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 > 第353章 其实......我压根就不会!
    “等会儿换个其他的深色包,我的特征太明显了,万一那黑衣人,在机场火车站之类的地方,蹲着点守我,就麻烦了。”

    “说这么啰嗦干什么,直说怕别人守复活秒你,不就得了!”

    不得不承认,胖子总是这么善于总结。

    正在挑着包,去值机的胖子电话来了:“你人呢?在哪?”

    王鹏说道:“我在负二试包,马上完事。”

    胖子连忙告诉王鹏道:“赶紧钻试衣间,别出来,他们真的找来了,我刚看到两个个黑衣人。”

    见面后,俩人决定一起去登机检票口,胖子利用出众的体型,可以勉强遮挡一下视线。

    黑衣人已经徘徊到检票口处。

    排队检票的速度,一向是挺缓慢的,黑衣人都经过身边几趟了,还好有胖子巧妙地掩饰,黑衣人愣是没认出王鹏。

    有惊有险,还好到了终点。总算是轮到自己检票了,王鹏迈向检票员的那一霎那,松了口气,感觉这时特神圣。

    “艾玛,太刺激了,都想不到你上午是怎么渡过的。”拍拍王鹏肩膀,胖子挺是感慨。

    王鹏鄙视着说:“你当然想不到,你能想到的全是吃。”

    进了候机厅,基本上是真的安全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追着你不放?不会是冲着上午那批货来的吧?”之前胖子一直顾不上问。

    “我也不知道,想不明白,对了,我躲在垃圾桶的时候,听说和什么马爷、牛爷的有关系,还听黑衣人聊了个故事,现在才想起来,我给你说说,你分析分析!”

    王鹏对胖子说道。

    胖子才不干呢,就听他拒绝地说道:“现在分析啥呢?你自个在飞机上分析去,我没精神做这些烧脑的事。”

    今天太紧张,人一直紧绷着,王鹏上了飞机后,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彻底放松下来。

    头开始有些昏沉,不自觉的就睡着过去,直到降落时,才被机上的空乘人员叫醒。

    必须要吐下槽啊,都说空姐美丽漂亮,空少英俊帅气的,反正坐普通舱的王鹏睁眼后,是没见着。

    估计要头等舱位,才会有机会得缘一见吧。

    下飞机后,王鹏打开手机,给胖子短信报了平安。

    比不得春城和花城,这两个地方的气温,位于淯水北岸的阳南古城,这里的气温还凉着呢,尤其是夜晚,机上的时候,就播报了当地天气,三到十一摄氏度。

    时间已到三月初的阳南古城,赶巧外面还下着小雨,万物倒的确是开始复苏了,可王鹏却病倒了。

    从小体质不太好的王鹏,就经常因为吹风着凉的,导致扁桃体炎症发作。

    白天又是忙着抢货,又是忙着被黑衣人追赶逃亡的,前几天胳膊又受伤,人太累,抵抗力估计下降到危险指标了。

    这一出飞机,就感到一阵冷,着了风寒。

    找好一家酒店,王鹏也不敢来个什么运动出汗,赶紧将在去酒店路上时,买回来的可乐和生姜拿出来。

    先用从小卖部要来的啤酒**盖子,将生姜刮皮,然后和可乐一起,放进房间电热水壶中,加热煮沸,再一口气喝完。

    接着将随身行李处理好,又将一起买回来的,二两装的,绿**红星二锅头拿出来,就着花生米,喝了起来。

    没有喝完,擦干净浑身冒出的汗,接着吃了些药,也不去洗澡,王鹏直接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睡到第二天十点,王鹏醒来,感觉感冒症状消失了,人也基本上恢复了状态,虽说还有点蔫,没精打采的,不过不影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去拜访玉雕大师。

    齐老推荐给王鹏的玉雕师叫吴老。

    吴老,全名吴世襄,和收藏界著名的京城第一大玩家,标志性的文玩大家,王世襄老爷子同名。

    说起王世襄,那的确是了不得,他玩的东西五花八门,从动物到收藏,从收藏到烹饪、火绘。

    最与众不同的是,他能留心玩的学问,只要是这位老爷子把玩过的行当,几乎都著书立传,留下文字记载和他自己研究的心得。

    硬是将“玩物丧志”这句带有极度贬义的话,生生拔高到‘文玩’的高大上境界。

    据说吴老的父亲,特别的崇拜王世襄老爷子,但自己的本事不够,达不到那个级别和高度,所以就给吴老,取了这么个名字,可见心底有多么的崇拜。

    吴老早年,毕业于京城工艺美术专科学院,师从名家,后进入京城玉石雕刻工艺厂工作,一直从事翡翠设计与雕刻工作。

    后来因故离开,现在已经是省级的玉石雕刻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

    吴老从十七岁开始到现在,四十年多年的资深经验,助他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风格,已经使经手的玉雕作品,彻底地脱离了匠气。

    他还参加过各类邀请展,还举办过全国性质的,专属个人的玉雕精品展,在行业内有相当的知名。

    有一点,王鹏特别的疑惑。

    像这级别的玉石雕刻大师,一直以来,都是行业内的宝贝,就算已经退休,就算已经62岁,就算从京城回到了阳南古城,那也不至于,还需要齐老来推荐工作吧。

    莫非是有什么难言的隐情不成?

    抱着这些疑问,王鹏先电话联系了吴老。

    还好,听话音,吴老是个非常和蔼,和好说话的人,双方很快就定下来见面时间,就在下午三点左右。

    王鹏跑到当地最大的超市,按照齐老给的信息,买了两条软中华和两**53度飞天茅台,加上一些营养品,花去了上万元。

    为了怕耽误见面时间,留下不好的影响,王鹏买完东西,没找地吃饭,就直接赶往吴老住处附近。

    吴老独自一人,住在本地铁路职工大院的宿舍楼内,是吴老去世老伴留下的。

    王鹏走进大院,大院四周都是灰白色的七十年代建筑。

    那是在很多情景剧里,空镜中出现的大院,仿佛拂晓鸽鸣、华灯初上的样子,一遍遍地,随着日子在重复。

    大院中的椭圆形草坪上,绿草青青,有几个大孩子正在和一条狗玩耍的高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