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都市少年医生 > 第1674章 又是一只老狐狸
    “怎么回事?”罗子凌皱起了眉头,“是什么人干的?”

    “肯定不是我们的人,但一切迹象都指明是华夏人干的,应该是栽赃。”杨晓东说了自己的判断后,再道:“原本的安排是,你妈今天上午将会和石原太郎会谈,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事情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石原中二受伤严重吗?”罗子凌皱着眉头问杨晓东。

    “被手枪子弹击中,腹部中枪,目前没办法判断伤情。”

    罗子凌想了想后,吩咐杨晓东:“尽可能了解更多的情况,再想办法和凤凰联系。”

    杨晓东点点头答应。

    罗子凌再问:“会不会是石原家的苦肉计?”

    “有可能,但可能性不是很大。”

    “最大的可能是谁?”

    “应该是这次被我们虐的很惨的这些倭人,”杨晓东没犹豫就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他们的可能性最大。这也是反击我们的手段之一,而且也想挑起我们和石原家的矛盾。”

    “呵呵,那就看看石原太郎是什么反应。”罗子凌一脸冷笑,“如果他们怀疑是我们下的手,但依然热情相待,说明事情没那么简单。”

    罗子凌的意思是,一些推测就可以印证了比如石原太郎想打针灸铜人的主意。虽然说林岚几次告诉他,石原太郎目的是针灸铜人和针法,但罗子凌还是有点怀疑,他想进一步考证一下。

    在罗子凌得知石原中二晨练的时候遇袭受伤事情的时候,今天准备邀请罗子凌上门做客的许崇智和许之元爷孙也知道了这事。

    因为年岁已大,因此许崇智每天都起的早。

    早睡早起是他的养生之道。

    许之元受爷爷的影响,大部时间都保持这样的作息。

    因为对爷爷的崇拜,许之元经常陪爷爷早起晨练,他们爷孙俩一起创作了几套能保养身体的健身操,向全国推广。因为这几套健身操效果不错,并且被官员推崇,因此许之元的名声也越来越大。

    年轻俊杰,这是很多高层官员对他的评价。

    今天陪爷爷许崇智晨练的时候,下人来报,说了倭国石原太郎孙儿石原中二遇袭受伤的事情。

    倭国与南韩在传统医学方面的交流一直挺多,许崇智和石原太郎也算老相识,而且关系不简单。

    听到石原中二因枪击受伤的事,原本很有兴致晨练的许崇智,马上停了下来,仔细问询情况。

    许之元也站在一边留神倾听,在手下人将情况禀报完毕离开的时候,许之元拿过一块毛巾,递给许崇智,再小声问道:“爷爷,会是谁下的手?华夏人?罗子凌的人?”

    “不可能是罗子凌手下的人,”许崇智摇摇头,“除非他脑袋被驴踢了。从我们所了解的情况分析,这是一个非常有头脑,很有心机的年轻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做出这样的糗事。毕竟,现在石原家和他们并没直接的利益冲突,他怎么可能做傻事?但这事是华夏人做的,倒是有可能。”

    “目的是想挑起罗子凌和石原家的冲突,破坏他们之间可能的合作?”

    许崇智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

    “但最大的可能并不是这个,对吗?”许之元再问。

    他在许崇智面前一直很放的开,也没太多顾忌,主要是许崇智很疼爱他这个孙儿的缘故。

    很多家庭,都有隔代亲的现象。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不是很融洽,甚至有点紧张,但爷孙两代人之间却亲的不得了。这种情况,华夏很多家庭都有,国外也是一样。

    对许之元的行为,许崇智也没什么不高兴,而是很愿意在各方面指导许之元。

    孙儿优秀,他心里也骄傲,他希望许之元能在自己的指导下,越来越出色。

    “是的,”他点点头回答,“最有可能的就是倭人,他们不希望看到石原太郎和华夏人合作,毕竟石原太郎祖上是华夏人,这次华夏代表团来访,他又做出那样的表态。这个老狐狸,所求不少啊,倭人肯定不舒服,因此施点手段警告,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爷爷,我明白了,”许之元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是倭人所为。”

    昨天晚上,三口组几支追杀罗子凌的人马全被消灭的事许崇智和许之元并不清楚。他们在南韩的地位不一般,影响力也不小,军政两界都有自己的人,但这种极其机密的事情,连韩方特殊部门都没完全掌握,更不要说传到他们耳中来,因此罗子凌身边的人和倭人之间的冲突,他们还不知情。

    如果他们知情,那会更加坚定自己怀疑。

    顿了顿后,许之元又问:“爷爷,你真的打算用针灸铜人换罗家的太乙神针针法?”

    “针灸铜人的学术价值,和我们新研制的针灸模型相比,差了很多,它的主要价值就在文物方面,你应该知道,现在仿制出来的铜人已经很多,误差更小。”许崇智笑吟吟地说道:“如果我们能用这尊文物换取太乙神针针法,也是挺划算的。毕竟,没再可能成双成对的针灸铜人,价值没办法和我们家拥有的其他文物相比。如果我们学会了太乙神针针法,那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收益,我们的地位也能更高,只要你学会了,那以后我们韩地的传统医学界,就没有人能比了。”

    “可是,针灸铜人是我们的传家宝呢,要是送出去,多可惜。”许之元依然难以接受许崇智的决定。

    “你觉得,即使将针灸铜人给罗子凌,他能拥有吗?我想,华夏文物部门肯定上门讨要,他拿到的最多只是国家的一些奖励,并不能真正拥有针灸铜人。而且,”说到这里的时候,许崇智顿了顿,再道:“我们献出了针灸铜人,华夏方面也会感激我们,会把我们捧作上宾,罗家也一样,我们失去的只是一件有价值的文物,但收获的却是很多无价的东西,你明白爷爷的心思吗?”

    “爷爷,我明白了,”许之元虽然还是舍不得那尊宝贝铜人,但听爷爷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他也不敢说什么。

    “一会你亲自去接他们,别提倭国发生的事情。”

    “是,爷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