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 > 第446章 小妞,我浑身有十八般武艺哦!
    按照他的话说,打电话过来的人,绝对是属于傻不拉唧的那种,不接你电话,你就换个方式,转成发条短信,先说明一下自己是谁,和什么意图呗!

    只会拼命打,这个智商,也真心是没谁了。

    不过这一回,他改变主意了。

    看着曲嘉铭,再一次张开嘴,不打算又一次被对方有意间嘻笑的他,在手机响起的那一霎那,王鹏以飞一般的速度,连忙拿起了手机,摆在了耳边,嘴里还坐着噤声的动作。

    “喂,我是王鹏!”他说着。

    “王大师,你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喜极而泣的意味。

    王鹏皱皱眉头,听声音应该是孟良柱,这个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那头继续说道:

    “我是老孟啊,孟良柱,王大师,我们和对方的比试时间,已经确定了,我特意向您汇报一声。”

    “定好了?那方式和内容呢?定了没有?”

    王鹏这才想起来,他和孟良柱之间,还有一个约定,要帮他收拾一个不开眼的家伙。

    “都确定好啦,就在。”孟良柱声音激动,可惜还没说完,就被王鹏打断。

    王鹏说道:“等下再和你讲,先别挂电话。”

    也不等孟良柱说是,他就将手机扣在手中,然后对曲嘉铭说道:

    “不好意思啊曲总,我有事要先离开了,剩下的就交给下面的人处理吧,明天我给你签个字。”

    曲嘉铭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什么事情,能重要得过我们之间的合作?”

    他好不容易,再次压过王鹏一头,正占着上风,准备在艺术这件事情上,继续猛烈地攻击王鹏一番,连说辞都想好了。

    结果王鹏竟然想借着一个电话,就开溜,想避开这份尴尬,那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王鹏一笑,心道:就等着小曲子你这话呢!

    “有个不熟的人,一定要我过去,帮他做古玩的鉴定,唉,没办法,毕竟认识,再说人家好歹也是一个知名拍卖行的首席鉴定师,总得给人家一个面子不是?!”

    王鹏叹着气,摆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可是那浓浓的装笔气质,以及话里蕴藏的丰富的信息量,却让所有人都哗然一片。

    古玩?鉴定?知名拍卖行?首席鉴定师?关系并不熟?还专门求上门来?

    所有人都不信,和之前王鹏“不懂”艺术的言谈来看,这“笔”装得,显然太过刻意,实在是不能给满分!

    曲嘉铭不屑地淡淡说道:“就凭你?”

    “曲总,上次拍卖会,你应该是有切身体会的哈!”王鹏有意地提醒着曲嘉铭。

    他指的是,在上次酒会拍卖时,他亲自鉴定香炉的事,以及得到应大师的认可的事实。

    曲嘉铭顿时哑然,显然经过提示,也想到了王鹏当时的情况。

    见曲嘉铭沉默,所有人再次大吃一惊,曲嘉铭明显是肯定了王鹏的话,而且完全无法反驳,才会有如此的表现。

    鉴定,那可不是简单的喜好艺术那么简单。

    鉴定意味着,在某个艺术领域特别的出众,相关的知识储备和欣赏水平,都异常的突出,才能被公认为鉴定师。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没有艺术天分呢?

    在场的都是精英,几乎是立刻就明白想通了这一点。

    可是这样,他们反而更加的难受,刚才还被他们像是看艺术白痴一样的人物,华丽丽的一个转身,就成为了艺术界的佼楚。

    被王鹏无声无息强烈打脸的感受,试想一下,又有谁会好受呢?!

    望着王鹏离开时的背影,所有人都张着嘴,心中默默地想着:这家伙,既懂艺术,又懂商业企划,他,还能是个“人”吗?还能好好的做个“人”吗?

    快步走出贵宾室的王鹏,正悄悄地擦着额头上,那看不见的汗水。

    玛德,好险,要不是这个电话,他的脸面,可就丢干净了,嗯,看来对孟良柱要好一点了。

    孟良柱不知道,他刚才的一个电话,却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爬到了鉴定行业中,他做梦都不敢想得到的地位。

    王鹏随意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拿起手机一看,孟良柱果然听话,并没有因为耽搁的功夫过长,而都开通话。

    心情大好的王鹏,继续和对方通着话。

    简单的三两分钟下来,就已经清楚,除开还没变更拍卖行的名字,以及变更相应股权,其余的事情,孟良柱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

    当王鹏听到,他说出找到的第三方六名收藏界知名人士的姓名后,他笑了,笑得很开心,原因无它,就是有好几人,他都认识,打过交道,而且关系还相当地不错。

    “咦?你怎么还在啊?”王鹏惊讶地问着眼前的文然然。

    当他信步走回自己办公区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位置上,正趴坐着一位曼妙的倩影,等他走到近处,才发现是文然然。

    此刻,闻声抬首的文然然,是满脸的阴郁。

    “你这是啥表情呢,还有,你这是在做什么?”王鹏指着文然然问道。

    文然然正右手握着鼠标,面前电脑的屏幕上,是玩了一半的空当接龙游戏,桌面上还放着一盒被拆开的饼干,下面压着一叠抬头印有“特色业务”字样的文件。

    而文然然的嘴角,还挂着一粒饼干屑。

    此情此景,不用任何人告知,王鹏都知道,文然然肯定是看完文件,等了自己很久,既饿又无聊后,在边玩纸牌游戏,边用饼干充饥。

    抬手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对于那些习惯吃得早一些的人来说,也到了该吃晚餐的点,饿也是正常的。

    被王鹏发现,自己在玩纸牌游戏,对文然然而言,那是相当尴尬的事情。

    耳根有些发红的她,将手中的鼠标一扔开,然后顺捷地关掉电脑屏幕,又摁了电脑的重启键。

    然后顺着王鹏的目光,警觉地抹掉嘴角的残留物,这才笑颜如花地拍着小手,状若无辜地说道:

    “没干什么啊,资料我看过了,一直在这里无聊地等着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