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 > 第1519章 合作,向来都是各有图谋啊!
    “至善兄,请过目!”

    左公权轻点着眉心,手指离开之际,指尖处赫然带着一滴血,点在了金光闪烁的纸上,金纸表面顿时一阵波动,那滴血,就像是被吸收了一般,消失无踪。

    那张金纸,也无风自动的,飘到了许阎王的眼前。

    “可以,相当完整,还留下了以后合作的空间!”

    许阎王看了一眼后,边点着脑袋说着,边如同左公权一般,从眉心中取出一滴血,融进了金纸里面。

    做完这一切,半空中的金纸,忽然化为两张,飘落到左公权和许阎王的手中。

    “至善,你看看这个!”

    左公权忽然说道,又是一张金纸出现,不管释放出来的光芒,却比上一张要炙烈耀眼。

    “最高等级的契约?”

    看看左公权,许阎王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

    “是的,最高等级的契约,世间的事,都无需独自前行,总会找到同伴的,你先看看,再做决定!”

    左公权说着,那张金纸随着他的话音,向许阎王飘去。

    “这是......”

    许阎王扫了一眼,脸色大变之际,忽然伸出手,朝着四周的虚空点去,只见两人四周的空间,忽然发生了变化。

    在外人看来,这房间里,已是空无一人。

    在不知名的空间,两人出现在那里,不,准确来讲,是两人像从来就没有动过,而身周的环境却发生了变化。

    “你是认真的?”

    许阎王有些激动地问道,他紧紧盯着左公权的眼睛,像是要看进对方的内心。

    “不错,刚才我就有讲过,我愿意尽自己绵薄之力,我从不食言而肥。”左公权说道。

    “好,我不知道你是否出于真心,不过没关系,只要有这张契约在,我相信,你不会还费巨大的代价,就为了去抵消上面的契约。”

    看着一同出现在这的金纸契约,许阎王说道,契约并不是不可以违背,只是代价相当的大,并且根据契约等级的不同,代价会几何般的倍增。

    像此刻,在他们眼前漂浮的金纸,是最高等级的契约,如果违约,估计就算一方赔命,都不够抵。

    “好,我签了。”许阎王异常的果断。

    没办法,他们所处的这里,是一处异域,也就是俗称的小空间,在这个地方,任何人都没法得知发生的事情。

    同时,他们在原空间消失的时间,是趋近于不动的,在外人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并不会引起高手的任何反应。

    但是想要在这个小空间呆着,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一般的大,至少以许阎王的实力,不借助外物的话,一次最多也就五分钟左右。

    同样是金纸一分为二,双方各持一份收好后,便立即离开了许阎王的异空间。

    “公权,你提到的那两家,都是大门大户,又是过江强龙,可没我这么好说话哦,只怕谈判很容易陷入僵局!”

    左公权一笑,说道:“我知道,所以我已经过去了。”

    眉头一挑,许阎王带着些许惊讶,问道:“哦,那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化身,还是本尊?”

    “你猜!”

    左公权的身影,已经开始淡淡地化去。

    “我猜?公权想不到,你的实力,已经去到这个地步,你这次过来,是有立威的意思在里面吗?”

    轻笑着,对于眼前的变化,许阎王一点也没惊愕,他知道,这是左公权在离开,去到其它分身所在,或者回总指挥部,控制局面。

    眼看着左公权的身影,已经淡化到几乎看不清的地步,许阎王又说了一句:“听说天真的人,出动了四位真龙,两明两暗!”

    “谢谢至善兄的消息,帮......!”左公权彻底离开了,最后一句交谈,随着忽然而起的风,无故消失。

    “嘿嘿,这个公权!”许阎王盯着,那道微风消逝的地方,自言自语道。

    “信鹤!”

    许阎王轻声喊道。

    “大人!”

    叶信鹤的身影,出现在了许阎王的身侧。

    “带上一组人,有件事需要你去办一下!”许阎王说道。

    “是!”叶信鹤回答着。

    “记得,是带上我们自己的人。”许阎王强调着。

    闻言,心头一跳,叶信鹤瞳孔猛然一缩,嘴里回答道:“明白,我会带上第三组。”

    第三组,是许阎王和叶信鹤,借助联盟的力量,替他们自己训练出来的,完全属于他们的可信力量。

    “第三组......也好,就他们了,你们这次的任务是......”许阎王的声音,忽然就消失了,改成了传音的方式。

    “信鹤明白了,不过,我们这么做,联盟其他的人,会不会?”叶信鹤听完,有些担忧地问道。

    许阎王说道:“他们不会知道的,对联盟来说,这里的事情都已经了结,我现在就带他们离开,剩下的,只不过是留人在这里,预防可能的违规而已。”

    叶信鹤轻松地说道:“大人所言极是,那么鉴于今晚涉及人员之多,所以我正式向您申请,调用第三到第六组,作为监督和惩罚。”

    这里说道的第三到第六组,也是许阎王和叶信鹤的亲信手下,当然,和刚才提及的第三组,分属于不同的行动队。

    “可以,你的安排特别合理,就依照这个来办吧,还有,这个你拿着,等会儿会用得上!”许阎王点着脑袋,掏出十二颗小小圆球,扔给了叶信鹤。

    “咦,这个,不是收集血祭用的吗?大人,这可是有违天和,会给我们带来心魔的!”叶信鹤一感应圆球内部构造,立刻说道。

    许阎王淡淡地说道:“我知道,所以才让你配合左公权那边,有什么事情,都是他们去顶着,你只是负责在那里甄别出西方修真而已。”

    “在下这次明白了!”

    信鹤也不是蠢人,立刻就了悟所有的一切,以及他该做什么。

    “记住,对方只给了我们三颗的份额,如果总数多余二十,那么还可以再得一成,当然,有时情况特殊,指不定,拿多了一两颗,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许阎王“告诫”着叶信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