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78章 翠翠
    离开皇极殿的时候,穆嫣在门口遇见了一个人。

    他一身月白色的纱衣,临风而立,飘飘若仙。

    瘦削的脸上,是星月一样的眼眸,薄的唇,冷峻的眉,说出来的话,却是温的,“好久不见。”

    是姜行。

    穆嫣有些雀跃,想要和从前一样扑过去,却发现地点变了。

    他们现在不在无人管束的西北,而在被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皇城盛宫。

    理论上,他们应该是不认得的。

    哦不,只遥遥地见过一次。

    所以,穆嫣乖巧地行了礼,“又见面了。”

    姜行对送穆嫣离开的小李子公公说,“能不能让我送穆五姑娘出去?我有几句话想对她说。嗯,只到殿门口便行。”

    小李子公公忙道,“姜大人,您请便。”

    这是陛下跟前红得发紫的姜大人,据说,陛下都想着要提拔他成为李丞相的继任了。

    不过区区几十步路的便利,他当然不能不卖这个面子。

    何况,这一路说都有侍从和守卫盯着,自己也站在这里,姜大人难道还能吃了穆五姑娘不成?

    小李子便转过身望着天。

    姜行和穆嫣并肩而立,徐徐慢行。

    他低声说,“你要嫁人了,需要我对你说恭喜吗?”

    穆嫣抬起头望着那张冷清里却又带着暖意的面孔,“还是别。”

    她叹口气,“这原本不是在我计划内的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姜行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早就跟你说过,人在浩渺的自然面前,不过是最微不足道的尘埃。是时势推着你往前走的,而不是你造就了时势。”

    他顿了顿,“顺势而为,不须多虑。”

    穆嫣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她见守卫和侍人离得远,便悄声地说,“那件事你知道了吗?”

    姜行点点头,“嗯,知道了。”

    他冲她笑笑,“原本你我不该见面的,我就是知道你会担心忐忑,所以才守在这里等着见你一面。你放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件事,不会有变故的。”

    穆嫣闻言,便笑了起来。

    她的脸颊上有浅浅的梨涡,只有在笑得很深的时候才会若隐若现地出来,有些甜,又有些媚,很是好看。

    姜行的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你应该多笑笑,以后也要经常这么笑。”

    穆嫣却嘟囔着嘴,“恐怕很难了呢。”

    哥哥若是此行顺利,也许就会留在皇城。

    到时候她要忙于暗中帮助他招兵买马,还有打铁铺子的生意也要管起来了,一定会很忙。

    而且,夺嫡不是三天两头就能定局的事。

    按照陛下的身体,恐怕还有三五年的搞头。

    她嫁给霍骁这件事,基本上很难再有什么变动了。

    在还没有成婚之前,她就已经得罪了她的未来夫君,可想而知,嫁过去之后的日子该是怎么样的。

    或许,顾忌着她的声名本事,霍骁不敢对她怎么样,但好脸色,想必是没有了。

    姜行是多么玲珑剔透的人,不过一个转眼就看清了穆嫣所有的心思。

    他低低地笑,“是因为霍骁?”

    穆嫣叹口气,“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她脸上写满了无奈,“他不怎么喜欢我,而且,我们一开始就闹翻了。以后,恐怕......”

    姜行的眼眸中带了几分讶异,但转眼即逝。

    他目光微微动了动,“霍骁,其实不是个坏人,他自有他的长处。你若是盯着他的短处,那他自然是很不堪的,可若你肯全面地看待他,我想,你们以后一定会处好的。”

    皇极殿的门近在咫尺了。

    穆嫣忽然停下了脚步,她仰起头对着姜行说,“姜行哥哥,今日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见。我......有一句话我想对你说很久了。”

    她踮起脚,凑在他耳边低声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天用我所有的钱换来了你。谢谢你,为了我和哥哥所做的一切。”

    姜行的眼眸颤了颤,半晌,他沉声说,“我也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他忽然顿了顿,开口说道,“嫣儿,在西北的时候,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阿狸那么喜欢翠翠,最后却还是放弃了她?你觉得是因为阿狸不喜欢翠翠,对吗?”

    穆嫣愣住,“阿狸和翠翠?为什么......要提起他们?”

    阿狸是在西北时恪王府的小厮。

    翠翠曾经是她的贴身丫头。

    阿狸一直都很喜欢翠翠,翠翠其实也对阿狸有意。

    然而,那一年,恪王旗下有个游骑队长看上了翠翠,想要求恪王赐婚,恪王去问她的意见,她去问翠翠,翠翠去问阿狸。

    阿狸对翠翠说,“游骑队长以后必然大有前途,你以后就是官太太啦。”

    翠翠很难过,她觉得阿狸不喜欢她,所以答应了游骑队长的亲事。

    穆嫣曾一度为之困扰,问过了姜行好几回,当时姜行一直都顾左右而言他,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现在会在此地突然地提起这件事?

    姜行低声说,“不,你错了,阿狸很喜欢翠翠,只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翠翠,游骑队长是西北有名的神骑手,家里在当地也有些资产,未来前途无量,能给翠翠更好的生活。而他,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什么也给不了翠翠。”

    他忽然苦笑一声,“阿狸是个很喜欢翠翠的傻瓜,他以为凝望比拥有更珍贵,放所爱的人去过物质富足的生活,自以为这样就是对她的好,其实,这只不过是他胆小罢了。他怯懦,他不敢,所以他才不配。”

    穆嫣目光很是迷茫,“翠翠过得还好吗?”

    她离开西北时,翠翠刚成婚。

    姜行冲她笑笑,“挺好的。”

    他顿了顿,忽然又说道,“你也会好的。”

    皇极殿的院门到了,姜行依言退回,转身而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衰老而沉重。

    小李子公公很快就迎了上来,“穆五小姐,请吧!陛下吩咐,一定要老奴送您安全到府上才能回来复命。”

    他笑着说,“陛下就是这样的人,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不会再变了,会宠爱到底的。也真是穆五小姐的福气好!”

    穆嫣将目光从姜行身上收回,笑着说,“那就有劳小李子公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