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唯我主宰 > 第1618章
    他可不想带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随时都有可能让自己引火烧身,所以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搞清楚墨冰霜说这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她又究竟是如何知道的。?ranwe?n? w?w?w?.?r?a?n?w?ena`com

    “你不必担心,也不必纠结。其实这只是我跟爷爷的猜测,不过从你的举动和神情,看来我的猜测应该是对的。”墨冰霜瞧见南柯睿那有点失态的表情,原本冰冷的表情竟露出一丝浅笑,淡淡的语气平静的解释起来。

    “嗯?你的猜测?”南柯睿不禁为之无语,他没想到这次竟栽在墨冰霜一个丫头手里,而且是实打实的完全栽了,不过此刻听到墨冰霜的话,南柯睿也着实放心不少,不过他还是很好奇墨冰霜究竟是靠什么猜到的,或者是他心中的想法和自己的具体行动究竟是不是一致,对于这些南柯睿充满了好奇,他很想确认墨冰霜的能耐,若是墨冰霜能够猜对的话,那以后她跟在自己身边或许自己还会多一个助力,甚至还有可能帮自己出谋划策,对于这些南柯睿很是期待的。

    当然就算是猜错了,那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件事牵扯太小,别说她就算是亲身牵扯进其中的或许都不一定能够猜得到,更何况是她一个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件事的足不出户的女人,况且她能够三言两语差点让自己将行踪计划暴露,从这点上也足以说明墨冰霜的水准,虽然这里面墨冰霜有一些侥幸在里面,但侥幸有的时候也是实力的一种,是不可排除的另一种实力体现。

    “其实这些天我从爷爷那里了解到很多关于你和南柯家族的事情,爷爷虽然平日里不太关心时政,但是我们墨家在密州城的根基毕竟牢不可抛,就算是大乾帝国还未建国,我们家族就已经扎根在这里了,所以就算是大乾帝国的皇室也不敢对我们墨家有什么想法,当然我们墨家在背后为了跟皇室秦家搞好关系,也会时常派人出面协助帝国做一些暗处的事情,也正是如此,大乾帝国很多事情都逃不过我们墨家的耳目,确切的说都逃不过我爷爷的手掌心,因此你的事情,爷爷当然也都知道一些,虽然不够全面,但除了一些十分隐秘的事情,其余的也都能够猜个**不离十,尤其是你上次出手帮我们家族搞定了那八块千年来遗留下来的异石后,爷爷对你的关注力就更高了一些,同时还专门派人去收集你的一些信息,也正是如此,你的一些奇怪举动也都进了爷爷的视线,而我一直和爷爷在一起,所以传递进家族的一些关于你的秘辛我也都一清二楚,通过你那些蛛丝马迹,我和爷爷判断你应该在做一件相当缜密的事情,而且是关于你父母仇敌的,再综合你这段时间的行踪以及前段时间你与大皇子的生死一战,其中大皇子的异样举动,都指向了数千年前消失的轮回府的踪迹,结合这些,我和爷爷判断,你父母的仇敌应该就是轮回府,而轮回府跟樊家的过从紧密,再加上这次爷爷在帝都拍卖行遇到你,那时候樊襄和一个神秘的中年人待在一起,其中樊襄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照爷爷猜测,樊襄绝不会是闲的没事去拍卖行寻找乐子,他这次定然是怀着某种目的,而你去那里应该也是同样的目的,所以爷爷断定你跟樊襄之间绝对有着某种隐秘,这种隐秘是可能会引发你们之间的厮杀……”

    墨冰霜今天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话一句接一句,或许这是从她出生到现在跟外人说过的最多的一次话,不过南柯睿此刻已完全被他的推断给震慑住,他没想到墨冰霜随意的推断就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个**不离十,这让南柯睿不得不为之震撼,为之惊讶。

