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83章 赴宴
    柔妃生辰那日,穆嫣和穆念蓉便跟在陆氏身后入宫赴宴。

    经过了清净庵一事,这对姐妹的关系亲近了许多。

    也是,如今安国公府穆家在阁的闺女,就只有她们两个和养在南庄的那位六妹了,六妹怕是不到议亲回不来了,就是议了亲,大概也是马上就要嫁出去的,也只有她们两个平时还能做个伴亲近一下。

    两个人在路上时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互相交换着彼此知道的最新皇城八卦。

    陆氏笑着说,“自从你们三姐姐出嫁之后,我这身边已经好久都不曾这么热闹了!”

    她忽然道,“唉,说起来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你三姐了。”

    穆念雪这怀个孕还真是艰辛,先是孕吐厉害,最近开始腿脚浮肿了,她肚子又特别大,轻易不敢出门。

    原先是陆氏每隔几日上门去瞧瞧,但最近她腰不好,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江夏侯府了。

    穆嫣笑着替陆氏加了个垫子,“您的腰伤已经有所缓解,再过几日,您就可以去三姐姐家探望她了。”

    她顿了顿,“,今日既然是柔妃的生辰,朝中贵命妇都要入宫,三姐姐是不是也接到了帖子?”

    陆氏笑着说,“那是。不过陛下还是十分通情达理的,知道你三姐姐在孕中,特许她不必出席。”

    江夏侯府向来就子嗣艰难,这陛下也是知情的。

    虽然江夏侯没有入仕,但祖辈的光环仍在,这点面子陛下还是要给的。

    说到这里,穆嫣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她小声地问道,“大伯母,我上次听人说,永春侯府的那位唐芸小姐在南边过得不太好?”

    陆氏叹口气,“永春侯府将事情瞒得严严实实的,但江夏侯是靖南王世子的表弟,大致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

    她压低声音说,“唐家那位小姐在我们这儿说是嫁过去的,但去了靖南王府,实则并未行过礼。靖南王妃本来就是个挑剔的人,那位似乎吃了不少苦头。听说,嫁过去不久怀了个孩子,王妃一算日子不对,就活生生地喂了她一碗药将孩子打下来了。唉!作孽!”

    穆念蓉听了,皱了皱眉,“这就是她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吗?”

    她小声地叹道,“真是何苦呢。”

    若是唐芸当初乖乖听了家里的话嫁人,那么以她的出身,至少也能嫁个皇城中门当户对的人家。

    倒也不是说门当户对的人家夫君就一定好,但至少不会有婆婆按着她的嘴喝打胎药的事情发生。

    退一万步说,就算当初发生了落水那件事后,她能乖乖地嫁给喜欢她的表哥。

    虽然表哥没有爵位,但钱是有的,人品也还算可以,两个人或许不能大富大贵,但过点温馨富足的生活欧洲那个还是有的。

    何至于连个名份也没有地就跟了自己的姐夫?

    穆嫣却说道,“有野心的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你若是问她后不后悔,我想,她一定会告诉你,她不后悔。”

    她摇了摇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们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至于别人怎么活,那是别人的事。”

    一个“我们”,一个“别人”,就将自己人和外人区分了开。

    穆念蓉的心里还是暖暖的,她笑着说,“是啊,别人我不管。我呢,现在也不排斥嫁人了,但是我希望能找一个脾气好一些的,性子温润一些的,最好还有点才华的男子。”

    她顿了顿,“至于是什么门第,什么出身,我倒并不怎么在意。”

    几个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入了宫。

    柔妃的寿宴设在云水阁,云水阁地方够大,又有一个现成的戏台。

    这里算是比较高规格的宫廷宴会场所了。

    除了陛下,故去的陈皇后,太子外,也就只有穆嫣十岁的时候陛下在这里给她设过一个生辰宴。其余的人,就连皇长孙和贵妃也没有在这儿办过寿宴。

    可以说,陛下对柔妃是十分宠爱的了!

    穆嫣一行到的时候,不算太早,也不算太晚,恰恰好来了一半的人。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眼眶不自觉就湿润了。

    六年前,她就在这里办过生辰宴,在那之后不久,她的父王就出事了。

    如今重回故地,物是人非,很是让人伤感。

    穆念蓉轻轻碰了碰穆嫣的手臂说,“五妹,杨家的人也来了。”

    穆嫣抬眼看去,只见大厅的角落里,杨家的人已经早就到了,正在和其他人攀谈。

    杨将军的夫人已经过世,今日来的是他家的大夫人,杨十六,还有杨越。见到穆嫣一行进来,杨越目光凝重地往这边来了。

    穆念蓉皱了皱眉,“五妹,这人好像冲着我们来的,他要干嘛?”

    穆嫣却道,“这是在宫里,不是大街小巷,他不敢胡来的。不管他要来干嘛,我们静观其变,不过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四姐,不用急。”

    她顿了顿,“再说,大伯母还在这儿呢,他不敢造次的!”

    果然,杨越径直走到她们面前,先是对安国公夫人陆氏行了礼,然后突然深深地向穆嫣鞠了三个躬。

    他涩涩地说道,“穆五小姐,我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可能你并不需要这迟来的道歉,但我还是要说,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悔悟。对不起,谢谢你!”

    将话说完,他也没有等到穆嫣的回答,就转身而去。

    穆念蓉张了张嘴,“这人好奇怪啊!”

    穆嫣心里知道,杨越是在为那次围场的暗杀道歉。

    若不是她命大遇到了霍骁,也许,她的小命还真的要断送在了杨越的手里。

    攸关生死,道歉如果有用的话,还要捕快和青天大老爷做什么?穆嫣确实不需要杨越的道歉,因为就算他道歉了,她也不想要原谅他。

    不过,这总算也稍微让她对杨家改观了一些。

    至少,她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杨家始终都掌握着兵权,他们在军队里独一无二的号召力确实不容小觑。

    她摇了摇头,对穆念蓉说,“是好奇怪啊,不过不必管他。我们先找地方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