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856. 快要被遗忘了的尸山血海
    濒死的老高连去拉怀里的光荣弹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被鬼子一刀刀捅得全身是洞,血流不止。r?a?  ? nw?en? w?w?w?.?r?a?n?w?e?na `c?o?m?

    看着满是血色的天空,老高知道这一刻终于到来了,虽然自己极度不想死,家里还有老爹老母,还有老婆孩子,但世事难顺啊,该来的时刻,终究还是会来的。

    因为呼吸,老高的嘴巴边上满是血沫,想着刚才应该是捅死了前面的那个鬼子了,这次算是够本了,老高在临死之前,裂开满是血沫的嘴巴,干笑了几声。

    略微遗憾的是,应该一开始就拉响光荣弹,这样还能多炸死几个鬼子,但现在,手脚已经无力了。

    兄弟们,我老高先走一步了,但愿你们能替我报仇,多杀几个鬼子。

    老高在最后的默念中,心情复杂地闭上了充满不甘的眼睛。

    ……

    老高,高伯奋,74军51师153旅305团3营7连1排3班上士班长,陕西榆林人,民国二十七年九月三日,牺牲于九江岷山,二十九岁。

    ……

    中心区域倒下一批人,接着又是一批人倒在上面盖着,接着又是更多的一批人倒在上面,由于敌我双方的尸体不断累积,中心区域已经成为尸山血海了。

    这种惨烈的情景,三狗只有在罗店和南京见过,此时双方都杀红了眼,很多人已经不顾自己的生死了,也顾不上,只有拼命向前。

    整个阵地非常的诡异而惊悚,两边的人好像被蛊惑了一样,不知道危险和生死,都在拼命地去赴死,迫不及待地去死。

    现在是兵找不到官,官不知道兵在哪了,大家都上阵去,杀死敌人,或是被敌人杀死,只有这两条路,别无他路。

    三狗和几个兄弟们在一起,被挤在人群里,已经拼得浑身是血,全身好像有伤,反正是全身都是疼,但不能停下来,更不能倒下。

    一旦倒下,这辈子就没有翻身和起来的机会了。再疼再累,也要坚持着站着,哪怕是摇摇晃晃的,也不能倒下。

    不远处的305团唐胜海,此时也是青筋暴涨,满脸充血甚至是发紫,不顾一切地把最后的预备队一营,也派了出去,全团几千人,成败在此一刻了。

    此时就算是把全团拼光了,也得要拼,谁言撤退的,谁胆敢逃走的,格杀勿论!

    唐团长一边把身边的警卫连全部派出去后,只留了几个贴身卫兵,也是让他们架起机枪,只有有人敢退下来,就直接扫射。

    唐团长一边抓住电话,不断地跟师部要人,之前是旅部,因为现在的 153旅张旅长,也已经带着旅部和306团,全速冲过来了。

    而师部,则考虑到不可能在一个狭窄的地方扔进这么多的人,而是派出其他的部队,去玩命进攻敌人的侧翼,牵制和拉动敌军的防守,逼迫他们不得不退兵。

    74军的俞军长,也在被51师王师长哀求着,同时和51师一样,不断地催促58师,奋力朝日军的右翼突击。

    不管死伤多少人,也要突上山头,干掉丸山,报军长在一二八上海的一箭之仇。

    偌大的岷山阵地,触一发而动全身了,好几万人都打起来了,日军的飞机和大炮都不能帮上忙,远在瑞昌的日军第九师团主力,也不得不派出部队来援救丸山旅团。

    不过在半路上,就被薛粤将军命令的中**第4、8、64军原地截住了,即使这几支军队面临着被包围的危险,但即使在包围圈内,也要截住日军。

    就是要死,也要拖几个下水,垫背。

    如此大战,也惊动了军委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成将军,也拉出了自己的压箱底部队,土木系的代表,18军。

    18军现在正沿着赣北大山,分秒必争地向岷山进发,准备最后的雷霆一击,击垮强悍的日军,打通赣北的生命通道。

    这些大兵团的调整,三狗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只知道,不能倒下,要和鬼子死磕到底,不能撤退,一退,则死得更惨。

    如此混战,双方一直打得日月无光,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三狗眼里,只能看见血色一片,不知道是眼睛自己红了,还是被血染红的,或是被眼前的血红景象给染红的。

    最后,还是日军受不了左右两翼中**的强攻,生怕山上的主阵地被丢失,不得不撤回了这边的部队,去援救两翼的防守。

    待到日军大部撤回山上去,305团的人,也无力追赶了,纷纷跌倒在血海之中,哪怕是浓郁的血腥味让人发呕,也没有关系,没有什么比留下一条命更好的事情了。

    三狗和他的兄弟们,也是累得站不住脚,脚一软直接就躺在满地的尸体上,任凭地上血肉模糊,任凭自己身上还流血不止。

    仰躺在尸山血海上的三狗,疲惫得睁不开眼,多想就这样睡着啊,这一辈子,就这样睡着真好,哪怕睡死了也行,一辈子都不想睁开眼睛了。

    一辈子都不想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切了,尽管人杀得多了,心里麻了,不再有悲哀和伤痛,但一念到等会的伤亡名单的统计,将又是一场痛心疾首的历程。

    还是先睡着,身上流的血也不去管了,血流干了也行,死了算了,累得不愿意睁眼,不愿意给自己止血。

    ……

    306团加入战场后不久,见日军开始撤退,本想跟着日军冲上岷山的,结果又出现了日军自己打自己的情况,遭到了山上的日军开枪扫射他们和还来不及撤退的日军。

    306团根本不会想到日军会这么做,连自己人都敢下手,也因此损失了一些人。

    见日军如此歹毒,306团的人组织了好几次突击,希望能乘胜扩大战果,但都因为人数不够、日军的枪炮密集而退了下来。

    本来306团是来救援的,现在见救援的目的已经达到,乘胜追击只是想趁火打劫,没能扩大战果就算了。

    反正任务完成了,单凭一个团也不敢往一个旅团的窝里冲,也就是作罢了。

    ……

    305、306两个团的卫生兵,此时在306团战士们的帮助下,与死神在赛跑,在争抢时间,在争抢着兄弟们的性命。

    黄金半小时,在这个半小时之内,尽量要找到所有的重伤员,还有一些累垮了的人,之前就有累得极限的人,在战争结束后,一倒下就没有再醒过来。

    三狗就这样被卫生兵给抬上了担架,马上清理伤口和包扎,当然,虽然是轻松居多,但三狗毕竟是军官,营级的军官了,在医疗面前肯定是优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