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唯我主宰 > 第1524章
    “哼!“苏兰倒是很坚挺,虽然无法忍受南柯睿的限制,但还是不受南柯睿的要挟。

    这点让南柯睿对他的表现还算是比较满意的,同时也有些高兴,就算是苏兰真的告了饶,她也不会听的,那样的话只会让他倒霉透顶,着了对方的道,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南柯睿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意念一动直接渗透进苏兰的灵魂深处,一把将潜藏在苏兰灵魂深处,意欲跟苏兰的灵魂融合的那来自轮回府的灵魂拘禁了出来。

    “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家伙的灵魂被南柯睿用意念给紧紧的裹住,此刻正在不停的挣扎,意欲从南柯睿的意念控制下逃脱,可是这种情况好像很难,因为南柯睿肯定不会给他机会的。

    “啊……“不但是苏兰的尖叫声,此刻亲眼目睹了南柯睿拘禁灵魂的苏琪菲和老管家都深深的为之震撼,这样的事情是他们一起想都未曾想过的,没想到现在竟眼睁睁的见到了,这让他们深深的为之震撼,不!他们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单纯的用震撼来形容,他们在心灵深处已经被深深的烙印,这辈子哪怕是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深深的记得眼前这一幕的。

    恐怖!神秘!充满了魔幻色彩!

    其实不止是他们,就连一直觉得对南柯睿有着很多了解的墨冰霜,也为之震撼,她此刻再次体会到她爷爷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南柯睿的潜力无穷,而且背景大的吓人现在她终于可以体会到了,也明白了为什么她爷爷一直强烈要求她跟在南柯睿身边。

    南柯睿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太神秘了,他竟然可以将人的灵魂硬生生的剥离肉身,这种说法也只有在神话传说或者一些神话野史中流传,甚至只是一些断断续续的描述,根本没有系统性的记载,几乎所有人都只当做一个笑谈罢了,灵魂这种东西虽然是人体的主宰,但是谁能够真正的感触的到呢?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活生生瞧见南柯睿竟然可以做到,而且还是如此的轻松随意,就像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要是这样话,他们此刻都有种凉飕飕的感觉,看向南柯睿的眼神充满了忌惮,不过墨冰霜则恰恰相反,她此刻很庆幸,庆幸屈服了她爷爷,跟在了南柯睿的身边,因为从南柯睿露出这一手可以看出,南柯睿可以帮她治好先天体质过旺的症状还是很有可能的。

    “啊……”苏兰体内的灵魂依旧更狂的挣扎,欲要试图脱离南柯睿的掌控,可是对他来说灵魂再如何挣扎,在南柯睿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那么的空虚,南柯睿根本就没有将她奋争放在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件极度恐怖的事情。

    对方此刻真正的害怕了,她以前一直待在轮回府,也自认有一些超然的手段,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嚣张跋扈,就算是真的遇上了高手,对方也拿他没有办法,她都可以轻松随意的跑掉,这让她养成了一种很自大的脾气,可是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恐怖的人,竟然可以囚禁自己的灵魂,这简直是是恐怖,可是她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谁让她已经栽倒了南柯睿手中,之前南柯睿吆喝着要强逼着她开口,她还当成一个笑话,对她来说就算是到最后心疲力竭,她顶多舍弃这身皮囊,然后潇洒的跑掉,可是现在却发现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简直是不可能实现的,绝对令她恐惧恐慌,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的,她相信只要南柯睿稍一用力,她的灵魂将会烟消云散,再也不复存在,此刻他已经不敢再继续招惹南柯睿,嘴巴也不再是那么强硬,对她来说唯有服软,想到这里,她不禁开口朝南柯睿告饶起来。

    如果再不告饶的话,果不住南柯睿真的会折磨她的灵魂,甚至是一怒之下将她毁掉,那她这辈子就彻底的完了,当然若是有来生的话,可是她的灵魂彻底的消散,她将会永远的消失,再也不复存在,别说来生,就算是来来生也不可能了。

    “武少……我错了,我答应你我什么都说,只求你放过我……”灵魂恐惧的朝南柯睿乞求道,只希望南柯睿能够网开一面,放她一命。

    南柯睿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人还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动物,之前还在嚣张转瞬间竟然开口告饶起来,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可是再不可理喻也是人的一种情绪,不过南柯睿岂会是那种被她三言两句就可以说服改变主意的,这是不可能的,也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你觉得你现在说还有用吗?”南柯睿嘴角浮起一丝邪恶的笑,这个笑容顿时让对方恐惧到了极点,她知道看南柯睿的表情肯定是不会饶过自己。

    南柯睿没再跟她扯犊子,转身朝苏琪菲她们道。“将苏兰挪开,然后给她喂点水,她应该就没事了,要是你们在这样不管不顾,那她可要真的要挂掉了,不过那样的话,我可真管不了了。”

    “啊……”苏琪菲顿时惊醒,一脸喜色的冲上前,招呼老管家将苏兰抬到了床上。她明白南柯睿的意思,因为她早已发现情况不对,因为被南柯睿囚禁的灵魂的模样跟苏兰相差太大,几乎没有共同点,所以她就在怀疑苏兰是不是还活着,虽然具体不清楚,但是她可以肯定,这种事情根本不是苏兰做的,苏兰也只不过是个受害者,这一切都是眼前这邪恶的灵魂强行借助苏兰的肉身去指挥的,想通这些她之前的无力顿时消散,但换来的却是对苏兰可能失去生命的悲痛。

    二十几年的姐妹情,可是现在苏兰竟这样被杀,她如何不痛,不过现在听到南柯睿的话,再加上自己刚才亲自的验证,发现苏兰竟然还活着,而且气息还算稳定,这一发现让她顿时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哪还有之前那副患得患失的模样。

