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汽车梦 > 010:死的老惨了
    飞机,作为划时代的交通工具,绝对是意义非凡的,至少它让‘远亲不如近邻’来的没有那么贴切。

    邱更生虽身处数千公里外的深市,在收到通知的隔日,已然早早的乘坐飞机到达徽市,待他到赵天办公室里时,其他董事都还未露身影。

    当然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被总部‘召回’,也是由于太过激动罢了。

    就像刚开始上班的人一样,第一天的时候总会又早又勤,给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不过邱更生虽然激动,但其实还有一点个人情绪所使。

    他今年三十出头的样子,当初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从他父亲手里结果东眺皮革厂,在原本濒临倒闭的情况下,将厂子起死回生,后又得到宇宙集团的注资,更让皮革厂一路风生水起,声名渐大,而他自然也开始觉得自己‘年青有为’起来。

    关于集团的董事长,外界一直谣传甚是年轻,邱更生暗中自是有心比较一番。

    孰强孰弱,必然要得到一个答案。

    邱更生站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特意的捋了捋额前后背的发型,让原本就丝顺条柔的每一根发线,更加熠熠有光起来。

    他敲完门后,听到里面传出‘进’的声音,方才昂首阔步,脸上更是挂着迷之自信的微笑,施然走进。

    靠在门口的助理姚果见他进来,已然起身致意道:“邱董好!”

    虽未曾见过,但刚才前台在电话里已经通报过,姚果自然而然知道来人的身份。

    邱更生嘴角裂开的弧度更大,颇有绅士风度的冲姚果点头,“你好。”

    随即,当他将目光投向办公室主位时,脸上不禁怔住了。

    办公桌后面的年轻人早已站起身,一脸和煦的笑容相迎。

    只是让邱更生感到诧异的是,他眼前坐在主座的人,实在是太过年轻了。

    外界盛传的二十**的样子,至少应该有一副稍是成熟的面孔,可面前的这位最多算是稚气刚脱,实在让人联想不到是一位百亿资产实业的董事长。

    见邱更生愣住,赵天以为他有些矜持,率先笑道:“邱董你好,这一路辛苦了。”

    说着,已经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朝着邱更生走去。

    愣有一秒,虽说邱更生心中思绪千般万般,只是暗暗叹息了一声,随后热情的伸出双手朝赵天递去,“董事长你好,能见到你真的是万份永(荣)幸。”

    话语虽说有些客套,但他内心的想法,也的确如此。

    毕竟当初的东眺皮革厂,如果没有宇宙集团的注资和技术投入,怕是现如今仍还在惨淡经营。

    随后主宾分座,赵天递过去一根烟,又让邱更生心里百感交集半天。

    家长里短的扯了半天,邱更生开始对于进门之前有相互攀比的心理,不免产生了些许愧疚。

    毕竟这一会儿的拉扯功夫,他已经深深感受到,面前的这位集团掌门人,实在是太过谦逊、平易近人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三十多岁的人,还能生出暗中攀比的念头,这一把年纪简直活到了狗身上。

    趁着其他董事还没到的空档,赵天忽然问到关于皮革厂员工福利的问题上。

    待第一根烟燃尽,赵天道:“邱董,我看到财务部门统计的各公司员工薪资表上,咱们皮革厂可是有待提高啊。”

    邱更生脸色一尬,“董系长,系这样啦,其系我们皮革厂的待遇,已经算是我们那个地方最高的啦。”

    赵天眼中含笑,缓缓道:“邱董,你要知道,员工是企业的基石,是企业成长的关键,只有让员工真正得到实惠,才会更大更多的带动企业的成长;虽说咱们皮革厂的薪资已经算是你们那里不错的待遇,但首先集团统一化之后,很多标准咱们可是要尽量的去执行,要不然还弄这么多的条条框框干嘛,还不如一开始各定各的,再说了,既然有了制度的存在,咱们就应该心往一处奔,劲往一处使,这样的话企业才能成长到最理想的状态,你说是不是?”

    邱更生‘嘿’然一笑,只是这笑容中包含着诸多的尴尬。

    关于皮革厂的薪资问题,在当初他们提报的员工季度工资汇总表时,财务部门就已经下达过相关的改正要求。

    只是邱更生一直没去变更而已。

    毕竟作为一个正牌的‘广系商人’,邱更生做起企业来,自然有着传统的想法和见解。

    ‘广系商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抠’,但其实不是他们抠,只不过是在考虑成本支出和储备资金的时候,想法比较谨慎罢了。

    再加上皮革厂现在实际的经营人虽说是他,当他家老爷子,虽不过问具体的管理方式,但对于账目上还是比较关注的。

    像现在皮革厂里一线工人的平均工资水平已经接近七千的大关,就被他家老爷子唠叨过好多次。

    要知道,前身的东眺皮革厂,平均工资可是从来没超过四千的先例。

    这一下几乎翻了一番,怎能让邱老爷子不跳脚。

    邱更生脸上已经开始有些挂不住笑了,于是想辩解道:“可是我们…”

    赵天抬手打断道:“我知道,你想说的是每个季度至少为公司多创收上百万的利润吧?”

    邱更生嘴巴呈‘喔’型,怔怔的点点头。

    赵天刚想开口,忽然眉头一挑,脸色微微有些古怪,稍顿片刻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邱更生‘喔’型的嘴巴还没闭上,眼睛又瞪的浑圆起来,他实在想不到堂堂一公司的董事长,居然还有这嗜好,不过仍是下意识的点点头。

    赵天道:“从前有个老财主,特别抠搜,有次他家里要盖房子,便雇佣了一些工人并且购置了一批物料。看着房子一天天的高起来,老财主却对盖房子花销太多感到肉疼,于是便想着怎么能收回来一些成本。于是他便打起了盖房子用的物料上的注意。

    趁着晚上工人下工,老财主开始偷偷的把原来足量的物料偷偷的收回一部分,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到了一定的时候,房子居然盖好了。”

    说着,赵天有意无意的瞄了邱更生一眼,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

    赵天继续说道:“房子盖好后,老财主搬进了新房,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半夜静谧无人之时,他更是躺在床上跟身边的老婆子说了‘节省成本’的事儿,他家老婆子直夸他精明能干。”

    说道这儿,赵天抬头笑眯眯的看着邱更生,邱更生更是用手捋了捋大背头,若有所思道:“董系长你的意思系不系说,要节省成本的话,可以在物料方面多下功夫?”

    赵天摇摇头,故作叹气道:“那老财主刚炫耀完,房子就塌了,人死的老惨了。”

    邱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