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天下我为峰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局面
    “背嵬军、正副统领、军中五虎将、时辰越、天苍涯、都天玉虎谈开崖,江湖大侠全然不见,满天下都是你们的传说。风云人物啊!”

    一剑横天于无伦抖着手中信笺,满嘴酸溜溜的看着穆丰。

    穆丰瞅都没瞅他,盘转着湛金虎头枪:“韵州国平定四州了。”

    于无伦点了点头:“虽然四州还有些乱,但可以说是已经平定了!”

    他想了想,给了穆丰一个肯定的答复。

    认真说,虽然中州还有一个君山在三蛮手中,虽然七彩魔域和苦行道还有些余孽未清,虽然烈州、古州还有一小半地盘在燕王、汝阴王手中。

    其实,大局一定,小小不然的地方可以忽略不计,说是平定,没有人能认为不对。

    穆丰叹息一声:“看来,还要乱几年啊!”

    于无伦一愣,随即恍然,回头看了眼楚湘竹忍不住道:“虽然无关大局,但,的确是要乱几年。”

    这话说得好好的为什么于无伦要看楚湘竹一眼呢?

    没有人说话,但都明白是为什么。

    是新老权利更替,是新旧世家权势相争。

    这是任何新桃换旧符必然出现的一幕。

    七彩魔域、苦行道都是雄踞九州的大势力,大叶程家更是威震韵州的老权阀,还有依附三大势力高举反叛大旗的大小世家。

    这是一场赌博,一场用百年世家换取千年盛世的豪赌。

    如果他们赌赢了,不用想,整个韵州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现有的一切权势全部重新分配。

    可惜,他们赌输了,黄彩魔域、苦行道直接从四州退却,大叶程家更是从世家行列里排除,成为绿林中一员。

    自然他们留下的一切权势都将成为空白,都将由坚定的元氏王麾下附庸世家填补。

    这将是一场持续很久的分蛋糕的盛宴,看的就是谁的权势大,谁的手更快,谁能够将自己占据的权势牢牢守住,而不会被别人下口,吞噬掉。

    例如崛起的军中五虎将必然会成为最最闪耀的一员,例如大方苏家、靖庐雅士施光也毕竟从绿林中走出,重新成为世家中的一员。

    还有古台府谈家、泽田花家、临猗狐家等等,等等。这些被三大势力逼迫,却又不愿意依附,从而背井离乡投入朝廷军的世家,不但要重归故里,还要因为选择正确而得到朝廷的嘉奖。

    这般情况的,自然少不了原本就十分强大的八大世家。

    一方崛起一方衰落,有舍必有得,世间事就是如此,选择、站队,有时不重要,可一旦重要起来,那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别。

    “再怎么,也是以后的事!”

    穆丰抬头眺望一眼隐约间已然能够看到的君山。

    现在他们能看到的自然不会是君山主峰,毕竟相隔一千多里地,再是凝魂尊者也不可能看到千里之外。

    但君山虽然不是山脉,但它也不算小,山势连绵千里之外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于无伦轻笑一声道:“是啊,现在天下的目光都投在三处,一处是白云仙,一处是天涯内域,还有一处就是这里!”

    穆丰的手顿了一下,缓缓点点头。

    这是个层次化很严重的世界,个体实力强大到能够影响天下大势的程度。

    以前,除了泰王朝的泰皇外还没有谁能够影响天下走势,真正掌控天下的是由强势个体组成的群体,例如三山九天七大禁地。

    可出了一个白云仙,似乎一下子就变了,无数蠢蠢欲动的势力全部缩回了手脚,等待着大势力们的应对。

    如果仅是这样还好,因为人们不相信这么多顶级大势力奈何不得一个白云仙。

    只是谁都没想到,天涯内域又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那里跑出来两个神秘莫测的大人物,声势浩大,几乎还在白云仙之上。

    白云仙再如何强,毕竟只是制服七条龙,天涯内域却是一声长啸声震千里方圆,掀起滔天兽潮不说,还把岩州汉中王数十万大军给拖进无底深渊。

    这一下,除了西北四州还打得热火朝天外,其余五州国,包括岩州在内,全部停下一切活动,静观其变。

    一个白云仙,一个天涯内域,招来全天下人的注意,因为他们能够影响九州八荒的格局。

    至于穆丰这里,虽然远远比不过那两件事,确实影响也不小。

    算一算军中五虎将占据元氏王麾下四州的八成兵力,算一算岳鹏举说服半个中州,算一算天苍涯的太岁军,算一算宝仙九室天的弟子军。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穆丰虽然不在元氏王朝廷之上,但是因缘际会让他成为元氏王小朝廷各方势力的黏合剂。

    如果在晚一些,等元氏王把各方势力妥善安置,真正的纳入他的麾下,穆丰的作用还小一些。

    可现在,一旦他有了什么散失,不说这些势力立刻分崩离析,也必然会发生改变,搞不好元氏王现在大好局面立刻被强行扭转。

    别的不敢说,尤中会一定会兵发君山,如此一来被他阻隔的岩州水州就会乘隙而入,结果是元氏王上下都无法接受的。

    现在,在凉州就有些人不停的骚动着元氏王,让他下旨让穆丰放弃与完颜劲宗的邀战,速速返回凉州。

    穆丰回去会如何,不用想也知道,虽然没有人敢把他鸟尽弓藏,但按一个保护的名头,将他软禁是可以想到的。

    至于穆丰凝魂尊者的修为,那些人只会想到元氏王大内隐藏的诸多尊者,是不会在意穆丰的。

    可他们却不知,元氏王皇宫内,除了晋王篪和原本可能有的凝魂尊者外,其余几位凝魂尊者原本都是穆丰这边的人。

    同时他们更不知道,不说元氏王与穆丰之间的关系会不会颁下这道可笑的旨意,即便是元氏王一糊涂颁下这道旨意,穆丰就会顺从的领受?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们利令智昏而已。

    君山之战,已然惊动这么多人,到了这等程度,穆丰岂会听他们的。

    他们感觉不错,其实在穆丰眼里,包括元氏王在内,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