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196章 浑球
    安国公的书房内,呈现出了难得一见的严肃气氛。

    议事厅内,恪王坐在首位,安国公在他下首,然后依次是穆嫣和穆重临。

    穆重临先开口,“居然是淮王。”

    安国公点头,“我按着线索追查下去,发现胡周此人与淮王过从甚密,他经常出入淮王背后出资的酒楼,连他名下的屋子也是淮王系的人所赠。”

    他顿了顿,“噢,对了,胡周的妻子原本是淮王妃的贴身丫鬟,转到了外省一名六品官的名下当义女,然后再嫁给了胡周。”

    如果胡周是淮王的人,那么害死江夏侯夫人就是要嫁祸给郑王咯,可这还是说不通,要对付江夏侯有千万种方法,为什么要杀害两个原本就对江夏侯构不成威胁的女人?

    安国公叹口气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吧?”

    他摇摇头说,“真正的蒋氏找到了,蒋家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个女儿嫁给了老江夏侯当填房。而那个给老江夏侯做媒的人虽然早就死了,但我们却查到那人与淮王母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老江夏侯是被淮王的人摆了一道,娶了个假蒋氏回来?

    穆嫣猛然想到,蒋氏生辰宴上,虽然是她和穆念雪设计要将她冒牌货的身份公开,可也是蒋氏想要害死她们姐妹的契机。

    所以,那个尖耳朵的胡周才会出现吧。

    那个人就是蒋氏所请来的杀手,因为,蒋氏若是暴露了,那定然会供出胡周,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这也是胡周为什么会杀了蒋氏的原因。

    既杀人灭口,又能将罪责推给江夏侯,还能阴郑王一道。

    那是一石三鸟。

    穆嫣都能想到的,其他三人自然也都想得到。

    但是,总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便将今日的事说出,“陛下的人应该已经跟到了胡周最后去了哪里,看来,极大可能,他是去了淮王府。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可以这么轻易查出来的,难道淮王不知道要隐匿吗?”

    淮王既然有这个野心,那便说明他或者他身边的人,必然不是简单的人物。

    赐给胡周的妻子,找谁不好,非要找淮王妃的贴身丫鬟这么明显......

    想给胡周府邸容易,直接给他钱让他自己买不是更安全隐蔽吗,干嘛非得找自己的人转让他房屋?

    还有,老江夏侯在朝中不怎么顶事,淮王不在更能决定未来朝局的安国公荣国公甚至长宁侯身边埋棋子,为什么要找上老江夏侯?难道就因为他傻?容易上当受骗?

    在宫里住得久了,对人性的深不可测感受格外明显,所以凡事都喜欢抽丝剥茧往里面去想。

    安国公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查得有点容易,就好像有人知道我们要查,急不可耐地将线索都暴露了出来。”

    但穆重临却说,“这样也好。”

    穆嫣皱了皱眉,“为什么?”

    穆重临笑着说,“我们就假装信了吧,对方以为我们信了,做其他的事才会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他顿了顿,“你要知道,人活在这个世上总是会留下痕迹的。只要是你做过的事,哪怕没有人看见,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全部消失,一定会有蛛丝马迹。我们只要循着这线索,就能找到对的人。”

    其实,穆嫣是有怀疑对象的,但这个秘密埋在她心里,她不敢说。

    为什么她一开始就觉得淮王应该不是真凶,因为她觉得淮王不会那么蠢。

    最开始的时候,淮王是没有参与夺嫡之争的,因为整个天下都知道,陛下对陈皇后情深义重,早早地就将端乾太子立为皇储,倾力培养他成为储君。

    淮王就算再心有不甘,也不会在六年前就贸然行事。

    因为他知道,就算端乾太子倒下,储君之位也不会给他。

    因为陈皇后除了端乾,还有秦王这个儿子。

    所以,淮王真正开始夺嫡之路,是在端乾死后的第二年,陛下迟迟没有立秦王为储君,这才是郑王和淮王都加入了战局的原因。

    既然秦王还不是储君,是不是意味着陛下对他不甚满意呢?那如此,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也有机会争夺一下这个天下至尊的位置呢?

    说到底,朝中如今有这么乱的局面,也全部都是因为陛下不立储君引起。

    所以,从头到尾,最该怀疑的人是秦王。

    可秦王,偏偏是她最不想怀疑的人。

    秦王和端乾太子一母同胞,只差了两岁,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兄友弟恭,是感情深厚的兄弟。陈皇后去世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更密切了,因为比起其他兄弟,只有他们才是完全血脉相通的人。

    假若当初的事,和现在的事,当真都是秦王所为,那这人性的复杂邪恶该有多么可怕啊!

    穆嫣不敢去想。

    四人商议了一下接下来该做的规划,安国公便笑着说,“你们两个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和重临就先出去了。”

    他顿了顿,“这附近我都派人守住了,不会有人靠近的。”

    穆重临也说,“殿下,你今日是便衣前来,一路上都被清空了,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在这里。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会走露风声。”

    他看了一眼穆嫣,“你们好好聊。”

    门被贴心地带上,屋子里便只剩下这对兄妹了。

    穆嫣忍不住上前抱住了恪王,“哥哥!”

    恪王揉了揉她头发,“都是要嫁人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粘人?”

    说到嫁人,他的面色一下子严肃起来,“我听重临和姜行说,这门婚事是你自己应允的,是真的吗?”

    毕竟他也是认识霍骁的人,这小霸王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只有两个:混,好看。

    虽然他此刻不能公布穆嫣的身份,因为全天下人都知道懿郡主早在六年前就葬身火海,可是,假如她是被迫要嫁给一个二流子,他也是可以想方设法暗地里做些破坏的嘛!

    穆嫣叹口气,“哥哥,此刻我们该关心的不是我的婚事,而是你的前程,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

    但恪王却堵住了她的话,“嫣儿,你错了。我想要夺回的,是属于我们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我的,明白吗?所以,没有什么比你的未来更重要的事。”

    他顿了顿,“你现在摸着你的心告诉我,你当真想嫁那个浑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