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六十七章 文魁入命
    第二天大早,吃了船员送来的白粥,李阎才推开舱门,罕见地想出来透透气。?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m

    “镇抚大人。”

    李阎低头,瞧见是陈跃武的小女儿陈娇在跟自己说话。他笑着点了点头,刚要回应,却发现陈娇低头抿嘴,气鼓鼓地错过自己,

    李阎没在意,上了甲板看见有三三两两的水手窃窃私语,才觉得气氛不对劲。

    甲板上立着一张铁板烧的台子,查小刀拿铲子翻弄刚切好的鳕鱼肉,一旁站着曹永昌,眼上有乌青。

    “怎么了这是。”

    李阎拿竹签子扎起一块鳕鱼肉放进盘子,查小刀头也不抬:“没放盐自己加。”

    “嗯。”李阎抄起食盐罐子,在盘子里点了几下,冲曹永昌扬了扬下巴:“有什么窝心事,说出来叫我乐和乐和。”

    “没,没事”

    曹永昌臊眉耷眼地不敢说话。

    “那就算了。”

    李阎真地不再问,反而问查小刀:“牵星术学得怎么样?”

    “那个,李大叔。”李阎不理曹永昌,曹永昌却又跟李阎搭话。

    “怎么了?”

    “您,您教我那几招,它也不好使啊。”

    李阎瞅查小刀:“到底怎么回事?”

    查小刀点上一根纸卷烟,才含糊地道:“他这两天觉得腿脚有劲,筋也拉开了,老想跟人显摆。不知怎么地就撞人小姑娘手里了,就陈老爷子那个小女儿,叫陈娇的,让人家好一顿胖揍。这不老实了么?”

    李阎听了哈哈大笑:“呦,永昌,你这十五当街殴死人命的劲头呢?那也不对啊,我怎么看人小姑娘沉着脸走的?她不是揍人的么?”

    查小刀嗨了一声:“叫他爹给骂了,关她两天禁闭。”

    李阎哦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别哦啊,李将军,李大叔,”曹永昌急眼了:“您怎么不说话了,我这是个什么说法啊。”

    李阎大口嚼着鳕鱼肉:“我教你练武,是让你强筋骨,壮体魄,收心做事别惹祸。再者你才练了几天?你想干嘛?飞天遁地?陈娇是什么出身?她几岁就跟着家里出海,没准还开过火铳,打过海盗,你让人家揍是你学艺不精,你还怪我?”

    曹永昌左右看看没人,才凑过来压低声音:“那你能不能跟陈老说说情,就别关她女儿禁闭了,是我非拉着她动手,让人揍了就让人揍了,还仗着有靠山害人家,我太跌份了!”

    “家务事我可管不了,你自己找陈老爷子说去呗。”

    “那我说话能算数么?”

    曹永昌直跺脚。

    “那我管不着。”

    李阎断然拒绝。

    “镇抚大人。”

    这时候,陈跃武的声音远远传来。

    “大人您今天出来得早。”

    陈跃武笑道。

    “透透气。”

    “是方才小女……”

    “陈老爷子,咱走了这些天,也快到了吧,我可没瞧见猪婆龙的踪迹啊。”

    “哦,是。”

    陈跃武见状,也就不再提及这个插曲:“猪婆龙原产西江,这些年肆虐江浙海道,常在南通,舟山一带产卵,它们吞吃海道大小鱼类,拦截攻击过往商船,这都是家常便饭,咱们前几天刚过云港,我估计今晚就能见到活的猪婆龙了。镇抚放心,小人也碰上过两次这种差事,不会有差池,到时候大人您安心歇着便是,猪婆龙,绝害不到咱们这次行程。”

    “那就好。”

    李阎眨了眨眼。

    海上的日子大多时候过得快,一转眼就黑了天。

    不过船上的人都没什么睡意,尤其是陈跃武,他一身劲装,眺望海面。李查二人则在旁边的蓬布下头聊天。

    “那牵星术,对天类传承行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李阎拿茶杯漱了漱口,问查小刀。

    背靠官府,很多事便是手到擒来。既然陈跃武信誓旦旦能对付猪婆龙,自己安心看着便是。喝喝茶,吃吃糕点,毕竟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喜欢打打杀杀的人。

    “的确有不一样的地方,我只要把【北斗牵星术】提升到50%以上,就可以牵动魁星入命宫。给自己或者别人,加持一个“文魁入命”的状态,能持续十天左右,效果是能提升一切练习的效果,无论是习武还是读书,包括专精突破,还有对揣摩一些自悟技能也有相当大的帮助。”

    顿了顿,查小刀又说:“好像所有的天位传承,都能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牵动传承星命,入人命宫的能力,效果也千奇百怪,比如红鸾星能增长谈吐魅力,扫把星能带给人霉运等等,天同,存禄添福添寿等等。”

    “你觉得自己多久才能达到50%的专精。”

    “这次事件是不可能了,我估计得等到结算,我舍得花点数,问题应该不大。”

    “足够了。”

    李阎颇为振奋。

    其实李阎和查小刀,一开始都是全能型的阎浮行走,没有什么明显短板,生存能力极强。不过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还是自然而然出现了分工。

    李阎过于霸道的正面作战能力,逐渐盖过了查小刀。这点查小刀心知肚明,开始有意识地把自己的强化重心放在了伪装,食补这些方面,他本来就更擅长这些,不过关键时刻,他的作战生存能力同样让人放心。

    两人交谈的时候,海上突然涌现出一股怪浪。

    陈跃武看的分明,他打开眼前的黑木盒子,里面是七颗凹槽,有五颗槽已经空了,还剩下最后两颗,里面各自摆着一只红色绳结缠成的小人。

    这是陈跃武青年时候,在一次航行中的收获,那次他的船失事,船员全军覆没,只有陈跃武一个人漂流到荒岛上。

    他和岛屿上的土族生活了半年,还娶了土族族长的女儿,直到族长女儿病死,他才离开那座岛。再没回去过,这期间许多曲折的事,只有陈跃武自己知道。

    黑木盒子就是他那位亡故土族妻子的嫁妆,妻子告诉他,只要把红色绳人扔下海,再大的风浪也能消弭。

    这些年陈跃武多次逢凶化吉,都是依靠这只盒子。

    陈跃武发过誓,要留下一只红色绳人,纪念亡妻,所以这次,便是他最后一只红绳结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