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都市少年医生 > 1374.第1374章 应该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罗子凌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眼开眼睛,看着依然漆黑一团的房间,他有点反应还过来,呆呆地躺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他酒喝多了,好像还吐了,然后再睡的昏天暗地。

    好像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带春色的梦。

    只是,怎么会梦到林岚,而不是其他人呢?

    呆呆地躺了好一会,在感觉到尿意再也憋不住的时候,他才起来。

    起来的时候,发现床单有点湿,自己的短裤也穿的不是很整齐。

    喝醉了酒,居然把衣服都脱了,只剩下短裤,他也有点佩服自己。

    感觉到裤裆里面有点粘糊,罗子凌赶紧翻身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洗澡的时候,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低头仔细看了看后,发现自己的小二哥沾了一些异物,带着一点色彩。

    “呵,好久没那个,跑出来的东西居然变了颜色,不是纯白色了,”罗子凌自嘲地笑了笑。

    飞快地洗了澡,再把头发也洗了一下。

    裹着浴袍到外面吹头发的时候,他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起来。

    一看之下,他惊讶的不得了。

    居然已经是大年初二的下午五点钟了。

    他记的,他是在大年初一的晚,被四个漂亮女人灌了酒,没把握好酒量的情况下,回来后吐的天昏地暗。吐了后,居然忘了服解酒的药,醉熏熏地睡了过去。

    只是,怎么都想不到,居然睡了一夜又加一个白天。

    还好,脑袋不疼,洗了个澡后,很多事情都想起来了。

    他心里一个劲地在怪昨天晚灌他酒的那几个女人。

    欧阳蕙蕙和罗雨晴是主犯,欧阳菲菲是从犯,吴越还算较照顾他,没有灌他的酒。

    罗子凌决定,一会出去,好好找她们计较计较。

    手机里有不少消息,罗子凌先点开杨青吟的,发现这个女人给他发了十几条信息,有照片还有字消息。照片自然是她出去玩时候所拍,有她自己的单人照,还有和杨青叶的合照。

    罗子凌看到杨青吟的消息里面有埋怨的意思,赶紧说明了一下,说昨天晚被人灌醉了酒,喝了十几斤黄酒之后,不省人事了。

    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狼狈,他心里非常郁闷。

    但并没等到杨青吟的回复,看了看时间,再算了一下时差,感觉那天应该还没天亮,也没介意。

    看到还有好些人发来消息。

    逐一点开了看。

    那些祝福的消息,他直接略过,没加以理会。

    欧阳菲菲的消息是今天午发来的,有好几条。

    看到欧阳菲菲发给他的信息后,罗子凌非常的惊讶。

    欧阳菲菲在信息说,她和欧阳蕙蕙有事先回燕京,爷爷欧阳凌云再在越州呆几天。那边临时有事,她要回去处理一下,如果有时间,她会再来。

    罗子凌想了想后,也给她回了条消息,说他刚刚睡醒。

    末了,又指责了欧阳菲菲和欧阳蕙蕙将他灌醉,说他昨天晚阴沟里翻船了。

    但没等到欧阳菲菲的回复。

    还有罗雨晴发来的消息。

    罗雨晴在信息告诉罗子凌,她不放心她妈妈一个人在燕京,假期过去了几天,她要回去陪妈妈,所以和欧阳菲菲他们一起回燕京了。

    她让罗子凌在知道亲子鉴定的消息后,转告她一下,让她清楚结果是怎么样。

    看到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有凌若楠的,也有通讯录没有记录的电话。

    罗子凌没理陌生人打来的电话,给凌若楠回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起来。

    “凌儿,醒了?”凌若楠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像是在故意压抑什么一样。

    “妈,这次酒喝的太多了,居然睡了这么久。”罗子凌很不好意思,“没想到我也会喝酒,以前从来没醉过。”

    “以后少喝点酒,”凌若楠轻轻责怪了一句,再关切地问道:“肚子饿了吧?妈给你弄点吃的东西过来。”

    罗子凌答应了后,也挂断了电话。

    起身找衣服穿。

    发现昨天晚穿的衣服都已经洗了,口袋里的东西全放在茶几。

    还有一整套干净的衣服放在沙发,应该是凌若楠替他准备的。

    他这个房间并没反锁,只要能进到外间,能走进他的房间。

    和罗雨晴住在隔壁,两人都有房卡,其他人想进来,也非常方便。

    罗子凌没怀疑其他,起身穿衣服。

    穿好衣服后,他去整理被子。

    在整理被子的时候,发现床单有几点血迹。

    其一块挺大。

    看到那几点血迹后,罗子凌脑袋轰然一样。

    “坏了,难道酒后乱性,和谁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想到这,罗子凌一屁股坐到了沙发。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最有可能的自然是罗雨晴,因为两人住在同一个套房内。

    要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亲子鉴定结果两人又是同父异母的姐弟,那事情悲剧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敲门声轻轻响了起来,罗子凌愣了一下神,赶紧将被子铺好,过去开门。凌若楠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吴越。

    凌若楠只是闲时打扮,身毛衣,下身厚的长裙。

    也不知道是房间里空调暖和,还是因为这几天身边有罗旭升缘故,凌若楠的脸色彩挺好。

    不过,她的脸并没什么兴奋的样子,和平时在公司班差不多,没什么表情。

    这更让罗子凌心里慌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让凌若楠变成了这样。

    跟在凌若楠身后的吴越,手盘子里端着很多吃的东西。

    她将盘子放下后,并没看罗子凌,而是和凌若楠小声说了句后,退了出去。

    “妈,我没想到,居然睡到大年初二的晚,”罗子凌很尴尬地坐到了凌若楠身边,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道:“忘记了服解酒药,冷热空气交换太频繁,忍不住吐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醒来后脑袋一片空白。”

    “先吃饭吧,”凌若楠微微叹了口气,“这是皮蛋粥,还有碗面条,一点养胃羹。这么没吃东西,一定饿了。”

    看凌若楠说话的时候神情有点古怪,罗子凌心里不安的感觉更重了。

    他知道,自己一定做了让大家都难以启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