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61章 死亡
    好好一场生辰宴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众人皆不曾想到。

    不过美酒佳肴享用过了,也有八卦好看,倒并没有让人觉得不愉快。

    特别是今日来的这些都是亲近江夏侯和穆念雪的,基本说都觉得这位继太夫人鹊占鸠巢做事不地道,如今见她果然来历有问题,还被押送去了府衙,面上虽然不说什么,心里却都是拍手叫好的。

    穆念雪说了一番场面话,送走各位亲戚前,又人人包了一份重礼,这才算是将这件事圆满地落了幕。

    女儿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安国公夫人陆氏顺理成章留了下来。

    唐氏也借口要安抚侄女,偷偷地站到了穆嫣身侧。

    她低声问道,“你早知道了?”

    穆嫣压低声音,凑在了唐氏的耳边,“嗯。”

    她小声说,“这个蒋氏心思恶毒,她居然想借无辜的生命来弄死女儿,实在是可恶!”

    在东宫长大,看惯了各种勾心斗角,虽然如今习得妙手仁术,可是穆嫣从来都不是个心慈手软的救世主。

    蒋氏碰触到了她的底线,就是那个无辜的孩子。

    这让穆嫣无法忍耐,她必须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否则简直辜负了她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

    唐氏不知道这些天穆嫣在这里遭遇了什么,但多日相处,她早已经明白穆嫣的品性。

    她很相信这孩子,若不是蒋氏欺人太甚,这孩子是不会出手的。

    那边厢江夏侯晓得这消息,立刻跑来与妻子会合。

    他焦急地问道,“怎么样?听说将人绑了送去了京兆尹衙门?”

    穆念雪笑着说,“多亏了姑太太呢!”

    她赞叹了一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姑太太将咱们担心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她老人家说,蒋氏是个冒牌货,冒充了咱们的继太夫人。”

    这就立刻将整个江夏侯府摘了出去。

    原本,若是老侯爷一开始就娶了个西贝货,那连带着老侯爷也要遭人耻笑。

    可姑太太这么话头一转,就让人觉得,是蒋氏不知道作了什么手段,替换了已经嫁过来的蒋云香,自己成了继太夫人。

    这也是有可能的。

    老侯爷娶了这个填房之后深居简出,大部分时间都在留心院里。

    而继太夫人也很少出现在皇城的社交圈中。

    所以,不会有人留心到继太夫人是不是被换了人。

    江夏侯作为一个已经成年了的儿子,是万不可能凑到继母面前,时刻注意着继母的变化的。

    因为不怎么熟,不怎么见面,所以换了个人,他不曾留意也是可能的啊。

    好巧不巧的是,在老侯爷去世之后,继太夫人蒋氏将留心院的老人都打发了走,撵出去的撵出去,调到偏远的农庄上的调走,原先的那些人,竟然一个都没有留下。

    这就更可疑了不是?

    江夏侯一听,感动地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萦绕在他心头的这些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可是才娶了妻子没多久,这一桩桩一件件就都解决啦。

    要不是岳母大人还在这里,他简直就要将妻子抱起来转圈圈了。

    穆嫣的眉头却始终蹙着,她在心里盘算了好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三姐姐,三姐夫,你们府里有没有一个耳朵长得很尖的护卫?”

    她顿了顿,“刚才押走继太夫人和马婆子的人中,有一个尖耳朵的人,我总觉得他有些奇怪。”

    江夏侯是个浪漫主义者,对这些庶务不甚了解,立刻就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妻子。

    穆念雪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啊,你说的那种尖耳朵,身材瘦削,右脚还有些微微跛的人,应该很容易叫人记住,可是我想了半天没有印象。”

    她咬了咬唇,“不对,我们府里没有这号人物。”

    不是江夏侯府的人,却混在押送继太夫人和马婆子的队伍中。

    那个人究竟是谁?

    穆嫣暗暗觉得有些不好,她皱了皱眉说,“我听郑嬷嬷说,有人假借我的名义让她去厨房抓马婆子,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吩咐过。”

    她摇摇头,“我压根就不知道马婆子会去厨房在我们的吃食中下毒。”

    穆念雪一拍大腿,“哎呀,不好!快点叫人去京兆尹衙门看看,押送过去的人是不是到了,我怕我们着了算计!”

    江夏侯也听出事情的严重性了,立刻叫了贴身的小厮去了一趟京兆尹衙门。

    穆嫣叹了口气,“若那个尖耳朵的人不是你们府上的,那多半就是继太夫人的人,没有想到她并不是像她看起来那样蠢,做事还是留有后招的。”

    她顿了顿,“那个人一定半道上将她和马婆子带走了,以后要想找到人,可就难了。”

    但这还不是最让她害怕的事。

    最让她害怕的事情她现在不想说出来,因为连想一想都会觉得肝疼。

    可好的不灵,坏的灵。

    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

    江夏侯的贴身小厮回来了,带回来了一个晴天大霹雳,“侯爷,夫人,不好啦,继太夫人和马婆子死在了京兆尹衙门的门口,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反正就倒在了门口,一点都没有了气息。”

    小厮都快要哭出来了,“咱们府里押送人过去的护卫都被当成了杀人嫌疑犯给关押起来啦!”

    穆嫣心漏掉了一拍,满是苦涩之意。

    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原本是一个很好的让蒋氏离开江夏侯府的法子,他们当然不是要蒋氏真的坐牢。

    只是想给她一个警告,好让她乖乖地回到她应该去的地方。

    可是,人却在京兆尹府衙的门口死了。

    死的时候还是和江夏侯府的一堆护卫在一起。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江夏侯府百口莫辩了!

    是,来参加宴会的人当然知道今日发生的事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吃瓜群众不知道啊,他们只知道江夏侯府的继太夫人被侯府的护卫绑着去京兆尹府,然后还死在了门口。

    这种极具八卦又充满悬疑的故事一向都是城中百姓的最爱,到时候故事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在经历过一次穆观音事件之后,穆嫣早就已经不敢想象了。

    只能说三个字,太糟糕!

    穆念雪脸色一白,求助地对着穆嫣说,“五妹,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