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95章 准备
    穆重临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衣裳,显得更加沉稳持重了。

    他跟屋子里的长辈问了安,就开门见山地说,“今日五妹除服,孙儿想带她出门转转。恰好安乐侯约了我和几位小友要去围场捕猎,安乐侯带了安乡郡主,郡主听说了五妹的事,让我也带上她。”

    安乐侯林宵,是荣恩长公主的儿子。

    荣恩驸马很早就去世了,林宵小时候就承袭了父亲的爵位。

    安乡郡主,则是荣恩长公主的小女儿,她是个遗腹子,从小没有见过父亲,家里人都特别宠她。

    特别是安乐侯,对这个妹妹十分呵护,简直是想要天上的月亮都恨不得摘给她。

    黄太夫人点了点头,“郡主既然点名要见小五,这不去也是不行的。”

    她朝着穆嫣轻声叹了口气,“我跟你母亲说过,虽然当时人命关天,你出手救人也是应当的,可盛名之下,难免也会遇到些麻烦......”

    大年初二,彪骑将军府的惨案早就已经人尽皆知。

    张家大小姐张雪被自己长兄射出的箭刺穿了肩膀,若不是及时得到了紧急处理,怕是要失血过多而亡。

    也幸亏当日她被抬回府里时,太医已经候在将军府中,没有耽误一点时刻,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人人都在嗟叹张家的因果报应。

    人人也在庆幸着张大小姐侥幸逃离鬼门关的幸运。

    随之而起的,却是穆嫣的声名。

    有人将那日西营校场上穆嫣救人的事迹描述得惊心动魄,在茶楼酒肆散播安国公府五小姐妙手仁心,不顾血污救人一命的功德。

    现在,整个皇城的贵族圈中差不多已经都知道这件事了。

    从初三起,就不断有人发帖子想要邀请穆嫣去参加人家的这个宴那个宴,说到底,就是想看看这位炙手可热的姑娘长什么样。

    那些,黄太夫人都以穆嫣还未出孝期为由推拒了。

    可安乡郡主这样踩着点来的,又是那样的身份地位,她就是想帮穆嫣挡掉也不成啊!

    穆嫣却安慰太夫人,“安乡郡主怕只是好奇,她想见我,就见一见吧,有二哥在呢,祖母担心什么?”

    她笑着说,“其实那日我也没做什么,不过只是帮张家小姐止了血,被坊间传成那样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呢。”

    穆重临闻言心下“咯噔”一下,他无奈地想,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当面撒谎不脸红了?

    分明是她叫他派人最先去“传说”的,这会儿可是撇得干干净净。

    不过,在众人面前,他是绝对不会拆她台的,“五妹说得对,我会保护好妹妹的。”

    黄太夫人最喜欢看他们兄弟姐妹和睦,便只能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她顿了顿,“你们围猎总不会出去一整天吧?要我看,意思到了就成,你逮着机会便带你妹妹告辞吧!”

    穆重临忙道,“孙儿晓得了。”

    黄太夫人点点头,“今儿初八,应当有不少铺子开业了,午膳就也在外头吃吧。城南的畅春楼菜做得好吃,可惜戴老板不务正业,不然还是去城东的望江南。”

    她顿了顿,“别忘了叫一桌席面送来家里,好让祖母也尝尝鲜就是了。”

    国公夫人也叮嘱道,“猎场上的危险,可不比校场少。刀箭无眼的,你可千万保护好你妹妹。”

    柳氏心中一动,猎场确实危险,但能去围猎的人可都不是泛泛之辈。

    别人就不提了,荣恩长公主家的安乐侯,可还没有婚配啊!

    她忙拉着女儿的手说,“念蓉,你也一块儿去吧,你五妹刚来皇城,人生地不熟的,你陪她去做个伴也好。”

    穆重临笑着对穆念蓉说,“是啊,四妹,你若是得空,也一块来吧。”

    穆念蓉却笑着拒绝了,“多谢二哥关心,不过我今日身上有些不大舒服,等看过了祖母,便先回去再歇一会儿。”

    她转头对着穆嫣说,“五妹,对不住了,下次有机会再陪你。”

    身上不大舒服......回去再歇一会儿......

    柳氏面色一垮,真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穆念蓉言下之意,暗示她正是不方便的时刻,这在长辈兄弟们面前口无遮拦也倒罢了,问题是这死丫头撒谎!

    什么不大舒服,她就是不想跟着去!

    但穆念蓉却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完全看不见自己的母亲那急怒攻心的模样。

    穆重临假装看不懂四房母女之间的斗法,他轻轻一笑,便也没有勉强。

    在跟长辈们道辞之后,他就领着穆嫣离开了。

    在二门上,穆重临亲自给穆嫣戴上了帏帽,让她上马车。

    穆嫣有些贪恋地看着穆重临的马,小声地问,“不是要去围猎吗?就不能给我一匹马骑骑?”

    皇城的贵族少女中,是很流行骑马的,特别是武将出身的家族。

    这些国公府啊,侯爵伯爵府啊,往上几代数,绝大部分都有军功,也就是说,大部分的贵族少女都会骑马。

    穆嫣当然也会啊。

    她当时可是因为骑马骑得比秦王世子好,皇爷爷特地将进贡上来的汗血小宝马赐给了她。

    秦王世子伤心地哭鼻子,她还故意骑着马绕着他跑了好几圈呢。

    在西北的时候,天高草地见牛羊,她也是整日里像个男孩子一样骑着马到处奔驰。

    苦是苦了一点,也伴随着各种危机,但却很自由。

    不像现在,她因为是从“平城小地方来的”,都不能说自己会骑马。

    果然,穆重临摇摇头,“你不会骑马。”

    像是不忍看到她不高兴,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派人教你。等你学会了,你自然也可以跟别的贵女一样鲜衣怒马地在街上跑了。”

    穆嫣目光一亮,“谢谢二哥哥。”

    有了这个承诺,她便立刻乖巧地爬上了马车。

    穆重临和马车并驾齐驱,一直不紧不慢地跟上马车的节奏。

    围场在南郊,出了城,还要再往南一些。

    郊野地方,人迹罕至,一路上除了他们,也没有其他人。

    穆重临的车夫是信得过的人,所以,他就敢开口去问她,“嫣儿,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