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 第一五零零章 恋爱游戏(十三)
    等温茶慢吞吞的吹好头发,寝室的灯也该关了。?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一切归于黑暗后,温茶取出手机,在被窝里召唤江盏,几秒钟不到,美男子就落到了她的床上,温茶忍不住往后退一步,却被江盏一把拉进了怀里。

    温茶怔了一下,抬手就要推开他。

    “别动,”江盏抱紧她的腰,“要不要跟我出去看看?”

    温茶立时被转移了话题,当即点点头,兴奋的说:“要。”

    “穿衣服。”江盏将一张隐身符贴在她后背上,在她穿好衣服后,抱着她往阳台外面一跳,两人瞬间就腾在了空中,温茶有些害怕的抓住江盏的衣襟,下一刻两人就落在了楼下的草地上。

    她轻轻的松了口气,正要从江盏怀里挣脱出来,发现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她忘了穿鞋子,这就糟了。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你把我送回去。”

    江盏瞥了一眼她的小脚丫,嘴角抿了一下,似乎在做什么心理斗争,没多久,他就弯下腰,“上来。”

    竟是打算屈尊降贵的背人。

    温茶有点受宠若惊,不自觉的抱住他的脖颈,没想到他会对自己这么好心。

    江盏没有说话,等她在自己身上趴好之后,拦着她的腿就往前走,他的脚步很快,温茶感觉自己像是在飞一样。

    没一会就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片树林里,温茶瞬间觉得空气阴冷下来。

    幸好现在是夏天,天气不冷,否则温茶觉得自己要被冻成狗。

    江盏取出一张五雷符,抬手就扔进树林里,须臾,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吊着舌头的白衣女鬼从里面出来,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看起来血迹斑斑,脚上穿着一双血红色的高跟鞋,惨白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她脖颈上的青色勒痕。显然是个吊死鬼。

    她满含恐惧的走到江盏身边,怯懦的看了一眼江景冷若冰霜的脸,身体涩涩发抖,恨不得跪下来求饶。

    那女鬼看起来很年轻,温茶觉得她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

    “叫什么?”江盏冷冷问道。

    “我,我叫钟思思......”

    钟思思?

    温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就是学校里到处传的鬼故事女主角吗?

    高三女生钟思思,因为和社会上的混混谈恋爱,结果怀了孕,最后被没有担当的男方抛弃,事情被家里和学校知道了,双方施压,因受不住舆论压力,钟思思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吊死在了学校的小树林里。

    所以学校后面的这片小树林,基本没人过来,就怕真的有什么东西,没想到真的有。

    江盏对钟思思的来历不感兴趣,问完名字后,就把她收了起来,打算带她去找那个早已经不在她肚子里的孩子。

    温茶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江盏背着她灵活的越过学校的围墙,在钟思思的指引下,停在了一家美容店门口,已经是凌晨了,美容店里还亮着灯,灯光是绿色的有点像黑暗中的鬼火。

    看起来有些渗人。

    江盏放出钟思思,钟思思情不自禁的朝美容店里飘去,美容店里坐着就酒红色卷发的妖娆女人,生的一双妩媚的丹凤眼,纤长的指尖夹着一只燃烧的香烟,烟雾缭绕里,让她看起来朦胧又魅惑。

    钟思思进入美容店,门口挂着的一串风铃忽然响了,女人怔了一下,却并不惊讶,站起身,漫不经心的从柜台的抽屉里取出一张血红色的符纸握在手里,嘴里呵出一口白烟,显然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了,她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不把闯进来的钟思思放在眼里。

    温茶趴在江盏的肩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里面的场景,钟思思朝女人扑了过去,却被女人手里的符纸,灼伤,捂住脸,痛苦的尖叫起来,声音尖锐凄厉,让人头皮发麻。

    江盏察觉到她在发抖,换了个动作,把她抱到了身前,垂着眼眸静静的看了她一眼。

    温茶缩在她怀里就跟个小鹌鹑似地。

    看着她惊慌的如同小鹿一样的眼睛,江盏喉咙滚了滚,越发用力的抱紧了她。

    美容店内,钟思思被那符纸打压的发出连连惨叫,但是她不敢停下来,美容店老板的符纸虽然会伤了她,但是江盏却会轻而易举的杀了她。

    她其实早就后悔自杀了,在她上吊之前,她就不打算自杀了,想辍学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但是有人找到了她,活生生挖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制造了她自杀的假象。

    这些年,她一直在找自己的那个孩子,但是她离不开树林,有人用符纸镇住了她,如果不是江盏用五雷符破了阵法,她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

    所以她不能后退,她在江盏之前给她的血色符纸上闻到了孩子的气息,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自己的孩子。

    美容店的女老板用的符纸也显然有她孩子的气息,钟思思有些抓狂,她死的时候,孩子才刚刚成型,竟然被恶毒的人利用了。

    她愤恨,甚至是怨恨,觉得自己不配当一个母亲,如果当时她不那么软弱,现在说不定孩子已经很大了。

    美容店的女老板显然也没有想到这次来的东西会这么麻烦,眼见钟思思现出形状,她眼睛猛然一缩,不敢置信道:“是你,怎么会是你?!?”

    钟思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眼睛里充斥着愤怒和怨毒,“没想到我会出来吧?你们这些畜生不如的东西,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还给你?”美容店女老板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丝丝阴冷,眼睛跟竟是比厉鬼还刻毒三分,“你那孩子早就跟你没关系了,你就算找到我也没用。”

    “还来!”钟思思瞬间就被她惹怒了,“你要是不还来,我要你偿命!”

    “你以为我怕你?”美容店老板摇摇头,“你不过是个孤魂野鬼,连厉鬼都算不上。”

    “你找死!”

    温茶看着里面纠缠在一起的一人一鬼,伸手戳了一下江盏的肩膀,“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盏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温茶摇摇头,“我想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