    墨冰霜顿了顿,没有给南柯睿太多震撼消化的时间,继续说起来。“其实事情到了这里,我们也无法再判断下去,只能推断到如此地步,可是事情不巧的是,帝都兵器作坊的老板莫将邪恰是爷爷的忘年之交,在前两天两人闲聊的时候,莫将邪不小心说露了嘴,将你前段时间到过他那里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在爷爷不经意的瞎扯中,从莫将邪那小子嘴里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你曾对莫将邪仿造疾风电矢的事情格外的上心,待莫将邪离开后,爷爷忙将当天帝都拍卖行拍卖的所有物品明细给翻了出来,上面赫然有疾风电矢,那时候我和爷爷顿时明白,你和樊襄在意的应该都是疾风电矢,而那时候你们却都没有动手,这里面又岂会没有问题,所以现在最高兴的六皇子秦凌殿下还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他已成了你们两人角逐的食物,随时都有可能被灭掉,可是那家伙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中了大奖,赚了什么大便宜,可不知却为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墨冰霜说完后,盯着南柯睿,面带微笑的等待南柯睿的答复,虽然她相信自己的推断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但是墨冰霜还是想看看南柯睿的表情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这也不怨她,谁让南柯睿在她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副一切都尽在掌握中的感觉,让她和她爷爷都难以捉摸透,不清楚南柯睿究竟隐藏着多少的秘密,当然她也知道,南柯睿是不可能跟她提及的,所以刚才提到这件事,她才会如此的兴奋和激动,为的就是看南柯睿的窘态,毕竟对她来说,从小到大玩阴谋玩智慧,别说是同龄人,就算是差了几辈的人都很少能够比的上他,可是南柯睿的出现却让她积极心大大受挫,所以她才会露出如此幸灾乐祸的举动。

    南柯睿无语的耸耸肩,看向墨冰霜的眼神充满了一丝惊喜,他没想到墨冰霜的洞察力竟如此诡异,看来之前自己是太小看她了,还以为她只不过是一个被墨锋镝宠坏的除了体质特殊点外,其余的一无是处的花瓶而已,可是现在南柯睿发现自己大错特错,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多亏墨冰霜不是自己的仇敌,否则的话自己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南柯睿发现自己自从遇到他师父后,就变得有点飘飘然,不知所以,很多时候一些细节性的东西都被他不知不觉中忽略过去,这次墨冰霜有求于自己,墨锋镝被自己之前那鬼神莫测的手段给震慑住,不然的话单单这点失误,墨锋镝想要搞死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那时候自己恐怕连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想到这些南柯睿除了庆幸就只有庆幸了。

    “你猜的不错,这些都被你给猜中,我承认我之前小看你了。”南柯睿并不是那种高傲的人,不行就是不行,行就是行,这是南柯睿一贯的作风,况且随着这件事对他来说是绝对机密的事情,可是从这短暂的交流中,南柯睿发现他并没有表现出要将墨冰霜灭口的想法,相反他还直觉墨冰霜属于自己这一方,而且还是绝对的忠诚于自己这一方的。

    这一想法让南柯睿都觉得很无厘头,但是直觉就是直觉,事实就是事实,南柯睿虽然觉得不可理解,但是他确实是搞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顿了顿,南柯睿没等墨冰霜开口,他自顾继续说起来。“不过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灭口,我相信还不会天真的以为你晋升到了先天神通境,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吧?”

    南柯睿心里虽然没有对墨冰霜起什么杀意,但是嘴上却不会如此简单的放过她,他还想通过一些不光明的手段从墨冰霜那里搞到多一点的情报,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大大的有利的,也正是如此,南柯睿才会如此说。

    “我可不敢,爷爷曾告诉我你的实力就算是爷爷都远远不如,更何况是我,你要是真想对我动手,那我也没办法,反正我又不是你的对手……”墨冰霜根本没有丝毫担心,虽然嘴上表现出一副很弱弱的语气,可那表情却没有半点害怕,隐隐还浮现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来她一直都相信南柯睿不会对她怎么着,所以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担忧,相反还有着继续挑衅南柯睿的意思。

    这无声的举动让南柯睿都为之无语,他只得无语的摇摇头,叹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朝满脸笑意的墨冰霜翻了翻白眼。

    “我败给你了,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南柯睿此刻实在有点看不惯墨冰霜那嚣张的表情,不过他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墨冰霜是来投靠自己的,而且对方还是女的,他总不至于要动手吧,若是那样的话传出去,自己岂不是以后再也无脸见人了。