    “太好了!太好了!苏兰竟然还活着……”苏琪菲兴奋的大呼大叫,早已没了之前那优雅理智的样子。

    “苏姐你轻晃,不然的话苏兰她受不了的,毕竟她现在体质还虚弱的很,不适合这样大动干戈的。”墨冰霜瞧见苏琪菲的模样,顿时提醒她道,省的她太激动了将原本要清醒的苏兰给晃晕过去,这样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老管家站在一旁也欣慰的一笑,他此刻也轻舒了口气,原本他还打算牺牲自己来保全苏琪菲,不管如何也要将苏琪菲送出去,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过去了,南柯睿的强大让他们都没想到,而且不止南柯睿,就连那四个正在外面给狼群互博的他们也都战力强的吓人,哪一个也不比他弱,甚至还有两个要比他强出很多。

    “只要你饶了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是做你的奴仆也没问题……”那灵魂此刻早已没了之前的锐气,向南柯睿告饶道。她已经彻底的服软,她也是聪明人,知道再不服软的话,肯定会被南柯睿给捏爆,到时候再想回头就彻底的晚了。

    “我可不敢用你这样的奴仆,万一哪一天你再给我下个绊子,我岂不是自找霉头,没事找事干。”南柯睿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他就是要看看这家伙究竟嘴硬到什么程度,不过南柯睿确实没有想过要杀她,因为她还想从她的嘴里抠出更多的关于轮回府的事情,当然他会制造一个假象,让他们都知道她已被南柯睿给灭了,不然的话燕赤风和钟葵绝对不会安心的。

    “你倒是想如何才肯放过我……”那来自轮回府的灵魂此刻彻底的怕了,她还真怕南柯睿会不顾一切的将他灭掉,那样的话可就彻底的就完蛋了,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南柯睿微微摇了摇头,一副根本不在意的说道。“你觉得可能吗?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是我再放过你,那么等你跑掉后,你觉得你不会找我报仇吗?你可要记得你是一名远古驭兽师,要是你逃掉了的话,那么你觉得我能够安心吗?被一名远古驭兽师惦记着,我可是要睡不好吃不好,天天要生活在噩梦中,你说是不是?”

    “不不不……这个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我可以保证,要是你放过我,我要是还敢对你报复的话,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那来自轮回府的灵魂赶紧摆明态度,他知道要是再不痛快一些,南柯睿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只要他能活下来,报不报仇倒是其他,只要能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连活的机会都要失去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还谈什么报仇雪恨。只要能够活着,他宁可不报仇,宁可完全忘记今天的事情,他都一百个、一万个愿意,可是现在南柯睿摆明了不会放过他,所以她现在唯有拼命的争取,只要南柯睿能够松口,暂时不杀她,那一切还有机会,若是现在南柯睿一时上火,将自己捏爆,那自己可真要彻底的崩溃了。

    “你敢保证,可是我不敢相信啊。“南柯睿虽然并不想杀死她,但是他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至少也得在苏琪菲和老管家面前作作秀,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决心,之所以现在南柯睿没有杀他,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南柯睿要想从她嘴里抠出点有用的东西而已,当然南柯睿可不指望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再怎么说也得等以后慢慢的折磨她,只有那样才能从她嘴里抠出一些有价值的讯息,他现在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作秀,没有其他任何的意思。

    “武风,你还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将她给宰了,要不然留着她迟早是个祸害,我们这次被她害的这么惨,要是再让她给跑掉了,那我们可就真的要惨了。“墨冰霜很清楚南柯睿的想法,不禁配合的说道。

    其实从外人来看,墨冰霜是催促南柯睿赶快动手,可是从南柯睿的角度则是明白她的真正意思,无非是想问或者是提醒南柯睿,赶快将她给封印起来,不然的话一旦出现变故,那就得不偿失了。

    南柯睿淡淡一笑,微微颔首道。“那好吧,你们稍等我一会儿,我将她捏爆,让他真正的神魂俱灭,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再也不复存在,就算是她再想轮回重生,那也是不可能的,灵魂彻底消散,尤其还是在我的意念摧毁下,想要重组恐怕几乎没有这种可能。“

    其实南柯睿这话说的有些大了,虽然这片大陆上或许真的没人可以让其重生复活,但是并不代表这些密集的星空下就无法可以办到,至少南柯睿觉得他的师父习丘就一定可以做到,而且还是很轻易的就可以做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南柯睿心底却坚信,当然除了他师父外,其他人恐怕真的没有这种通天的手段。

    “先别急,我可不愿意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我还是先走一步,等我出去后,你再动手不迟。“墨冰霜听到南柯睿的话,急忙很配合的朝南柯睿伸手阻止道。

    墨冰霜说完后,转身朝正在关心苏兰的苏琪菲提醒道。“苏姐,你还愣着干么,咱们赶紧走了。”

    听到墨冰霜的话,苏琪菲一愣,顿时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南柯睿要真的动手要将那将苏兰害的半死的那灵魂给灭掉,虽然很想瞧瞧,但是想了想还是起身招呼老管家和车外的侍卫将苏兰抬了出去,她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这么残酷血腥的场面她还真不敢去正视,不然的话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的,那样以来肯定会影响到自己日后的发展,当然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南柯睿,也没有怀疑过墨冰霜,对她来说,无论是墨冰霜还是南柯睿,她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也有种很舒服的感觉,正是如此,她对墨冰霜和南柯睿所作所为根本没有半点怀疑,因为在她的潜意识中,要是真的对南柯睿他们怀疑的话,那就是一种亵渎,一种对他们之间友谊的一种亵渎,一种不纯洁的感觉,所以她根本不会往那边去想,也不会去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