧,还遣散了仆妇。那么巧,靖安王又进了这屋子?

    世间哪里会有这种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