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都市少年医生 > 第710章 怎么比
    第四更

    “好,我跟你赌。”顾建安爽快地答应了。“我加上铜人为赌注,你用这个药方集。”

    他的答应,再次惊震四座。

    在场的顾常威、吴宏卫和王同山,还有杨青吟都觉得顾建安不会答应罗子凌的这个说法。

    顾常威和吴宏卫知道这具针灸铜人的价值,特别是顾常威更是清楚这具铜人在他们顾家的地位,那可是传家宝一样的存在啊

    顾常威记的,小时候有一次他偷偷进去摸了铜人几把,就被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暴打了一顿。

    平时,这具铜人都是有专人看管,二十四小时都有监控,寻常人根本难及接近放铜人的地方。如果以金钱的价值论,他觉得这具铜人的价值至少值几千万,而且还是保守的估计。

    吴宏卫也清楚这具铜人的价值,虽然不是宋代的真品,也不是明代的仿制品,但看铜人的模样,应该有几百年的历史,无论从文物价值及使用价值上来说都是不菲。

    药方虽然也很值钱,但和难得的珍贵文物相比,价值还是差了很多。

    还真不要说,在场的几个人中,只有顾建安及罗子凌知道罗连盛所编著这份药方的价值。

    里面随便一个药方,拿到药企去换取金钱,都能换来价值不菲的一笔钱物。

    罗子凌愿意和欧阳菲菲合作,只拿几个药方就能换取巨大的权益,其实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在罗子凌眼中,自己爷爷编著的这本药方集,参考使用价值肯定比以前那些著名的药学著作要甚。毕竟这是在纠正了前人很多错误,并集合历朝历代许多著名医学大家所成而编的药方集,在罗子凌眼里,就是无价之宝。

    而顾建安也是知道这个药方集的价值,因此,在他眼里,罗子凌所持这本要方集如果真的是罗连盛所编著,那价值肯定不比他拥有的这具铜人差。

    更重要的是,顾建安觉得自己在针法上肯定比罗子凌出色,因此才敢压上这么重的赌注。

    “好,”罗子凌在把新加的赌注重新加到刚才写的那份东西上去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顾老爷子是个爽快之人,那我也不需要再客套,我们就比一场吧。

    和这个铜人相比,要不要砸那块匾已经无足轻重。

    “爷爷,让我和罗子凌先比,”顾常威见罗子凌完全没把他当回事,直接要和自己的爷爷比试,不禁有点恼怒,没等顾建安答应,抢先说道:“罗子凌,我先和你比。”

    罗子凌侧头看了站在一边显得很高傲的杨青吟一眼,见她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也马上想到在杨青吟面前折辱一下顾常威,当下也没拒绝,但也没直接答应,而是问顾建安:“顾老爷子,你说吧,要怎么比,让不让我和你孙儿先比一场。”

    “你先和常威比一场,你可以与他商议一个赌注,你们能接受的赌注,怎么个赌法你们自己商量。”顾建安想了想后,也把自己的所有想法都说出来:“一会再我们两人比,用盲针。两人一起蒙上眼睛,在铜人上扎针,看谁扎的穴位多,谁就获胜,如何?”

    “可以,”见顾建安没有耍赖,罗子凌爽快地答应了。

    其他人没完全明白顾建安的意思,但他马上就明白。

    顾建安是打算两人一起用针,并蒙上眼睛,以盲针的手法在铜人上面扎针,看谁扎中的穴位多。

    听罗子凌爽快地答应了,和王同山一起陪着他来的吴宏卫,还是说了一句公道话:“我觉得这样的比试方法对罗子凌同学来说有点不公平。毕竟顾老爷子在这个铜人上练习了很多次针法,对铜人的结构很熟悉,因此占了便利。”

    听吴宏卫这样说,王同山也表示了相似的意见,还问询罗子凌的意思,希望他能再考虑考虑。

    两位为人师表的老人都已经明白,顾家与罗家的上辈和上上辈人之间应该有恩怨,今天两家人见了,相处的并不愉快,并准备比试针法,而且压在了巨大的赌注。无论是王同山还是吴宏卫已经明白,两方所压的赌注都非常大,大的超乎他们的想象。

    吴宏卫和顾建安是认识十几年的老朋友,王同山与顾建安虽然不是很熟,但交往也有几次。再加上顾建安在燕京医学界有点名气,这老家伙的为人很多人都清楚。眼高于顶,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对一般人都不屑,待人很冷傲,但也比较贪财及在乎名声。

    今天顾建安愿意拿出传家宝当赌注,并放下身段与一个年轻人赌针法,从中可以看出来,罗子凌拿出来的赌注份量非常巨大,是顾建安很想得到的东西。罗子凌愿意赌,他们也不能阻拦,但他们希望赌局能公正一点,至少不能对罗子凌不利。

    要知道,刚才顾建安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觉得罗子凌这个比他小了两辈的人,不配当他的对手。

    从顾建安前后态度的转变,也就是最后主动提出要和罗子凌以盲针手法比试中,他们完全明白,顾建安就是想欺负罗子凌,想在罗子凌这里占便宜。

    即使吴宏卫与顾建安关系好,但他还是希望比赛能公正一点,别让罗子凌被坑。

    “多谢两位老师的关心,没关系,”罗子凌当然明白吴宏卫和王同山所表达了意思,他也清楚以这个铜人为针疗对象自己确实很吃亏。

    他能想象的出来,在过去这些年中,顾建安在这个铜人上练习针法的次数,甚至顾常威也是一样。但他并没畏惧,没有一点的担心。在冲两位老师道了谢,并对顾建安说他接受条件后,再问顾常威道:“不知道罗大公子想怎么比试?”

    “我们就以一分钟为时限,比诸谁扎的穴位多,”顾常威虽然知道,他和爷爷以自家的铜人与罗子凌比试针法,确实占了便宜,但爷爷没有特别的表示,罗子凌也接受,他也就心安理得地占便宜了,在罗子凌问他怎么赌的时候,他爽快地说道:“铜人上有六百五十七个穴位,一分钟之内,谁扎的正确的穴位多,谁就获胜,你能接受吗?”

    “当然能,”罗子凌依然爽快地答应了,“那就请两位老师,还有我这位朋友当裁判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