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43章 戏终
    袁七郎是被家里的下人诱骗出来的,下人惊慌失措地跑去和他说,穆三夫人和穆五小姐遇到了麻烦,被堵在了后面的巷子里。

    他一时情急,没有时间去思考穆三夫人为什么好端端的马路不走,非要绕到后面的巷子。

    说时迟那时快,他几乎是夺门而出,轻而易举地到了下人所指的地点,正正好好看到这一出好戏。

    前面的小乞丐们将其中一个高大一些的围住堵在了墙角,雨点大的拳头落在那个小乞丐身上。

    这帮孩子很快就撕扯小乞丐的衣服,这一幕幕,让袁七郎的呼吸都要停滞。

    他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个午后。

    马车里,唐氏紧张地透过车帘的缝隙观望着外面的情况。

    她小心翼翼地说,“嫣儿,你看你袁七哥的神色不对,他好像在出汗。”

    虽然已经开春,可天气还不曾彻底回暖,到底还是冷的。

    袁七郎的脸色有些发白,可额头却在冒汗,看他脸色的表情,简直如同死灰一般。

    穆嫣面色微凝,点头说,“他想起来了,情景重现可能会对他的记忆产生巨大的冲击,他现在应该感到比较痛苦。不过,只要他可以战胜自己,很快就会好的。”

    她顿了顿,“母亲,我们接着看吧。”

    小乞丐们眼看就要得手,扒掉了被围攻的那个孩子的衣裳,这时候,袁七郎似是注入了很大的力量,三步两步地走到了那里,“住手!”

    袁七郎的眼神里像有火焰。

    他随意地拎起两个孩子来,“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到底知道不知道羞耻?”

    被他拎着的其中一个孩子似乎是首领,“这你就不懂了,这个人平时仗着自己个子高力气大,总觉得他天下无敌了,但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总是有限的,我集合了一堆人来,你看,他就这么不堪一击。”

    他接着说,“你一个大人,参与小孩子的战争,你又知道不知道羞耻?”

    袁七郎愣住,正当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时候。

    霍骁吊儿郎当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看这阵仗,简直就要乐开了花,“哎呀,这么早戏就开场啦?”

    他一抬头,“咦,袁七你怎么在这里?”

    是的,没错!

    霍骁根本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袁七,因为穆嫣压根没有告诉他呀!

    今天这巷子里确实会有一出戏上演,但霍骁只得到一半的剧本,另外一半,在袁七的手里。

    可怜的霍骁压根不知道这些,还十分轻松愉快地四下打量,与他挑选出来的小孩子们对话。

    袁七郎被一个小孩子怼得不行,迟迟疑疑将人放下。

    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忽然看到霍骁拿着小指头戳了戳被欺负的那个孩童,“你这衣服是不是穿太厚实了?敞开一点,敞开一点。”

    霍骁又瞅了一眼那孩子的下身,“裤子带松一点,等会儿打不过人家,被扒裤子的时候也能顺利一点。”

    他吹着口哨,抬头看着天空,嘴巴里嘟囔着,“诶,也不知道穆五什么时候过来。说起来这人口味也是奇特,莫名其妙让我在这里......”

    带着一群孩子演个莫名其妙的戏......

    霍骁话还没有说完全,鼻子上就重重地挨了人一拳,鼻血直流,无比酸爽。

    他抬头一看,正对上怒视着他的袁七,“你你你,你疯了,莫名其妙打我干什么?”

    袁七没等他说完,立刻又过去给了一拳。

    这一下打在了霍骁的脸上,他俊美无畴的脸上很快就变了颜色。

    霍骁吃痛,“啊啊啊啊啊啊”狂叫,“你个疯子,你到底在做什么啊?我跟你说,小爷也是练过武艺的,你再来我可要还手了啊。”

    他还真没有撒谎。

    霍骁虽然文才不行,但是武艺还是有一点的。

    所以接下来,在袁七仍旧疯狂的时候,他们两个进行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武斗。

    虽然袁七力大无穷,个子也高大,一拳过来力量十足,但是霍骁胜在小巧灵活,倒也没有怎么吃亏。

    就在他们两个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小乞丐们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车里唐氏急得不行,“我看再这么打下去要没完了,霍二挨了两拳,脸上还受了伤,嫣儿,我看差不多了,可要让袁七郎收手了吧?”

    和女人的脸一样,男人的脸也是相当重要的。

    要是霍二这次被袁七郎打歪了鼻子,以后说不到亲事,她的大嫂又要发愁了。

    还是点到即止比较好一点啊。

    穆嫣却看出来,袁七郎一开始占了上风,只不过是因为体力的原因。

    可逐渐地,在适应了他的进攻节奏之后,霍骁开始以灵活的身姿占据了这场打斗的主导权。

    她心中感到有些讶异。

    一直以为霍骁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文不成武不就,靠着陛下的宠爱和祖父的威名在皇城作威作福,是个典型的二霸王。

    没有想到,这人居然有点本事......

    看他的身法和招数,若不是常年习武且精于练习,恐怕也没有办法达到这样的程度。

    穆嫣想了想,觉得再这么下去恐怕袁七郎要吃亏。

    她设计这场戏的本意,既是要治疗好袁七郎的病症,同时也想借机让袁七狠狠地揍霍骁一顿,这样也算是他们互不相欠了。

    但要是袁七郎又遭了霍骁一顿打,这病没有治好,又添了新的心结,可怎么得了?

    就在这时,她从马车里取了些点心,涂上了香料,然后扔到了霍骁的脚下。

    霍骁刚想,这是哪里来的肉包子?

    下一刻,就听到阵阵狗吠之声,附近的流浪狗闻香而动,居然都跑了过来。

    霍骁怕狗,一听到狗叫本来就有点腿软,见到那么多流浪狗蜂拥而至,简直吓坏了。

    他不敢再恋战,找了个时机便就闪了。

    穆嫣这才松了口气,她对着车夫说,“把车停到袁七公子跟前吧。”

    袁七望着空空的墙角有些发愣,不过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不知道为什么却忽然空了。

    那个孩子没有被欺负,真的太好了!

    这个念头猛然冒了起来,让他整个人都觉得轻松起来。

    这时,他听到身后一句甜甜糯糯的声响,“袁七哥,你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