    “这还差不多。”墨冰霜少有的露出一丝调皮的表情,顿时让南柯睿差点看呆掉,说实话墨冰霜的姿容绝对属于上上之姿,可以跟萧烟媚和苏小小相提并论的,甚至在某些方面,萧烟媚和苏小小都有所不如,当然三人是梅兰竹菊各有所长,无法做什么定论的。

    “不跟你开玩笑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猜到我会明天出发动身的?”南柯睿此刻还是极度好奇,说实话,对于墨冰霜能够猜到自己的计划他感到很是不爽,但是更多的是好奇,对于这些他需要从中吸取教训,以便日后能够更好的去修补,这次是墨锋镝和墨冰霜祖孙俩,但若是换做是其他有想法的人,那自己这次恐怕要彻底载个大跟头,甚至因此而将命搭上,所以由不得他不得不重视,不得不认真,他现在还小,以后这种事情还多的多,他若是不注意,哪还配登上更高的等级,妄言替师父报仇。

    “其实到现在这已经很简单了,既然你们都对疾风电矢感兴趣,而且显然疾风电矢是这件事的导火索,虽然我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什么,但是疾风电矢必定是你们双方都要抢夺的,我猜测你们之前之所以没有在拍卖行拍卖下,你应该是因为不想引起对方的注意,以便更好的实施接下来的行动,而樊襄他们或许则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只不过对象时整个帝国,他只不过是想传递一个消息,疾风电矢跟他们没有关系,但他们会在今后一个时机会动手将疾风电矢抢夺到手,那么现在这个时机,也是近期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机会就是你的哥哥南柯战的订婚之日,若是一个月前或许南柯战的定亲仪式或许不会这么疯狂,只能算是一个好机会,但绝对不能算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南柯家族现在的迅速崛起让帝国皇室秦家望尘莫及,就算是南柯家族现在还有心想将自己当做帝国的臣子,但是皇室秦家也不敢有丝毫不敬之意,其实若是南柯家族要想推翻帝国皇室,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就算是南柯家族的支柱沈老太君不出手,单单你们兄弟俩人就足以将整个帝国颠覆,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说原因。”

    “南柯家族已经不是之前的南柯家族,现在的南柯家族已经具备了超然的地位,家族中四大超级神通境高手,尤其是沈老太君的实力又是那么的恐怖,深不可测,就算是已经实力大增的爷爷都看不透沈老太君的实力,甚至还说若是他们交手,恐怕在沈老太君手底下都走不出十招,也正是如此,南柯家族下任家族的定亲仪式,规模绝对是恐前的,只要能够还算是有些地位的,这次都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们不祈求南柯家族能够承他们的面子,但至少可以靠着这次机会让南柯家族知道还有他们这么一个势力,日后如果真有大难,南柯家族不落井下石,甚至能够开口说句话就足以,这是几乎大部分人都抱着这种心态,你现在可以想象得到你们南柯家族现在的地位究竟强大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墨冰霜不温不火的说着,不过这些话听在南柯睿耳中也同样的震撼,他着实没有想过自己家族的地位竟然水涨船高,达到如此高的层次,这是南柯睿之前所远远没有去想过的。

    “所以我可以肯定的断定,若是樊襄他们不是老糊涂,他们的目的若真的是疾风电矢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选择在南柯战定亲的那一天展开行动,因为只有在那一天,帝国的防御是最空虚的,防御力是最弱的。而且作为疾风电矢的现任拥有者的六皇子秦凌殿下,若是还有点脑子的话,也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定会参加南柯战的定亲仪式,那么六皇子府的防御也将会大大的被消弱,所以樊襄在这种时候动手时最佳时机,若是失去这次机会,他们要想再找这么一个机会,恐怕要等南柯战结婚的时候了,不过谁敢肯定南柯战究竟什么时候结婚,这个恐怕连南柯战都不敢说。”墨冰霜侃侃而谈,她此刻那自信的表情看在南柯睿眼中,对墨冰霜之前的评价再次推翻,他现在对墨冰霜有着绝对的信心,若是她的体质问题呗改善,那么她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当然或许也是强大的战友,这个只有看以后的发展了,谁都不清楚今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世事难料,朋友反目成仇,兄弟血脉断绝等情况比比皆是,所以谁都不敢说以后会怎么着,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预防。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