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96章 围猎
    皇城的贵族圈,是花团锦簇的名利场,更是刀光剑影的修罗狱。

    有人附和你、吹捧你、阿谀你、奉承你,自然就会有人嫉妒你、造谣你、打压你、欺凌你。

    就像一枚铜板,会有上下两面,看起来或许没什么不同,但仔细看天差地别。

    所以,穆重临才会问穆嫣是否已经准备好进入这个角猎场厮杀了?

    私心里,他更希望她可以成为一朵养在温室里的小花,不经风雨,不历风沙,安安静静地生活,平平安安地活着,以后择一门良婿,被呵护地很好。

    哪怕因此,他只能当她一辈子的二哥。

    只要她过得好,就足够了。

    穆嫣轻轻微笑,眼神中却写满了坚定和果决,“嗯,我准备好了。”

    早在决定离开西北哥哥的庇护,只身重返这个曾让她荣耀又令她跌入深渊的地方时,她就已经准备好了。

    她顿了顿,忽然又问道,“啊,对了,明日我要与母亲一块去东安王府。有件事,需要你帮忙,时间上或许紧了一些,但我知道你能做到。”

    马车一路悠悠地往前行,过了足有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南郊猎场。

    安乐侯一行早就到了。

    穆嫣刚从马车里下来,就被个小丫头吓了一大跳。

    那姑娘生得圆滚滚的,皮肤又雪白雪白,偏生还穿了一身鲜艳的红斗篷,横冲直撞往马车跟前冲。

    打眼一看,颇有当年她的风采......

    应该就是荣恩长公主的女儿安乡郡主了。

    穆嫣扶了扶额头,心想,世界真小,这位郡主,也是她的表妹,而且血缘还挺亲近。

    陛下与陈皇后共生育了三名子女,荣恩长公主、端乾太子,还有秦王。

    不过,相比秦王的几个子女,她与荣恩长公主的孩子们见面要少些,特别是安乡比自己小上两岁,那时还是个小屁孩,就算进了宫,她也不乐意带小毛孩子玩。

    果然,安乡郡主看到穆嫣,完全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她好奇地打量着穆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半晌,才问道,“你就是那个救死扶伤的穆观音?”

    穆嫣愣了愣,“穆观音?”

    哎呀妈呀,吓死她了,传言居然这么可怕?

    前几天她还是个于危难时刻不得不挺身而出帮忙止血的热心小姐,今天就成了救死扶伤的穆观音......

    果然还是唐氏有见解,提醒自己三人成虎的道理。

    一件好事,在被流传的过程中,细节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到最后,可能就会被传成一件坏事。

    所谓流言猛于虎,便是如此了。

    她忍不住抬头委屈地望了眼穆重临,眼神里的意思大概是,“赶紧想办法去控制一下舆论吧!传得太离谱绝不是好事啊!”

    穆重临冲她安慰地点点头,意思是,“好的,我会去办的,你放心吧。”

    安乡郡主见状,有些不高兴,“你是不是穆观音自己不知道,还需要去看他吗?”

    穆嫣一愣,随即说道,“这位应该便是安乡郡主吧?初次见面,我叫穆嫣。”

    她笑着继续说,“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您口中的穆观音呢。”

    安乡郡主看了她两眼,忽然说道,“你明明知道,还偏偏要假装不知道,真没劲。”

    她气呼呼地转身,红色的斗篷因为手臂的摆动而鼓动起来,发出“沙沙”声响。

    穆嫣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心直口快的姑娘,耿直地......让人尴尬地慌。

    她不知道是要继续往前跟上那姑娘,还是索性就再上马车回府,毕竟,她今日被带到这里来的原因是安乡郡主想要见她......

    这时,一道清亮的男声响起,“是穆五小姐吧?实在对不住了,舍妹年纪还小,不会拐弯抹角说话,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是安乐侯沈之白。

    穆嫣从前是见过这位大表哥的。

    没有记错的话,他比自己大了八岁,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

    在皇城这一众未婚的贵族公子哥里,他年龄最大,一直以来都是炙手可热的乘龙快婿人选之一。

    只不过至今,他都一直没有定下人家。

    皇城,便又起了流言。

    有人说他身体患有隐疾,那方面不行,娶不了夫人。

    也有人说他其实性向有问题,喜欢的是男人,当然对女人没兴趣。

    还有人说,他是命定的天煞孤星,克父克妻克子,若不是荣恩长公主是真龙之女,恐怕也早就被他克死了。这样的人,当然是不适宜娶妻的。

    总之,这位是和霍骁并驾齐驱的皇城最热门的话题人物。

    穆重临挡在穆嫣身前,笑着对沈之白说,“兄长说笑了,嫣儿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还是头一次遇到身份这么高贵的郡主,她惶恐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放在心上?”

    他招了招手,“嫣儿,来,见过安乐侯。”

    穆嫣连忙见了礼,然后躲在穆重临的保护圈内,十分安静。

    沈之白自己是个护妹狂魔,对穆重临的行为倒是一点都不见怪,反而还觉得这人挺不错的。

    他大大咧咧地笑了开来,“好了,废话就不要说那么多了,赶紧去里头和杨越他们会合吧,都等了很久了。”

    穆嫣眉头轻皱,杨越?

    那不就是宁远大将军的小儿子吗?

    西营校场那箭,不正是因为他才会射中张雪的吗?

    也就说,她突然鹊起的声名,与这个杨越不无关系,而且那个人还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所以,今日安乐侯以安乡郡主的名义诓了她来,莫非另有用意?

    穆重临的脸色也一下子凝重起来,他小声地对穆嫣说,“我也不知道杨越会在这里......”

    他轻轻拍了拍她肩膀,“既来之,则安之。有我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想了想,他还是不放心,从怀中掏出一把镶满了红宝石的匕首悄悄地递了过去,“这是除夕夜,祖母赐给我的,虽然这玩意是用来观赏的,但关键时刻,总比没有强。”

    他顿了顿,“你藏在身上,见机行事。”

    穆嫣点点头,“嗯。”

    既来之,则安之。

    她也确实已经无法回头了,不论发生什么事,她只能迎面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