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69章 好戏
    这些道理,国公夫人何尝不懂?

    那日唐家二小姐冤枉小五推她入水,她就在场,也是对这女孩子气得牙痒痒的,亏得先前那些年,念雪都将唐二当成好友来往,没有想到临到最后,居然差点害了自家姐妹。

    后来,又从太夫人处得知真相,想到当日唐二原本要害的人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这心里就更恨了。

    她庆幸当初没有对永春侯府提出结亲的意思回应,要不然岂不是给家里娶进来一个搅家精?想想就后怕。还好当时就觉得这丫头性子太过跳脱,当面嘴巴甜如蜜,背后却又是一套,不怎么稳重,儿子也没这个意思,所以才没有答话。

    可万万没想到,这才过去没几天,这个唐二又整出了幺蛾子,还偏偏在她宝贝女儿家里做下那等丑事!

    她气得脸色铁青,“新婚之夜,府里出了这么件事,念雪怕得有多急!”

    这江夏侯府本来就情况复杂,若是这件事处理不好,便成了继夫人挑剔念雪的把柄,实在是棘手。

    婆子的眼睛立刻冒出金光,她忙不迭摇头,“不不不,夫人误会了,咱们三姑奶奶不亏是国公府出来的,在婆子通报时,就立刻控制住了现场,不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

    她接着说,“除了那报讯的婆子外,只有咱们家里过去的那几个人知道这件事,继夫人什么的半点都不知道。”

    太夫人满意地点点头,面上有些得意,同样是孙女,她家的就是强过人家的!

    她定了心,倒是像看热闹一样的态度了,“后来呢?”

    婆子回禀,“约莫,永春侯府也要办喜事了。”

    这意思,便是说靖安王世子愿意将坏事变成好事,娶了他的妻妹。

    国公夫人皱皱眉,有些不平地说道,“这么说,唐二倒快要成世子妃了?”

    一个心思恶毒心肠那么坏的人,使了点下三流的手段,居然一跃就要爬到正经人家的头上,居然还能当藩王世子妃,将来还能当王妃?

    太夫人却笑着说,“你急什么,唐二以后的造化如何,可还说不定呢。”

    她抿了口茶,“你真以为嫁娶藩地是件那么容易的好事?”

    靖安王府要是个好相与的地方,唐家大小姐怎么会那么年纪轻轻的就香消玉殒了呢?

    靖安王世子被唐二摆了一道,不过是迫于眼前形势才不得已认了栽,可难道他会想不通这个中的道理?只要他回过神来,再细细打听,难保就不会知道前几日在安国公府里发生的事?

    他会怎么看待这位未来妻子?

    再皇城时看在唐家的面子上,或许还会虚以委蛇,可若是回到了藩地......唐家大小姐可是真的心地纯良,生得比唐二还要美,也不过是落一个这样的下场。

    还有杨恕,他又会甘心到手的妻子被人截了胡?

    被固安侯府抛弃的他,原本可以通过永春侯府找回自己在皇城的地位,但现在一切都成了空,他还会变成一个笑话,他能忍得?

    这永春侯府的戏啊,远还不曾落幕呢!

    黄太夫人想到这里,正色对着儿媳妇们吩咐道,“回头都约束一下孩子们,不准再和永春侯府的人来往!咱们安国公府的名声,可不能被那些人带坏了。”

    她想了想,又特意吩咐了一句,“若是得空,你今日便回一趟娘家吧,私底下也跟你母亲知会一声这件事。你们家和永春侯府序了宗的,家里还有那么多哥儿姐儿没有婚配,可别叫耽误了。”

    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眼下,也只能在事情没有被揭出来前,提醒亲家及时跟永春侯府的关系掰开来,莫让人以后提到唐家,就一并放在一块儿算了。

    唐氏心里也急,便急匆匆地告辞,领着穆嫣一块儿回了娘家。

    长宁侯很快便到了,唐氏便对穆嫣说,“我要去跟外祖母和大舅母讲话,你还是小孩子,不大方便留你一块儿,不如你去找值雨和苕溪一块玩。”

    穆嫣晓得,今日祖母留她下来听那些**,原是不该的。

    只不过前几日恰好发生了唐二诬陷她一事,祖母怕她是从平城小地方来的,对后宅的这些阴私手段不了解,以后会因此吃了亏上了当,所以才故意留她。

    这是要给她上课的意思。

    可在家里这样,不会有什么麻烦,若是到了外头还这样,那可是不行的。

    不论如何,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少女,连亲事都还没有说定,这种腌事,不该参与进去的。

    她便微笑着说,“母亲,那我就去找两位妹妹玩去了,您要回去的时候,派李嬷嬷来唤我一声便是。”

    值雨和苕溪是世子夫人霍氏所出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也正是唐少谚的胞妹,前次她过来拜访时,已经和这对姐妹玩到了一块。

    李嬷嬷送穆嫣到了两位小姐的院子前,恰好看到两位小姐跟着唐少谚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

    一见到穆嫣,值雨苕溪高兴极了,“嫣儿表姐,哥哥正好要带我们去畅春楼呢,今儿在那有个诗会,听说苏大人的千金苏芷若小姐也会去呢,你也一块儿来吧!”

    苏芷若,也会去吗?

    这个名字,穆嫣简直如雷贯耳,只不过她却还没有见过真人,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一点心动。

    她面上有些为难,眼神里却充满了好奇地望着唐少谚,“但母亲那里......”

    唐少谚对这个机灵聪慧的表妹很有好感,看她那样子便觉得好玩,他笑着说,“好好好,姑母那里就包在我身上。”

    他对着值雨说,“你再去拿个帏帽过来,给你表姐戴上。”

    又对着苕溪道,“我去祖母那边得了姑母的同意就来,你们两个先带着嫣儿上马车。”

    有唐少谚出马,唐氏自然不会违了孩子们的兴致,只说了一声,“少谚,你要带好妹妹们,千万注意安全。”

    兄弟姐妹四人便浩浩荡荡出发了,唐少谚骑马走在前面,三姐妹坐在马车里跟在后面,往畅春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