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都市少年医生 > 第1696章 担心和淡定
    很快,许崇智的有效针数就清点了出来。

    一分钟之内,他扎了有效针居然达到了一百七十二针。

    这数字在双方评委确定后,由主持人向全场宣布。

    数字刚一宣布,现在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韩方和华夏方直播的镜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个画面,那就是半幅画面是许崇智脸上表情的特定,半幅画面是针灸铜人上穴位点的特写。

    通过大屏幕,观众可以看到,铜人身上布满了很多红色的小点。

    首先开始的许崇智选择的针上面沾的是红色的纳米墨,因此他施针有效的穴位上,留下的就是红色的小点。密密麻麻,几乎遍布铜人的全身。

    针灸铜人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十多,在文物阵列中是一个庞然大物。制作针灸铜人的时候,其实就是按照正常人的比例制作,这样的话,穴位标注位置也是比较清楚,几位评委起来更方便。

    许崇智这样一个老头儿,在短短一分钟之内居然扎出有效针一百七十二针,也就是一秒钟要扎三针左右。这样的速度,太让人叹为观止了。不只韩人震惊,连很多华夏代表团的成员都不得不佩服。无论是贺炎,还是王许云,或者程不识、董其昌,他们都自叹不如。

    如果让他们面对熟悉的针灸模型扎针,盲针的话,准确率最多只能保证百分之七十左右,速度一分钟能有一百三十针已经非常了不起。

    许崇智变态的一百七十二针,震撼了他们的心灵,让他们备感压力。

    原本轻松的感觉,瞬间就没有了。

    他们为罗子凌担忧,觉得罗子凌要在速度和准确率上超过许崇智,几乎没有可能。

    在现场观看的许之元,也为爷爷出色的表现而兴奋不已。

    他知道虽然爷爷一直对着针灸铜人练习针法,但盲针认穴的速度,平时一般也就一百五十针上下,从来没超过一百六十针,今天是超常发挥了。

    看样子,人的潜能是无穷的,非常时刻暴发出来的潜力,也大的惊人。

    他觉得,今天爷爷取胜已经没有悬念,罗子凌针法再厉害,但在认穴准确率及速度两者结合方面,肯定比不上他的爷爷许崇智。虽然有点胜之不武,但只要胜了,一切都无所谓。

    许之元觉得有点胜之不武,主要是因为这个针灸铜人一直放在他们那里,爷爷对铜人的结构非常熟悉,不需要目视,就能准确找到穴位。盲针和目视情况下扎针,速度和准确率相差的并不多。

    而罗子凌对针灸铜人并不熟悉,盲针上肯定吃亏,因此他才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当时双方制定比赛规则的时候,许之元觉得,罗子凌肯定不会答应这个明显吃亏的规则,但他想不到,罗子凌居然会答应。当然现在说这个已经没必要,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次触动东亚几国上亿观众神经的比赛,他们赢了。

    许之元想不到的是,罗子凌也拥有一个铜人,并且在此前的比试中,以相似的方式赢了铜人的主人顾建安一回。拿到铜人后,罗子凌也费了一番心思研究,练习了很多次。

    而且,罗子凌在西北小山村和爷爷罗连盛练习针灸技术的时候,也有一个相似的模型。

    针灸技术,如果要大成,肯定要有练习的模型,不然天资再好,也不可能出成绩。

    许之元并不知道,对铜人的熟悉程度上,罗子凌比起许崇智差的并不多。

    将针灸铜人输给罗子凌的另外一个人,顾建安和许之元的想法虽然不太一样,但他同样觉得,今天罗子凌凶多吉少。因为上次罗子凌和他比试的时候,针法也就这个速度。那时候,没有人干扰,罗子凌的速度得以发挥。

    但今天,面对的是上万的观众,还有电视台的直播,罗子凌心境再好,也难免受到影响。

    一分钟的时间内,受到的影响一点点,就足以延缓许多速度。

    只要耽搁一两秒钟,这场比赛就铁定输了。

    运针的速度并不是无限制可以提升,即使不是盲针,能达到一分钟一百八十的有效针,已经是极致。

    因此,他心里忍不住生出悲哀的感觉,认为这场完全不占天时地利人和的比赛,罗子凌肯定输了。

    其他的人,包括代表团的官员及成员,还有凌若楠、杨青吟、罗雨晴等人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他们都在为罗子凌担心。特别是胡文军、王荣山等官员,还有凌若楠、杨青吟、罗雨晴这三个和罗子凌关系密切的女人,他们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口。许崇智的发挥太出色了,他们完全没有了信心。

    看直播节目的华夏观众也是这样,他们都在为罗子凌揪心。

    这个南韩老儿,表现实在太出色了,让他们不得不佩服。

    许多人在暗暗祈祷,要罗子凌加油,一定要取得胜利。

    网上的留言及帖子上的内容也都是如此,全在为罗子凌打气助威。

    现场情绪最稳定的还是罗子凌,他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轻松模样。

    宣布完许崇智的针数后,工作人员忙着重新加注水银,及穴位封蜡。

    这些工作,是在许家人的指导下完成。

    整个过程,其实并不复杂,也不需要费很多时间,不到二十分钟就全部完成。

    检查完针灸铜人的情况下,几名评委点头表示了对铜人的状态认可,比赛可以继续进行。

    罗子凌的眼睛被蒙上,一枚长长的银针交到他的手上。

    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罗子凌的身上。

    随着主持人宣布比赛,罗子凌一步上前,和许崇智一样,左手抚铜人认穴,右手扎针。

    但他的扎针手法和许崇智并不一样,他只用大拇指和食指拈针,并没用上食指。

    这样的话,拈针的牢固程度比三个指头差了一点,但灵活程度却提高了一些。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的手法在转,只见他拈针的手指不断地舞动,动作非常轻柔,完全可以用行云流水来形容,比刚才许崇智的手法,更轻盈更从容。

    许多精通针灸的人,顿时被惊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