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40章 孟离
    曾经有一次,穆嫣问孟离,为什么会留在西北收她为徒。

    没错,他们的确收留了当时身为流浪汉的他,还给他治了屁股上的伤,可那也是应该做的,毕竟,我不杀伯仁伯人却因我而死,那些刺客原本要害的是她和哥哥。

    伤治好了,也给了盘缠,孟离却不肯离开。

    甚至还亮出了自己鬼医的身份,展露了一手绝学之后,非要收她为徒赖在西北不走。

    穆嫣问他,师父你是不是觉得我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又很善良,觉得我是个可造之材,不忍心我明珠暗投,所以才赖着要收我为徒啊?

    孟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叼着根牙签子说,“我要是不收你为徒,能留在这里不走吗?你就算是块朽木,我也得咬着牙不得不去雕琢一番。什么什么?你以为是因为你聪明?屁,要不是因为你们家红烧肉做得特别好吃,老纸吃上了瘾,才不愿意待这里呢。”

    穆嫣记得,当时她气得牙痒痒,好几天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但现在想来,不管师父是因为什么原因留了下来,成为她的师父,他终究教会了她一身的本领。

    她还是非常感激他的。

    无为大师听了这话,非但没有质疑,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得满脸褶子,“不错不错,是那老小子的脾气不错。”

    笑完了,他忽然就又叹了口气,“我连他徒弟都比不过,所以,这算是彻底输给了他啊!”

    霍王爷很是好奇,“哦?大师,你莫非和鬼医孟离打过什么赌不成?”

    无为叹口气,“孟离是我的师弟。”

    他顿了顿,“没错,他虽然一直都叫我秃驴,可是他自己原本也是个和尚。”

    穆嫣微微震了一下,“啊?我师父也是个和尚?”

    不会吧!

    她师父可是每日好酒好肉得吃着,偶尔还会去城里最大的青楼消费一下的主儿......

    无为点点头,“孟离和我师出同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师父不嗔大师是在集市上捡到的我,在我七岁时,师父有一次化缘归来,又捡来了一个孩子,就是孟离,当时他只有三岁。”

    他接着说,“因为是被老和尚捡到的,所以我们两个从懂事起就是小和尚了。我们的师父不嗔大师,是前朝的大国手之后,因为家变看破红尘才入了佛道,所以他将自己毕生所学都教给了我们。”

    霍王爷撸着胡子点点头,“不嗔大师我知道,他一手金针妙手回春,是位神医啊。”

    无为继续说道,“我性子木讷,人也老实,师父教什么就学什么,但成效一般。师弟懒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他天赋极高,每次考试都比我强。师父其实更喜欢师弟一些,但却又觉得师弟的性子跳脱,喜欢剑走偏锋,不甚稳重,所以才将衣钵传给了我。”

    他顿了顿,“不过师弟倒也不在乎这些名头,他一心沉醉于医学试验中,那几年很是开发了几种新的药方,让四邻八乡的百姓都颇为受益。”

    霍王爷忙问道,“那他后来是为什么要离开山门呢?”

    无为叹口气,“师弟逐渐不满足于拿小动物做实验,竟然......竟然拿活人来......”

    他摇摇头,“师父让他停止,他却说,那些人原本就有病,就算他不拿未成熟的药方去试药,那些人也迟早会死的,不过只是早死晚死的差别。其实,当时也有些人因为他的新药活了下来,可到底手里的人命捏得更多,我们佛门清修之地,岂能容得下这样的狂徒?”

    穆嫣听得呆了,“所以,我师父是被逐出山门的?”

    无为很是伤感地点了点头,“我师父将师弟驱除出山门,心里是很痛的,这是他最疼爱的弟子,也是他引以为豪的孩子,没过几天,师父就因为思念师弟过度,神思恍惚,在采药时跌落山崖摔伤,后来伤重不治,驾鹤西游了。”

    他接着说,“我接下了清净寺,成了住持。寺里只有我一个和尚,时常想起师弟,第二年我就下山去寻找他。倒是被我找到了,可他却已经蓄发还俗,连妻子都娶上了。我便只能黯然回来。”

    穆嫣张了张嘴,“我师父居然还娶过妻子?”

    她随即想,她师父可是出入过青楼的人,看得出来还是个情场老手,比起他当过和尚来,娶妻这件事倒显得一点都不奇怪了。

    无为说,“师弟倒是过了两年清净的日子,但好景不长,以前被他试药的一户人家,孩子当了大官,便发誓要找他报仇,不知道怎么得,就找到了他的住所。

    随意按了一个罪名,便将他投入了大牢。

    妻子见状,也跑了。有个天赋极高的徒弟,因为要替他伸冤,被人打了一顿,牵引了旧疾,居然就死了。”

    他摇摇头,“后来我得知此事,找王爷帮忙捞了他出来。”

    霍王爷点点头,“此事我还记得。”

    他问道,“后来呢?”

    无为说道,“可他早就已经家毁,也过不了安乐太平的日子,便就离家了。我劝他跟我回去,他却说,除非我的医术能比他强,否则,他是不会跟我走的。”

    他叹口气,“这些年来,我一直潜心医术,就是为了能有一天打败他,然后接他回家,以后可与我在清净山上安度晚年。”

    只可惜,他没能做到。

    连鬼医孟离的徒弟都打不败,可想而知,他的医术离师弟的还差得远呢。

    穆嫣没有想到师父居然有这么一段坎坷离奇的过去,一直以来整天嬉皮笑脸的老头子,内心里居然藏着那么多的悲痛与过往。

    她也忍不住低声叹口气说,“唉,怪不得师父从来不肯与我说他的来历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其实,不管师父曾经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他始终都是她的师父啊!

    穆嫣有些伤感,她想了想问道,“大师,那您知道我师父在哪里吗?”

    无为点了点头,“我只知道他在辽乡,至于具体的地点,却就不知道了。”

    他顿了顿,“不过每三年的五月初六,他总是要去江南的春水楼,我也总在这天与他会面。屈指一算,也就是明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