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二十四声响钟 > 495 转移
    而我和良辰还有伊莉莎白已经法医官则是站在孕产科的门前,此刻我们都没有主动进去。

    为什么?!因为现在我们都在等待,等待中心医院的院长派遣的医生和护士来帮我们将这些夫妇转移走。

    很快这些医生和护士就来到了这里,不过这些医生和护士自然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忽然要将这里的人转移走,可是既然是中心医院院长的话的话。

    那么这些医生和护士自然是不会多说些什么,因为这些医生和护士则是那种拿钱做事的性格。

    这也是中心医院院长希望看到的,尽管中心医院院长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医院当中,竟然有如此多的医生和护士既然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工作的。

    但是这也是很好理解的事情,毕竟在美利坚旧金山市,医生和护士这种工作,就好像和华夏的公务员是差不多的福利,当然更多的则是超出华夏的公务员的待遇。

    毕竟在美利坚旧金山市,你永远离不开的就三样东西,一个是自己住的地方,一个是超市,剩下的则是医院了。

    因为没人能够保证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去医院的,就算是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医院永远都不会有停下来的一天,既然医院不会停下来的话。

    那么这些医生和护士则是不可能休息的,也可以说,这些医生和护士则是拿着高工资做着很多事情。

    其次在我看来,这些医生和护士其实做的已经不错了,起码在其他地方的话,让这些医生和护士做这些自己本职工作之外的事情的话。

    这些医生和护士肯定不会选择去做的,毕竟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不是自己的工作,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去做呢?!

    这样的想法其实在各行各业都是存在的,就算是在警署当中,其实这种情况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过当中心医院的院长来到我身边的时候。

    我则是能够察觉到的,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场面,更多的则是心中的不忍心。

    当然除了这些医生和护士对这些人的不负责任之外,更多的则是对这些夫妇的不满,毕竟在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眼里,这些夫妇真的是太过于相信这些医生和护士的话了。

    可是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不知道的则是,不管是在什么国家什么城市,病人永远都是无条件选择相信医生和护士的话,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实还是在于这些病人对医生的依赖,在这些病人看来,只要自己能够老老实实的听着医生的话,那么自己的病就能够痊愈起来。

    这种想法其实很常见,就算是我自己进医院的话,我也是选择相信医生说的话,这并非是什么盲目相信,而是因为你根本没有办法不如此做。

    而在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看来,则是觉得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的,毕竟病人应该相信的是自己,而不是医生更加不是选择相信医院。

    因为在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看来,有的时候真正能够导致病人痊愈的,并非是医生开出的药方,或者说是医院的高超的技术和仪器。

    靠的都是病人自己的心态问题,因为医生开出的药方,最多也就是为了辅助治疗罢了,从未有人敢说包治百病的,这种不是疯子就是神棍了。

    不过这些病人真的痊愈了的话,不管你说些什么,他都会觉得,他能够痊愈都是靠着的是医院,而并非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

    我有些明白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为什么会如此了,其实也是因为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接触的东西还是太少了。

    毕竟先前我从良辰的口中得知,中心医院的院长的位置是子成父辈代代相传下来的,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毫不夸张的说。

    简直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因为这意味着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一生下来,就根本不担心会有任何的疾病,现在美利坚旧金山市的医疗水准已经是国际水准了。

    当然除非是那些癌症之类的,但是这些都能够在还是良性的时候检测到,这样的话也就能够将风险降到最低,所以说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根本不知道这些夫妇的想法是如何。

    也只有当你真的经历过一些事情后,你才会觉得有些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我此刻不由自主的苦笑了起来,而良辰似乎是察觉到我的异样后,有些好奇的看着我。

    “现在基本上已经转移差不多了,可以让其他层次也开始转移了。”我看着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含笑的说道,而这位院长则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我自然是明白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担心的是什么,这位院长担心的则是这里到底有没有炸弹,或者说炸弹是不是就在这里?!

    毕竟在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心里,其实已经有些折腾不起来了,毕竟如此来来回回的,消耗的资源和钱财则是很多的,并给是想象当中那般的简单的。

    所幸的则是中心医院在其他地方还有一个空出来的场所,刚好可以让这些病人居住的,随后我则是带着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来到了我先前发现炸弹的地方。

    当良辰和伊莉莎白还有法医官有些暴力的撬开地板的时候,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双眼则是死死的盯着地板下面,当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看到倒计时的炸弹的时候。

    整个人不由自主倒吸了口冷气,因为在这位院长看来,自己根本不知道炸弹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或者说到底是谁将炸弹放在这里的呢?!

    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明明这里是自己的医院,可是自己现在却有些和外人一样的?!这种感觉则是让这位中心医院的院长有些不舒服。

    而我也知道这位院长现在可能有些不舒服,但是现在就算他不舒服也好,舒服也罢,现在我需要做的则是让他讲这里能够转移的人都转移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