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592. 鬼子的三板斧
    第二天一大早,鬼子又是飞机大炮,像是要宣泄昨晚的怒气一样,把一吨吨的钢铁和炸药倾泻在莘庄的中**阵地上。

    八连经过昨晚加班挖出的坑道,虽然不长,但已经可以藏兵了,大家不用再趴在地面战壕里挨炮了。

    现在窝在里面,虽然还能感觉到地面的颤抖,以及顶梁的摇动和沙土的纷纷扬扬,但比起在外面挨炸吃土好多了。

    大家对谭毅中心生感激,却到处找不到他,原来他正窝在一个角落里睡觉,刚吃了早饭,睡个回笼觉,对体力补充非常不错。

    “看看,看看什么是老兵,什么叫临危不惧,这就是,你们学着点。”

    老段又摆起了一副大家长的身份,来教训手底下的这些兵蛋子们,可大家也不怎么买他的账,切了几声转头聊天去了。

    不过老段不以为然习以为常了,他现在考虑多的是那两杆哈奇开斯大枪该怎么快速地拉上去。

    昨天那两个大枪的掩体,早就被鬼子知道了,现在估计正被重炮重点照顾着,鬼子肯定非得要把那两个机枪巢给炸没了才甘心。

    因为念到这个,所以昨晚等坑道一挖好,就把两杆大枪拆了,搬进了坑道里来,这大枪好是好,只是太笨重了,比一门小炮还重。

    只能把枪拆开,枪管和枪架分开来抬,也需要好几个人,等会鬼子的炮一结束,坦克肯定要上来了,这大枪如果不快点抬上去,头疼啊。

    等到观察兵一报告鬼子的炮火延伸了,老段马上冲着大伙大喊大叫的,一边叫事先安排好的机枪兵们,抬大枪出去,一边催促着其他人马上去占领预设阵地。

    老段和准时醒来的谭毅中上去一看,到处还是烟雾腾腾的,还有点炮打过来的声音,仔细一听,是37炮,应该是鬼子的坦克炮。

    原来鬼子的坦克已经开动了,现在正朝着昨天那两个云南大枪的机枪巢发射炮弹呢,他们还是怕,哈奇开斯重机枪可是他们的克星啊。

    鬼子坦克还是对航弹重炮不放心,生怕没有把大枪的机枪巢给打毁掉,现在还是继续对着那里开炮,以期打干净了,才放心上路。

    中国人云南军,再不济也不是个傻子,用脚趾头想想,都会知道今天鬼子肯定会报复大枪了,而且在昨晚已经挖好了两个新的机枪掩体。

    这两个机枪掩体就挖在坑道出口的边上,隐蔽物做得很好,老段他们看了下,鬼子的大炮没怎么炸到这两个掩体。

    只有左边的一个掩体的出入口给炸塌了半边,大伙正抢修着,大枪已经全部抬进掩体里了,正装着。

    老段还嫌这个速度太慢了,一边用谭毅中听不懂的土话叫骂着,一边对着一些脚步慢的士兵屁股后面,连踢带打的,拿着步枪的枪托砸,跟使唤牲口一样。

    这些兵好像都习惯了,被踢被打的也毫无怨言,只是没命地往前跑,占领阵地、架设机枪、搬运弹药等,看似忙碌一片,实际是有条不紊。

    不错,谭毅中由衷地点了点头,这帮云南仔,被老段调教的不错。

    在一片轰隆隆声中,鬼子的坦克出现在正逐渐散去的硝烟中了。鬼子前三板斧几乎每次都一样,中**尽管很熟悉鬼子的招数,但就是拿他们没有办法。

    主要是“穷”。

    现在谭毅中深有体会,打仗,打的就是钱,谁钱多谁就能有好装备,装备好,几乎不用什么灵活的战术,就像鬼子一样用大炮轰、飞机炸、坦克碾。

    每次都一样,你也拿他没有办法,要是我们中**有这些好家伙,也会这么做,也会拿炮弹往鬼子头上砸,拿坦克去碾压他们。

    可我们没有,因为我们穷,没钱买,没钱培养人才,没钱生产……

    落后就要挨打,最先挨打的就是我们这些军人,接下来就是百姓。兴,百姓苦;亡,百姓更苦。反正,百姓就捞不到啥好处,兴亡都是苦。

    不想那么多了,谭毅中眼看着鬼子的坦克足足有五六辆,昨天打掉的几辆,夜里被鬼子偷偷拖回去了。

    不过估计也没有什么用了,因为老段早派人往里扔了好几个手榴弹,给炸得稀巴烂了,不过一个乌龟壳,修修补补也能用上一阵子,至少现在是修不好了。

    但鬼子的坦克就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源源不断的,打掉一辆又有一辆,真是气人。

    人家只是工厂里多做一会,就出来一辆,而中**,要打掉一辆,得要费多少人去,谭毅中他们现在只是有幸有云南大枪可以干。

    那些没有这个装备的穷部队,只能用人命去拼,很多时候,为了打掉鬼子一辆坦克,得要花十几二十条人命去换,甚至要更多的。

    说出来的都是泪啊,说出来的都是血啊……

    不过现在鬼子的坦克还是战战兢兢地不敢开得太快,昨天被云南大枪给打怕了,但又不得不要上阵。

    鬼子坦克不断地朝昨天的大枪机枪巢掩体轰击着,轰一会走几步,观察一番,看没有什么情况,在走几步。

    这就给老段的八连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了,两杆大枪连枪架子都给搬了上来,拉进掩体里装好,弹夹也装上了,只等老段的命令了。

    老段这人也挺贼的,知道怎么换位思考,他现在就把自己当成坦克车长,怎么经过这片开阔地不受克星大枪的打击,怎么一旦遭受打击后马上往哪条路逃走。

    所以,他告诉机炮连的兄弟们,要等鬼子的坦克尽量靠过来,计算好自己大枪的射速和射程。

    在多少时间内打掉多少辆坦克,在坦克逃跑时候,怎么打,逃了多久逃到多远,大枪才打不到……

    这些都是纯技术的东西,老段没有去抠细节,只是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机枪手,让他们来计算和统筹,反正务必要把鬼子坦克一网打尽。

    机炮连的机枪手心领意会,对于他们来说,不用老段的意见,自己也想这样,谁不想多干掉一辆坦克。

    几颗大枪的子弹值多少钱,而一辆鬼子的坦克就值钱了,而且里面还有几个坦克兵,这个买卖太划算了,谁都愿意做。

    于是两杆大枪的机枪手在观察员的不断报告下,在心里不断地计算着距离和时间,两个机枪手也在通讯兵的联系下,约定了负责针对的坦克。

    现在只等最后一辆坦克过了分界线,就可以开枪了。

    ps:书友们,我是平淡的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