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208章 男嗣
    郑王口中那怀了孕的美姬,果然就是静乐。

    蓄起了长发的静乐,一洗先前的稚嫩单纯,居然很有几分妩媚动人的气质。穆嫣进屋去的时候,她正靠在床榻上抚着肚子,一脸孤寂又生无可恋的模样。

    她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先是看到了郑王,目光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第二眼,她就看到了穆嫣。

    她满脸惊讶,刚想要叫起来,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居然又将头低了下去。

    郑王对静乐倒还是温柔的,他问道,“肚子还疼吗?”

    静乐垂着头,“有一点。”

    郑王便指了指穆嫣,“叫了好几位太医都说孩子很好,说不上来你腹痛的原因,这不,我给你请了这位穆神医过来瞧瞧。”

    穆嫣见静乐没有认她,便也没有道破她们之间的关系。

    她心中想,妙慧应该也不知道静乐和她彼此是认识的吧?

    毕竟,她第一次跟着祖母去清净庵时,一开始妙慧是一直闭门不出的。

    妙慧手底下那么多的沙弥尼比丘尼,她也料不到静乐居然就是当初接待穆嫣的那个。

    她这样想着,便上前对静乐说,“麻烦夫人伸出您的右手,我替您把把脉。”

    脉搏确实是好的。

    穆嫣看了眼浑身上下毫无生气的静乐,心中叹口气,“她不开心,所以才会觉得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其实她的身体根本就没有生病,她的心里生病了才对。”

    但这话,是万万不能对郑王说的。

    她只能说道,“夫人是头一次怀孕,对这胎又太过看重,所以才会小心翼翼。我这里有一副安神养胎的汤药,郑王可以让人煎了给夫人喝,应该会有所好转的。”

    郑王点点头,“也好。”

    穆嫣的方子,自然是要验过才能给静乐喝的。

    说白了,其实今日他要穆嫣过来,也并不是专程为了给静乐看病。

    他仍有自己的目的。

    郑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穆神医,正好本王也有点事情想跟你讨教,不如我们出去说话如何?”

    穆嫣刚说好,却看到静乐偷偷地向她投来求助的眼神。

    她话到嘴边,也还是改了口,“我看夫人的脸色好像有一点血气外泄,医者仁心,想再多嘴问夫人几句,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唐突?”

    郑王大概是对静乐肚子里这胎很抱了一些期望,便立刻答应了,“那就有劳了。”

    穆嫣问道,“夫人,您这几日是不是亵裤上常有褐色的血渍?”

    静乐张了张口想说没有,但猛然醒悟过来,便点点头说,“有一点。”

    穆嫣皱了皱眉,“那可是要小产的前兆,夫人,你再躺下,让我重新把脉看看。”

    她转身对着郑王说,“王爷,请问我能否放下帘子?我想看一下夫人的肚子。”

    郑王听到小产两个字心里就有点慌,哪里还会说不好?

    他立刻说道,“放!放!”

    帘子放了下来,静乐忍不住抱住了穆嫣。

    穆嫣看郑王还在外面,便对她嘘了一下。

    静乐便在她耳边说,“你是来救我的吗?”

    穆嫣心想,静乐果然不是自愿成为郑王的女人的。

    她悄声问道,“你不是被老家的人接走了吗?为什么会来这里?还成了郑王的姬妾?”

    静乐冷笑,“是庵堂里这么对外说的吗?”

    她咬了咬唇,若不是怕郑王听见,恨不得吼出来自己胸中的怒火与委屈,“有一日,郑王来找妙慧,不知道怎么地,他居然看上了我,当晚就找妙慧将我要了去。我一个孤身弱女子,想反抗也不能,便只能委曲求全,谁知道居然怀了身孕。”

    郑王子嗣一向艰难,膝下除了郑王妃所生的长子外,没有其他的儿子了。

    而偏偏,长子因为郑王妃突然去世受到了惊吓,脑子有点不太清楚。

    所以,郑王得知静乐怀了身孕后,就特别寄希望于此,希望静乐可以生个男胎。

    穆嫣皱了皱眉,“居然是这样......”

    她低声在静乐耳边说,“我知道你不开心,我也知道你想离开这里,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静乐含着泪点点头,也在穆嫣耳边说道,“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她顿了顿,“他们在北山有个私兵厂,里面藏了很多兵器,这几年来不是经常都听说有人失踪吗?那些失踪的人大都是壮汉,他们都被抓到了北山。”

    静乐抬头,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要造反!”

    虽然郑王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可他也同时是强迫她**的人,对她来说,他就是一个魔鬼。

    此时此刻,她心中满是对郑王的恨意,她想要将他从高高在上的地方拉下来,摔进地域,所以,就必须要揭发他和秦王要造反的事实!

    穆嫣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轻轻地安抚静乐,“稍安勿躁,别让他发现什么。”

    帘子缓缓拉开,郑王上前一步问道,“怎么样?”

    穆嫣笑着说,“还好,夫人胎儿已经稳住了,以后要避免颠簸,不能劳累,不能动气,不能伤神,尽量平躺,当保夫人和胎儿都安全无虞。”

    郑王叮嘱了静乐几句,就带了穆嫣出来。

    路上,他还问道,“不知道神医有没有诊出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

    穆嫣心中翻了翻白眼,世人都认为靠把脉就能辨别出男女,但其实这并不是真的。男脉属阳,女脉属阴,这只是个说法,但实际上,孕妇的脉搏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很难说一定就把得准。

    不过,为了安抚郑王,她还是说道,“应是个男婴。”

    至少,对于得子心切的郑王来说,怀了男孩的静乐会受到一定的保护吧?

    果然,郑王喜形于色!

    他对着穆嫣说,“穆神医告诉了本王这么好的一个消息,本王要亲自设宴感谢你,来,请!”

    郑王并没有像穆嫣想象中那样急不可耐地逼问她到底知道了什么,反而却想尽一切办法要拖住她。

    这是为什么呢?

    穆嫣想着想着,忽然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