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27. 母亲的难题
    静慧母亲尽管历练出火眼金睛,不过,不该说的话,打死也不会说出口;见人说人话,见狗说狗话。

    那可是滴水不漏长袖善舞,毕竟这些生意场的,很多都是非富即贵的,一个都得罪不起,不然,分分钟会让自家店关门的。

    也就是这样,平时里暗亏吃的多了,表面上还得装着无所谓没关系,这人间世态炎凉经历多了,内心自然就冷多了、硬多了。

    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底下里能不吃亏就不吃亏,就算躲不过吃了亏,也要弯弯绕绕的从别的地方补回来。

    还好静慧父亲是个宽厚仁慈的老好人,对自己的老婆那是好的不得了,静慧母亲偶尔在生意上受气了,回来会把气撒在老公头上。

    这俞先生倒是无所谓,被骂几句笑笑就过去了,这种高姿态的,不但不会损伤男人的脸面,反而更让人觉得有男人的大胸怀。

    当然,在有外人时候,静慧母亲那是极力给老公面子的,老公说什么就是什么,没得反抗(要反抗也要等到回家里再说)。

    夫贵,妻才荣;男主外,女主内;很多女人不知道,还以为自己驭夫有术,在外面,到处炫耀自己的男人有多听话,动不动不给老公面子;其实不然,女人不给男人面子,等于就不给自己面子。

    别人会觉得,你要是真的厉害,老公肯定也得厉害,你老公在你嘴里这么差,那也就配你这么差的老婆了。夫妻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像静慧母亲这么精明的人,自然也知道这层道理。

    就这样和和谐谐的过了这些年,虽然有时候累点,但也平平安安相安无事,可最近有一件烦心的事,老是烦着静慧母亲,那就是女儿静慧的终身大事。

    想想也是,这么的一个精明的世事练达的母亲,对宝贝女儿未来一辈子的大事那更是上心,虽然来提亲的不泛有官府子弟、商贾贵人、饱学之士等,但目前都很难入母亲的法眼。

    这官府子弟的纨绔之气让人难受,要是他老子能一直得势还好说,儿子做个二世祖到终老也算是福气很好。

    可这个官场如战场,不是今天得势就是明天失势,官职掉了好说,脑袋掉了的也多的是,女儿要是嫁入这样的家庭,那岂不是很倒霉。

    到时候还会受牵连,可能还牢狱之灾。就算是没有这些,但让女儿跟一个整天无所事事整天遛鸟斗狗的生活,那也不是个事,这种纨绔子弟一旦家庭有变故,自己生活都不能自理,还求着他养家,怎么可能。

    而且这样的家庭,婆婆是官太太,那可是颐指气使惯了的,女儿嫁进去,那侯门深似海,还不被委屈死,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指望着她出嫁来显得父母很尊贵一样,只图她以后日子美美满满就行了。

    商贾贵人那些见不得人的烂事,静慧母亲那更是清楚,自己做生意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知道,越富的人越吝啬,越看不起比自己哪怕稍微不富的人。

    对外人挑剔就算了,这些富人家对内人也挑剔得不得了,有几个钱,恨不得要全世界的好都归自己,稍微一点不好的,都难以接受。女儿这要是嫁在这样的家庭里,跟去做保姆有什么区别?

    女儿静慧要是一直跟着自己做生意,还好点,能对付这样的家庭;可静慧这孩子,一直对生意没有兴趣,倒是对那些书本本着迷,人情世故没得到什么锻炼,怎么是那种富豪家庭的对手,过去肯定被治得服服帖帖的。

    至于饱学之士,大部分都是酸腐之人,手无缚鸡之力,自己饭钱都赚不过来,却动不动放眼天下指点江山,空着肚子一派豪情的;让女儿跟这样的人天天饿肚子去风花雪月,作为做母亲的,很是不舒服。

    要是静慧跟自己一样,能赚钱养着自己老公,那也没问题;自己的老公俞先生现在还不是个读书人,不过他也不错,开了个私塾学馆,赚的钱其实也够养家的;可并不是每个读书人都能开学馆的。

    至于乡下的、穷人家的后生,静慧母亲那是根本没有列入准女婿的行列里,想都不要想,怎么可能,我的千金怎么可能嫁入那样的家庭,不行,绝对不行。

    反观静慧,由于静慧家的生意,本来在这个县城里上流社会里很出名,加上她本人长得漂亮,又能识文断字知书达礼,那可是个做儿媳妇的好料子啊。

    别瞧不起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那也是龙蛇混杂之地,也有大把的能人高人,这些精英中精英,眼光哪个不毒?

    那些个富家小姐个个公主病,持家不成败家有余;富人家的小姐,那从小在钱堆里长大的,不成势利眼的那是极为少数的,这种势利眼最可怕,你得势时还可以,失势时候跑得比你还快,临了说不定还踹你一脚,薄情最是势利眼。

    至于乡下农村的穷人家女孩,条件所限,没读过什么书,没见识过什么世面,成老婆了,带都带不出去,丢面子啊。

    最好的是像静慧这样的,殷实家庭出来的,知书达礼、温良贤惠;没有那么多的毛病,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坐得起书房;这才是上流社会选过日子的上佳人选。

    所以,前来提亲的络绎不绝,静慧母亲在城里眼面开,自然是知道谁家谁谁谁后生,可这些后生不是这个有问题,就是那个有毛病,就是看不上眼。

    可把静慧母亲愁的,要知道,现在这社会风气看起来还有点正派,这些个有权有势的人暂时不会明着来硬的,但也保不准哪天,哪个有权势的家庭硬来,这就不好说了。

    尽管静慧母亲对任何一家提亲的人都客客气气的,极力给足面子,尽量得不打破这个看似平衡的局面,但作为做母亲的,也希望早点能相中一个合适的后生,把女儿早日嫁出去。

    不怕贼多,就怕贼惦记;指不定这红颜会成祸水;所以静慧母亲就像咬着个烫手的山芋,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