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上花 > 第217章 苍鹰
    穆嫣觉得,她和袁九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主要还是因为这姑娘性子率真可爱。

    袁九是个很直接的人,但她又不是那种仗着自己直接就让别人不舒服的性子,她的坦率和真诚让人感觉很舒服。

    和她交往,并不需要你猜我我猜你,更不需要一句话体会回味半天琢磨对方的意思。

    总而言之,袁九是个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女孩子。

    穆嫣自己很喜欢这样的袁九,但对于哥哥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子,她还真的不好笃定。

    恪王这些年在西北,励精图治,一心向上,从来都没有将女色二字放在心头。

    他在西北的个人生活起居,都是亲历亲为的。他的身边,连丫鬟都没有一个,更何况是什么贴身的侍妾之类的了。

    所以过往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所以她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自家哥哥到底喜欢哪种妹子,是妩媚多情的,还是温柔贤淑的,或者是袁九这样坦率直爽的?

    她想了想说,“咳咳,小九啊,你若是真的看上了我哥,那不如我找个机会让你们见一面?你再观察观察他除了是你喜欢的猛男外,性格脾气有没有对你胃口,我呢也背后问问他对你感觉如何?”

    直接上来就表白的话,倒不至于会吓到哥哥,但总归有点不大好吧?

    万一失败了呢?

    袁九再怎么说也是皇城的名门贵女,这种事若是传了出去,她还能不能够再择良婿啦?

    穆嫣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袁九红着脸点点头,“那好吧,我听你的。”

    她顿了顿,“要不然你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替我打听打听他的喜好之类的?比如爱吃什么点心,喜欢什么颜色。”

    这世间俏郎君常有,而猛男不常得,她在看到肌肤被晒成古铜色的恪王第一眼时,就觉得这个男人是她想要的!既然男未婚,女未嫁,就算他是恪王,也许还是未来的储君,她也要争取一下啊!

    穆嫣忍不住“噗嗤”一笑,“我哥哥对吃的不讲究,也没有特别喜欢的颜色,不过,他最羡慕会画画的人。”

    她忽然目光柔软,陷入了回忆之中,“小时候,哥哥就在各方面都表现杰出,唯独不怎么会画画。他画的大老虎,看起来就像大猫,画的云豹,就跟小狗似的。而我母妃,却是出了名的擅画,所以哥哥总觉得自己没有继承到母亲的才华,深以为憾呢!”

    穆嫣的母妃崔氏,是崔太傅的女儿。崔太傅向来风雅,琴棋书画样样了得,家中的子女孙儿,个个都是才华绝代的。

    崔氏最擅长的是画,也正是因为这才华,才让端乾太子一眼看中,爱不释手。

    袁九的脸色亮了,“哎呀,那我要不要给他送个画当见面礼?”

    她挺了挺胸,“区区在下不才我正好还画得不错呢!”

    袁九的画功向来不错,她师从本朝最出名的画仙,也算有所小成。不过她性子比较随意,在平日里那些贵女比试中从来都不用全力,但她随手画画的东西,也总能比别人精心准备的要强。

    上次的梅花,她随意涂鸦几笔,也得了第三名。

    穆嫣还是很希望袁九可以做自家嫂子的,便认真地给她出谋划策起来。

    这对小闺蜜一直腻在一起说了好半日话,突然翠锦进来回禀说,“小姐......哦不,郡主,国公夫人让我来请你过去,说是崔太傅家的大夫人来了。”

    崔太傅家的大夫人,说的应该就是穆嫣的大舅母了。

    从前穆嫣还是懿郡主的时候,和大舅母算是比较亲近的,所以崔家才会让大舅母来吧?

    可是,六年了。

    六年间,崔家的人从来都没有为无辜死去的母亲多说一句话,就好像端乾太子妃从来不姓崔一样。六年了,崔家的人也从来都没有派人找过恪王,就好像完全没有这个外孙。

    既然六年里都没有过来往,为什么现在要出现?

    在穆嫣看来,不管崔太傅有多么深重的理由,既然六年前和六年间都没有对她和恪王表示过关怀,那么现在,也就不必再来往了。

    她目光一动,开口说道,“就说我余毒未消尽,尚在休养,不见。”

    翠锦道了声“是”,就退了下去。

    袁九妙就妙在让人舒服,所以,对于穆嫣这个决定,她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好奇来。

    她很自然将话岔开,“嫣儿,我已经决定要送一幅我亲手作的画给你哥哥当见面礼,你说,我是画人物还是画景比较好?”

    穆嫣笑着说,“他好像既不喜欢人物,也不喜欢风景。他喜欢......动物。”

    她略思忖片刻,“不如,你就画一副苍鹰送他?从前他在西北的时候曾经说过,希望自己有鹰的锐利和勇往直前。”

    袁九有些为难,“我......我勉力一试吧!”

    她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苍鹰是什么模样的啊,倒是从前人的画作里见过一二,但每个人画的苍鹰都不同,她怎么知道哪个才是完全符合它的本来面貌?

    诶,等等!

    袁九猛然想起自家哥哥袁七郎那有一只猫头鹰,既然都是鹰,想来也都是亲戚,她就在猫头鹰的基础上再发挥一下,应该也没差多少了吧?

    她有了主意,脸上都是笑容,“嫣儿,你真好!”

    袁九还是十分体贴的,知道穆嫣今儿个既然装了病,那就肯定不出门了。

    所以,她一直陪着穆嫣到天快要黑了,这才起身告辞。

    穆嫣看着袁九欢呼雀跃而去的背影,忽然有些感慨,觉得哥哥真是命好,至少这辈子有过这样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为了要投他所好,绞尽脑汁地去想该怎么做。

    这时,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来一张英俊的面容来,这个人好像也曾经为了讨好自己而做过数不清的事儿。

    她低声念道,“霍骁......”

    昏睡七日,是他衣不解带在照顾自己,可是她醒来之后,立刻就忙这个忙那个将他完全撇开了去。心里不觉有些愧疚,更多的是想念,也不知道他此时在做什么?

    就在穆嫣心神恍惚之际,忽听窗口有一声猫叫,“喵呜,喵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