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00章 咬人
    早该想到的。

    霍王爷是什么样的人?跟随陛下南征北战、拥立陛下夺嫡成功,有着从龙之功的臣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就只有他被封了异姓亲王,而且安然无恙地活到了现在。

    这样精明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养出一个废物点心?

    他儿子媳妇早亡,膝下只有一对孙子,长孙虽然贤德温和,可却缠绵病榻,整个家族将来要倚仗的只有霍骁。

    盛宠之下,或许霍骁是真的跋扈、真的任性、真的横行霸道,但他一定不是真的蠢。

    譬如刚才那些人议论的鞭打丞相的事......

    穆嫣心想,江丞相以为陛下老迈,对朝政心有余而力不足,便时常有些欺上瞒下之事,而他又公然在上朝议政的时候为秦王摇旗呐喊,将结党营私这陛下最忌讳的事做到明面上。

    陛下对江丞相不满已久。

    只不过碍于秦王的情面,不能直接动手罢了。

    须知,陛下坚持不立储君,对三位热门的储君人选一直都是模糊不清的态度,他对秦王的扩张结党并不阻止,对郑王淮王的联合也不打压,对盛王又极力栽培,无非是要一个平衡。

    他要维持目前朝中三足鼎立的夺嫡局面,就不能明着动秦王的人,折损秦王的面子,让这安稳的朝政骤起变动。

    所以,霍骁鞭打丞相这大逆不道的事,对陛下来说,简直是太痛快了!

    陛下和霍王爷的友情天下皆知,他宠爱霍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甚至连许多皇孙都比不上。

    这种情况下,陛下也就乐得当一个帮亲不帮理之人,他嘴上安慰着江丞相,但转头就赐了一根结实坚固又豪华的金鞭给霍骁。

    江丞相气极,可又不能往其他地方想。

    毕竟,陛下向来宠溺霍骁,而他不处置这二霸王,也算是给霍王爷一个面子,从明面上来说,还真的没法说陛下就是针对他。

    而霍王爷那边,也只是嘴上说得好听,派人到丞相府送了些补品就完事了。

    江丞相可是挨了一顿狠揍,这么大年纪了,还让人打了屁股,皮开肉绽,身体自然是伤得不轻,心里的痛可是无与伦的比,而偏偏肇事者连个人影都不见,陛下也没有句公正的话。

    他气愤之下,就病倒了。

    朝中一日不可无丞相,江丞相病倒了,自然会有李大人出来顶上处理各种政务。

    这李大人是陛下宠信的人,素有威仪,手段又凌厉,江丞相手下的人也不好明着跟人家较劲,只能配合。

    李大人办差不错,不多久就熟悉了江丞相手上的大部分业务,一边收拢着人心,一边安插着新人。

    等到江丞相的病好得差不多了,李大人这边已经筑起了铁桶一般的防线,旁人再也插不下去手了。

    江丞相气极了,打算傲娇一下,便以年老体弱养病的名义向陛下请辞告老还乡。

    他以为陛下定不会准的,这些年来,他为陛下鞠躬尽瘁,大盛能有如今的太平盛世,至少也要有他一半功劳。

    陛下确实是十分挽留着,可一边挽留着那一头晋封李大人为李丞相的旨意就马不停蹄地下了。

    江丞相终于知道自己失了圣心,便只能顺着台阶往下爬真的回乡了。

    这件事是恪王亲自说的,当时他就认为此事不简单。

    陛下为人谨慎,就算心中有什么意愿,也不喜欢自己说出来,而要让别人去猜。

    所以,必定不是陛下授意霍骁去揍的江丞相。

    那难道霍骁是无意中顺了陛下的心意?

    恐怕也未必。

    要么是霍王爷摸透了陛下的心思,叮嘱自己霸王名声在外的孙子胡闹一回。

    反正有他在,霍骁也就是吃几句责骂最多也就挨两板子,小命必定丢不了。

    但解决了陛下的心头之患,那日后荣宠自然不必多言。

    要么便是霍骁自己的意思......

    当时穆嫣对哥哥的观点嗤之以鼻,霍王爷不提,但霍骁她可是太熟悉了,在她的印象里,这人就是个无赖,从小就专横霸道,挨过他鞭子的人不计其数。

    鞭子又没长眼睛,难道还不兴他真的揍了丞相?

    只不过瞎猫撞着死耗子,无意中称了皇爷爷的心意罢了。

    可现在看来,或许是自己小瞧了霍骁......

    霍骁见穆嫣睁着大大的眼睛一动不动望着他,脸一下子有些泛红,他挺直了脊背,大声地喝道,“喂,你在干什么?”

    他撇过脸去,“我知道你爱慕我许久,但请你注意一下,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毕竟,毕竟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我有心上人呢!”

    穆嫣见他这样,不由起了坏心思,没有往后退,反而向前走了一步。

    她举起右手,伸出食指,踮着脚轻轻地从他下巴往上一挑,“反正又没人看见。”

    霍骁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像被闪电劈了,一阵强烈的酥麻感由下巴蔓延至全身。

    他的脸红透了,一直红到了耳朵根,他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本能地护着胸,“你别过来啊,别过来!你再过来,别逼着我剁了你的手指头!”

    穆嫣看霍骁这全身警戒的模样,活像一只通了电的皮卡丘,不由乐开了花。

    她笑得腰都软了,“逗你玩呢。”

    霍骁终于醒悟过来,晓得这臭丫头是在寻自己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失落,不过随即而来的是一阵恼意。

    他平素一言不合就喜欢拿鞭子甩人,可面对这笑得花枝乱颤的坏丫头,他却只想咬她。

    对,咬死她才好!

    霍骁腾腾上前,刚想要捧着穆嫣的脖颈咬下去,忽然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他立刻就像摸到了火线一样弹了出去,在离穆嫣十丈开外的休息所的那一边仰头看天,一边还故作深沉地说,“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穆嫣满头黑线,这大冷天的也没有出天阳,虽然没有下雨可却是阴阴的,天气到底哪里好啊?

    不过,她心里也是有点感激的。

    毕竟她现在的名声已经过于盛大,甚至由盛转黑了,若是再被传出一个与霍二霸王过从甚密的事来,那她还要不要在皇城玩下去了?

    马蹄声终于近了,来的是一个陌生的侍卫,他满脸惊慌地对穆嫣说,“是穆五小姐吗?穆二公子中了箭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