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93章 刺客
    等到一切都弄完了,下了早朝的陛下正好过来看盛王。

    穆嫣笑着说,“很顺利。”

    她指了指被裹成纱布棒的盛王,“三日之后,他身上的部分肉瘤应该就会褪了。第一次比较重要,所以我亲自来,等到以后,按着我昨日的做法重复一次便好了,也不需要我出马了。”

    第一次最难,因为要根据盛王的反应增减药物。

    不过经过昨夜,盛王好像对这些药物没什么不适的,后来也只破了一点皮,甚是顺利。

    所以,后面几次金太医也足够可以应付。

    霍骁却有些着急,“,我觉得还是你我亲自出马比较好,这毕竟事关盛王的将来,怎么能这么不认真呢?”

    好不容易通过昨夜,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有所进展。不,应该说是有了巨大的进展!他还想要再创辉煌呢!怎么能说不再来就不再来了呢?

    他掰着手指算过了,等到盛王身子好得差不多了,他和她的婚期也差不多了。

    到时候,他们两个人经过相处已经你侬我侬,成亲那日便好......

    穆嫣瞥了他一眼,“你想来自己来便是。”

    她对着陛下盈盈一拜,“若是陛下愿意的话,小女会将这方法和药方都交给金太医,以后便有金太医负责盛王的事。陛下,您看可好?”

    金太医可是拿着陛下的俸禄的,自己这是纯粹打白工啊!若是真的很紧要的治病救命的事也就罢了,可盛王的情形后面的治疗十分轻松简单,不需要她亲自上阵了。

    所以,还是金太医去做比较好。

    陛下倒是十分体谅,“你和骁大婚在即,你也要抽出时间去准备准备的。”

    他松了口气,“既然盛王已经没有大碍,那以后就不劳烦你了,你去和金太医交接一下,若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我再派人去请你吧。”

    穆嫣冲着霍骁抬了抬眉,意思是,本小姐不奉陪了。

    她刚走到景秀宫的院子里,忽然感觉到不知道从哪里射来两支箭,她大惊失色,“有刺客!”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像是闪电一般挡在了她的身前,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将箭挡开。

    是霍骁。

    那挡箭的东西居然是烧了一半的柴火!

    霍骁沉着地说道,“陛下,嫣儿,你们退回屋内,这里交给我!”

    穆嫣的心脏漏了一拍,“可是你没有兵器!”

    她摇了摇头,“你别胡闹了,你也给我进来躲一躲,小李子公公一定去搬救兵了。”

    霍骁一把将她和陛下推进了屋子里,“我不会有事的。”

    然后,就十分英勇地将门合上,“大胆贼人,还不速速给你霍爷爷就擒!”

    外面有兵器噼里啪啦的打斗声。

    穆嫣急得不行,不断来回在屋子里踱步。

    倒是陛下很是淡定,居然还有心思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穆嫣差点哭了,“陛下,景秀宫发生这么大的动静,附近的羽林军一定很快就回来支援了对吧?”

    她知道霍骁武功还不错,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赤手空拳难敌人家铁箭啊!

    也不知道外头有多少刺客,有多少箭,他只凭着一根木片,实在是不堪一击啊。

    啊啊啊啊啊啊,要是他受伤了怎么办?要是他死了怎么办?

    她简直是越想越可怕,越想越按捺不住,越想越要出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陛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孩子,你这是在担心霍骁?”

    平时看她对臭小子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到底是未来夫妻啊,患难见真情,没想到居然这么担心人家。

    穆嫣都快要急哭了,“陛下难道不担心?”

    陛下摇摇头,“我担心什么?朕在外面埋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刺客上门呢!嘿嘿。”

    他竖起了手指,“丫头,你猜猜我在外面埋下了多少精兵暗卫?”

    莫说霍骁还带了块木片,就算他什么都没有带赤手空拳,那也是稳嬴的啊。

    暗卫们能错过第一次铁箭,难道还能错过第二支?那不能够啊,暗卫又不是吃干饭的!

    这时,穆嫣终于忍不住打开了大门,只见外面一群蒙面黑衣人刀架着五六个蒙面黑衣人正在门口,霍骁则是十分得意地拎着那个为首的头叫道,“皇爷爷,我抓到臭贼了!”

    她见他笑嘻嘻站在那,毫发无伤,又满脸喜悦的模样,终于还是放了心。

    但是很快就为了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丢人。

    真是的,亏她还是在宫里住过十来年的人呢,难道忘记了陛下身边藏着多少暗卫吗?陛下既然敢连小李子公公都不带就来到景秀宫来,那必然是因为他在这里放了足够让他放心的人啊!

    这也许是关心则乱?

    霍骁一把将那黑衣人的蒙面巾给拽了,然后缩了缩手,“,好丑!”

    穆嫣皱了皱眉,这个人她认识,就是那个尖耳朵!

    陛下像是认识他,居然喊出来了他的名字,“居然是你,胡周!”

    胡周懒得说什么,居然直接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然后昏倒过去。

    在他咬断自己的舌头后,其他人居然也纷纷效仿,一下子个个都咬舌自尽了。

    穆嫣连忙说,“快点拿我的药箱来!”

    别人就算了,这个胡周她是一定要救的,她还要知道他到底是给什么人做事,为什么要陷害她的父王。还有东宫那把火到底是谁放的,她相信一定和这个胡周有关系。

    到底是穆嫣,她迅速地给胡周止了血,让他吊着一口气。

    可是胡周不管她问什么都绝口不提,一副死鱼表情,爱咋咋的模样,完全不肯开口说一个字。

    穆嫣无奈,只能悄悄地对陛下说,“看来这个人对他的主子很忠心。陛下,不如咱们放他走吧?”

    陛下皱了皱眉,“放他走?”

    穆嫣点点头,“当然不是直接放,要让他自己以为是自己跑出去的。”

    她顿了顿,“人在危急的时刻,一定都会往自己心里觉得安全的地方去。看他对他主子那么忠心,想来他一定是十分信任他的主子的。我想,他大概率会去找他的主子。”

    陛下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也好,那就这样做吧。”

    他顿了顿,“不过,你怎么知道他是受人指使,而不是自发行为呢?”

    陛下的目光很是若有所思啊,“穆丫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