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振南明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子午谷与五丈原
    西安在汉中的东北部。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虽然从距离上来看二者隔得并不算太远,但不论是从汉中攻打到关中,还是从关中攻打到汉中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在汉中和关中平原之间隔着一道天然的屏障。

    这道屏障便是秦岭。

    明军虽然夺取了汉中,但依然不敢贸然进军就是因为清军在秦岭之中布下了重兵。

    只要越过秦岭,西安便是他们囊中之物。

    文安之是一个极为善于谋划的人,他总能在出战之前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如果从这个层面来看颇有几分诸葛孔明的意思。

    今日他又召集了诸将商议向关中进兵的事情。

    原顺军诸将都是陕西人,对于秦岭的熟悉程度比文安之要强的多。

    只见田见秀率先发表意见道:“巡抚大人,以末将之见,不妨兵分两路。一路从洋县经石泉过子午谷,一线过金牙关,走五丈原...”

    不论是子午谷还是五丈原,都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地名。

    即便不通兵事的人大概也听过这两个名字。

    五丈原在西安的西侧,凤翔府辖境内。而子午谷从严格意义上已经算是西安府辖境内。

    文安之沉吟片刻,望向李定国和声道:“定国怎么看?”

    田见秀因为年龄最长,是原顺军降将中的老大哥。他的意见便代表了这一派系的意见。

    但除此之外文安之还得兼顾另外两派的意见,即李定国和曾英。

    他率先问李定国是因为毕竟李定国部在攻打汉中时付出惨痛的代价,他想要借此予以安抚。

    李定国双手抱拳道:“子午谷、五丈原皆是要地,鞑子势必派重兵把守。但若是攻克,则西安再无险可守。所以末将赞同田将军的方略。”

    文安之捋着胡子微微颔首。

    “曾英呢,你怎么看?”

    经过一番并肩作战,曾英对田见秀、袁宗第等人的印象更好了,自然不会拒绝。何况他提出的确实是最适合当下的方略。

    “末将也觉得这是一出良策。”

    文安之扫视了众将一番,用满是威严的声音说道:“既然如此本抚便下令了。田见秀、袁宗第、曾英何在?”

    “末将在!”

    三人同时站出一步抱拳应道。

    “本抚命你们攻打子午谷。”

    “得令!”

    文安之顿了一顿,继而望向李定国。

    “李定国、艾能奇、刘芳亮何在?”

    “末将在。”

    “本抚命你们攻取五丈原,不得有误。”

    “末将得令!”

    满清在痛失汉中之后,上下一定沉浸在一股沉痛的气氛之中。这个时候恰恰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

    通常情况下大战之后双方都需要休息的时间。

    但文安之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打鞑子一个措手不及。

    眼下明军气势正盛,若是趁着这股气势攻打西安,说不定真能一举拿下关中进而光复陕西。

    他的年龄越来越大了,感慨自己时日不多,自然更是要抓紧时间争取在入土之前看到大明中兴。

    所幸他麾下有一批得力干将,上下一心的情况下鞑子节节败退。

    他不准备给鞑子喘息的机会,这一仗他便要彻底摧毁鞑子的信心。

    ......

    ......

    尽管已经算是春日,可清晨还是很寒冷的。

    尤其是对那些只着单衣的清军俘虏来说。

    明军士兵之所以没有杀掉他们自然是因为文安之的命令。

    巡抚大人决定用这些俘虏来充作苦力壮丁拉车。

    要知道秦岭山脉山势极为险峻,山道也极为崎岖。

    而粮草辎重是一军之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通常而言军队都会抓一些壮丁来做拉车的夫子,帮助运输这些粮秣辎重。明军则有专门的辅兵。

    但运输结束之后这些人中十个有九个都得活活累死。

    既然有鞑子士兵这种现成的苦劳力,为何还要再去用自己的辅兵呢?

    “快一点,偷什么懒!”

    一名明军士兵见一个鞑子偷懒,狠狠一鞭子抽了上去。

    皮鞭在那鞑子的肩膀上撕开了一道血口子,痛的那鞑子士兵高呼了出来。

    明军士兵却没有任何怜悯。

    这些鞑子士兵都是尚可喜的本家兵,也就是当初跟着这老汉奸投虏的辽东汉人。

    这些人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血脉,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实在是比满洲真虏还要可恨。

    他甚至觉得驱使这些二鞑子拉大车都算便宜他们了。

    那鞑子士兵却是敢怒不敢言。

    如今他手无寸铁,便是想要反抗都没有机会。

    若是他稍有不恭,恐怕下一刻明军士兵挥下的便不是皮鞭而是朴刀了。

    人都是贪生怕死的,这名鞑子士兵也不例外。

    能够多活一刻便多活一刻,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他忍着剧痛重新把绳套套在腰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迈开步子。

    在崇山峻岭中行军很不容易,速度自然也快不到哪里去。

    可是明军却是有速度要求的,他们的皮鞭不时挥下,催促着那些鞑子士兵使出全力。

    不时有人倒下。有的再也站不起来。

    好在明军俘虏的鞑子士兵足够多,再换一个套上绳子便是。

    山中偶尔能够见到一些猎户和采药的药农。但他们看到这架势早就躲得远远的了,以至于明军想要上前问路一番都不能够。

    好在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是老陕西人,对于秦岭并不陌生,大体的方向是不会走错的。

    田见秀和袁总第骑着马对视了一眼,然后双方十分默契的点了点头。

    “咳咳,曾将军。”

    开口的是田见秀。

    曾英就骑马在距离田见秀不远的位置。见田见秀叫起自己,自然而然的扭过头去。

    “田将军,有什么事吗?”

    “曾将军,再往前去便是子午镇了。从子午镇往北便是子午谷。这之间要翻过秦岭...”

    他刻意顿了一顿,见曾英并没有接话遂咳嗽了一声道:“鞑子肯定会在此布下重兵,尤其是柴家关。”

    曾英听得吃了一惊。

    想不到田见秀对于这一代这么熟悉,竟然能够直接点出攻打子午谷的关键。

    “还请田将军赐教。”

    曾英十分谦和的说道。

    ......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