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34章 败将
    这声音特别响亮,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力。

    霍骁见许多人看了过来,冲着他指指点点,气得哇哇直叫,“你这混蛋是谁啊,赶紧放你家爷爷下来!”

    那人淡淡地说,“我家爷爷早死了,埋地下了。”

    话这么说着,手继续举着,一点都没有要放人下来的意思。

    霍骁那么能言善辩的人,对着这句话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他委委屈屈地说,“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嘛无缘无故地欺负我?你家爷爷早死了没错,难道人是我害死的不成你要这么欺负我?”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

    这些人里,难免会有认识他的人啊。

    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他霍二爷不要面子的啊,以后可还怎么在皇城混!

    那人语气仍旧是淡淡的,“我爷爷死的时候你还没出生,不是你害死他的。”

    他顿了顿,倒是很严肃地说,“但我不是无缘无故地欺负你,我也不算是欺负你,只是阻止你的恶行罢了!”

    霍骁愣住,“恶行?我的恶行?”

    他简直要被气疯,“我做什么了就能叫恶行了?”

    那人有点生气的样子,“你的手放在人家姑娘的肩膀上了,你说你不是要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还是什么?”

    霍骁一口老血简直就要吐出来了。

    哎哟他去,他刚才确实是喜极而泣,差一点就要抱上穆嫣了。

    当然,他就算真的抱上去,那也不是出自什么猥琐的感情好吗?他是发乎情止乎礼,出于感激的一种表达方式。

    再说,他这不是还没有真的抱上去吗?

    他的手指头才刚刚沾到了她一点点衣服面料,连她的骨头都没有能摸到好吗???

    这人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给他打上了登徒子的标签?这合适吗?

    霍骁不服气,“你怎么不先问问我和她是什么关系?我们是亲戚好吗?谁规定了亲戚之间不能碰一下衣裳的?啊啊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尽力挣扎着从腰间抽出皮鞭,很努力地想要甩过去,甩到那人的脸上身上反正随便什么地方都好。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因为他面对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五岁起就被发现惊人天赋的力大无穷的袁苏。

    穆嫣看聚集过来的人多了,也皱起了眉头。

    她倒不是怕霍骁丢脸,反正霍二爷的脸皮厚如城墙,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她自己牵连进去了,却是十分麻烦的。

    何况,今日还是在和袁七相亲,虽然没有指望相亲能成,但搞得印象这么差,她也怕影响她日后的威名啊!

    所以,穆嫣连忙说道,“袁七哥,他没有说错,他真的是我家亲戚。我看你是不是有点误会?”

    她顿了顿,“不管怎么说,咱们也别在这里纠缠,太难看了。不如,到前面的空地上,有什么话再好好说清楚好吗?”

    虽然她是没有发现霍骁的手碰到自己了,但袁苏也是为了她才拎起的霍骁,若是她流露出怪罪他的意思,那岂不是很伤人的面子?

    这样想着,穆嫣还特地说道,“袁七哥对我的关心,我很感动。不过,我们还是借一步说话比较好。”

    袁七闻言一愣,但倒也是乖乖地听话把霍骁放了下来。

    他脸上有点尴尬,但更明显的是,刚才面对霍骁还铁青的脸色一下子泛起了殷红。

    红着脸的袁七也没有刚才那么气势惊人的可怕了,看起来还有点柔软暖萌,像是一个大块头的邻家大哥哥,没有什么攻击性。

    但霍骁却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他气得哇哇大叫,“你是谁啊?你怎么敢这么对小爷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信不信我揍扁你啊?”

    刚才还是人家手中的小鸡,这才重获自由,就开始嚣张起来了。

    穆嫣忍不住汗颜,她一边阻止霍骁,一边还要跟袁七解释,“袁七哥,不好意思啊,他是霍王府的霍骁,你可能听说过他有点,咳咳......”

    她忙说,“你可别和他一般见识啊。”

    袁七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

    虽然没说什么,不过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写着:哦,就是那二傻子啊,那我就知道了,不和他计较。

    霍骁被刺激地更厉害了,指着人说,“你这什么眼神,是看不起我吗?”

    他转头对着穆嫣问道,“这人是你认识的?你都认识的什么人啊?长成这样不说了,居然还有眼无珠!”

    话说完,他还忍不住在袁七的身上上下打量,特别是看到对方那若隐若现的胸肌和腹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悲壮,眼神也无比地复杂。

    穆嫣有些好奇,“你们两个不认识?”

    她接着说,“这是荣国公府的七公子,你们两家住得还挺近,年龄也相仿,居然不认识?”

    霍骁一愣,“咦?这就是袁七郎?”

    袁七郎他自然是认识的,不过那是在他们小时候。

    作为京城一霸,整座皇城里有头有脸的小哥哪个没被他欺负过?

    记得七岁那年,他横扫了附近几条街区,荣国公府袁家的小男孩们也是他的对手,当时他凭借着撕咬抓踢战术,将袁家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其中也有这个袁七郎。

    后来,听说袁家把他这个手下败将送去了别的地方,前几年才刚回的皇城。

    这么多年没有见,没有想到以前那个爱哭鬼居然长成了大块头,果然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霍骁冷哼一声,“袁七郎我知道,不就是小爷我的手下败将嘛。”

    穆嫣无奈,心想,这霍二傻子不会是真的傻吧?

    刚才才吃了亏,这会儿嘴皮子居然又开始得瑟了,是嫌还没有丢够脸吗?

    非要对着比自己高大半个头,身子有自己一点五倍宽,肌肉发达,拎起一个他来毫无负担的人斗嘴?

    二傻子的求生欲那么差吗?

    若是这会儿是在个荒山野岭,也许穆嫣就会作壁上观,嗑嗑瓜子看场霍二傻子单方面挨打的好戏。

    不过,这会儿是在人山人海的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立刻陪笑着对袁七说,“袁七哥,你别理他,咱们还是办正事要紧,先去给太夫人取药吧!”

    袁七点点头,也不想和傻子计较。

    他这回吸取了教训走路慢了许多,领着穆嫣便走开了。

    只剩下霍骁呆在原地,嘴巴里喃喃说道,“咱们......咱们......”

    他气得哇哇直叫,“我手指沾到一点衣服就要挨拎,你们却那么亲密地说咱们,简直不把小爷放在眼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