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神武战王 >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 中三殿
    朱九不明所以,心想这和男女有什么区别?

    再看那位阴神,由内而外透露着阴柔,一张姣好的脸蛋涂抹着浓妆。

    不过,妆虽然很浓,但更多的不是性感,而是邪魅,比如说眼眉像是被烟熏过似的,嘴唇红得像是涂抹着鲜血。

    她的身边站着几位披甲护卫,一身黑衣。

    也不知道是因为江辰和朱九的目光,还是江辰身为阳神的缘故。

    阴神往这边看来,乌黑的眼眸好似黑洞般,要将人吸进去。

    她身后的护卫流露敌意,眼神如利刀,死死盯着江辰不放。

    看来,是江辰作为阳神,引起对方的注意。

    江辰无视之,和朱九坐在湖边,要来鱼线。

    每个人都是手拿着和头发一样细的鱼线,没有鱼竿。

    鱼线软绵绵的,遇水不会沉下去,哪怕是绑着鱼钩也不行。

    朱九的示意下,必须是阴阳而二气聚集在鱼线之上。

    江辰尝试一会儿,鱼线破水而入,缓缓下沉。

    但这只是开始,鱼线总共数十米长,江辰手中的鱼线仅仅是下沉数米。

    根据朱九所说,水越深,鱼就会越大。

    “阳神都是如你这般不堪吗?”

    忽然,对面的阴神开口说话,冰冷的声音透露着不屑。

    江辰没想到对方会主动找自己麻烦。

    凝目看去,对方手中的遇险只剩下小半截在手上。

    “难道阴神都是无师自通,凡事都没有循序渐进?”

    江辰问道:“不知道你第一次如何?”

    “比你要强。”阴神冷笑道。

    说完,她手里鱼线轻轻颤动。

    一瞬间,她凝聚体内阴阳二气,猛地发力,将鱼线拽上来。

    可是到一半,鱼儿挣脱了鱼钩,拽回来的鱼线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阴神的了得之处吗?”江辰好笑道。

    阴神冷哼一声,继续把鱼线放出去,“如果不是你干扰我,又怎么会失衡。”

    一听这话,江辰苦笑不得,阴神也不过如此嘛。

    “你们要吵就去一边,别在这里烦人!”

    湖的另外一边,响起一个不客气的声音。

    江辰和阴神寻声看去,见到一位身形修长的中年人,嘴唇似刀锋般抿紧,眼帘低垂,一看就知道脾气暴躁。

    “鱼又不会被声音吓跑,你若是不想听,大可无视之,难不成连这点心境都做不到?”阴神冷声道。

    这话正是江辰想说的。

    “看你们一阴一阳在这里就心烦。”

    中年人冷声道。

    江辰大为诧异,心想这家伙脾气不是一般大啊。

    “他是中三殿的人。”

    朱九说道:“祖师维持一方天地,也有的中界强者建立起强大的势力。”

    上三宫,中三殿、下三庭。

    是中界的九大势力,也将中界划分成九大州。

    朱九的祖师无常祖师坐镇无常山,和其他四位祖师联盟成一方五祖界。

    但是,五祖界依然归属于中三殿的神罗殿。

    三绝岛则是归属于神极殿。

    说话的中年人来自神极殿。

    别说在这里钓鱼,把三绝岛占下来都没问题。

    所以,他才敢怒斥江辰和阴神。

    “那为何三绝祖师不找神极殿对付邪神??”

    江辰好奇道。

    “如果找神极殿出手,三绝岛就不光是归属,还要归管。”

    朱九告诉他,“因为中界地大物博,人又比较少,九大势力成立,划分地界,但又不出手干涉。”

    如果三绝祖师去找神极殿帮忙,那么三绝岛将不会是他一个人掌管。

    话说回来,阴神被神极殿的中年人气得不轻,眼睛微微眯起,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时,她又察觉到什么,再次看向江辰,柳眉皱起。

    “你不打算返回阳间?”

    原来是江辰的鱼线不断下沉,阴阳二气齐齐运转。

    这让阴神发现江辰平衡阴阳二气完全是出于自身。

    要知道,作为阴神,她可不敢把阳气吸入体内。

    在中界是通过阴阳丹,加上炼化阳气的方式维持二气平衡。

    这样能保证她以后回到阴界依然能活动自如。

    弊端是,不管她在中界取得什么样的进步,回到阴界又会被打回原形。

    在她看来,这是可以接受的,反观江辰,以后回到阳界连打回原形都做不到,会被阴气冻结自身。

    江辰没有理会,因为他进入到状态中。

    阴阳二气之间的平衡体现在鱼线上。

    稍有偏差,鱼线就会晃动,接着失去方向。

    当他把鱼线全部放下去后,这只是开始,如何把鱼钓上来才是关键。

    鱼钩被咬住那一刻,鱼儿挣扎的动静使得鱼线疯狂颤动,阴阳二气的平衡被打破,不仅鱼儿挣脱,就连鱼线也在水中失去控制。

    好在,江辰马上平静下来,用力一拽,鱼线重新垂直于水下。

    鱼儿再次上钩时,他不急不躁,将鱼线拉扯回来。

    最后一刻,猛地发力,一条几十斤重的鱼儿带着水花被拽到空中,再被江辰一手抓住。

    “你?”

    旁边的朱九有些懵,江辰经历一次失败就成功钓上大鱼,十分罕见。

    对面的阴神也是一脸吃瘪,眼神幽怨,认为江辰一开始故意装作不会,以此来让她误会。

    “竟然失败一次,真是失败。”

    江辰喃喃道,他还想着一次成功。

    朱九听到这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这是典型得了便宜还卖乖。

    旋即,江辰看向湖对面,好笑道:“这也不难啊,为何你说的好像是巨大挑战一样?”

    阴神瞪了他一眼,忽然,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原来是那位神极殿的中年人往江辰走去,一脸阴沉。

    朱九意识到什么,站起身来。

    江辰看着气焰逼人的中年人,倒要看看他如何。

    “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你和她,滚出去!”中年人冷声道。

    江辰没有想象中的气愤,也不委屈,反而是出奇的冷静。

    “你算什么东西?”他很认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