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017章:秦观又出名了
    想起秀才考试,郑达的胖脸上一脸的凄苦之色。

    “去年,院试之前,那半年时间,你不知道我是过着怎样的悲惨生活!”

    郑胖子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还假模假样的抽了抽鼻子。

    “我被关在别院,严令不得踏出院门一步。一个丫鬟都不给我留啊,只有一群五大三粗的健妇。”

    “我爹给我请了三个先生,轮流给我教学,三天一小考,七日一大考,只要有不过的,就是一顿板子,那段时间,我的屁股就没有一天是好的,每天只能趴着睡觉。”

    说到这里,秦观惊骇的发现,郑胖子的眼睛里已经满含水雾。

    “真的假的。”秦观不敢置信的问道。

    郑达一拍桌子,大声道:“当然是真的,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我过了整整半年,直到参加考试。”

    “好在我考过了,要不然,今年还得来一回,你不知道,那样的日子真是惨无人道啊。”

    “而且就我那样学,也才考了一个中下名次,秦兄,你觉得像你这样从不读书的,能考上秀才吗,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回头把你家的那个荷花塘挖深一点,每日游上几个来回,早早把游泳技术练出来为好。”

    最后,郑达还不忘打击秦观。

    另一边,秦夫人已经在给老爷写信。

    写好之后,也不走驿站,叫下人拿着信,快马送去赵都金陵。

    金陵城秦府,

    一身疲惫的秦贵给自己老爷秦彰和大公子秦蔚见礼之后,从怀里掏出夫人的书信,亲手呈给老爷。

    “辛苦你了秦贵,下去休息吧。”秦彰点点头说道。

    “不辛苦老爷,秦贵下去了。”

    秦贵出去后,秦彰才打开书信看起来,看完之后一脸怒色,对站立一旁的大儿子秦蔚说道:“你母亲的书信,你也看看吧。”

    秦蔚接过书信,很快看完,脸上满是讶色。

    “二弟,竟然想要考科举,看来他长进了。”

    秦彰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顿,张口骂道:“他长进个屁,没看你母亲说吗,他和别人打赌,考不上秀才就要跳西湖,真是不知所谓,现在肯定成了全杭州城的笑柄。”

    “你母亲说他撞了头,失忆了两天,我觉得,他真失忆了才好,我到能省些心,再怎么变也比他整日胡混强得多。”

    “还要为父给他写信通融,让知府推举他考院试,让为父陪他一起胡闹。他当科举考试是什么,如此儿戏,就算他能够参加考试就能考上吗,还不是徒惹笑话。”

    秦蔚想了想,说道:“父亲,既然二弟有心科举,不妨让他试试,总好过他每日在外瞎逛强得多,就算考不上,也可以磨磨他的性子。”

    秦彰听大儿子这么说,到是点了点头。“不错,我这就回信给你母亲,既然他要科举,就让他参加,不过这两个月,让你母亲管严他,也省的再出去胡闹。”

    秦彰说完,摊开笔墨,刷刷刷给夫人写了一封家书,严令秦观外出,既然要考试,那就好好在家看书。

    又摊开一张纸,想了想,才再次写到:“云霞兄亲启.....”写完之后,拿起来吹了吹,折好放入信封,对秦蔚说道:“杭州知府林奇林云霞与我乃是同年,我给杭州知府写了一封信,请求他今年推举观儿参加院试,你明日交给秦贵,让他带回去吧。”

    秦彰喝了一口茶,又对大儿子说道:“蔚儿,你也不要总窝在家中读书,死读书是没用的,科举只是进身之阶。”

    “有时候,一些才名,会让主考官对你有好印象,会有很大帮助,你可以多出去走走,和你的同窗同年,一起交流一下,多交几个好友,总是没有坏处。”

    秦蔚微微弯腰,“是,父亲。”

    看到大儿子如此,秦彰只能暗叹一口气。

    自己这大儿子,恭顺是恭顺,可性格太过木讷,不善交际,秦彰知道,这样的性子,就算进了官场,也不好立足。

    官场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真不是秦蔚能应付的。

    小儿子秦观的性格到是随自己,可惜,又太过跳脱,再加上没有好好管束,被母亲和妻子溺爱,成了一个十足的纨绔。

    想到这里,心中不免心塞。

    对秦蔚挥挥手,“算了,为父累了,你去吧,让秦贵休息一晚,明日就回去吧。”

    “是,父亲。”

    秦蔚离开书房。

    第二日一早,秦贵就带着老爷的两封书信返回杭州,这四天,秦观一直在期盼,当看到父亲秦彰的书信之后,才算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干等一年时间。

    大管家秦荣带着秦彰的书信到知府叩见林奇。

    林奇打开书信看过之后,心中却是不住摇头,满杭州谁不知道秦观纨绔的大名,就连他忙于公务,也都听过秦观的很多轶闻,不管其他,学问肯定是没有的。

    这样的纨绔,林奇本心是不愿意让他参加院试的,因为推介人才的优寡,也是考量地方政务的标准之一。

    不过秦彰是他的同年,又不好推辞,一时间踌躇起来,将书信丢在桌上。

    站在旁边的孙师爷扫了书信几眼后,略带惊讶的说道:“大人,这秦观也想参加今年的院试吗。”

    林奇往后一靠,让自己放松一些,说道:“是啊,秦彰来信希望我推介他那个纨绔儿子参加今年的院试,那秦观我也有所耳闻,不学无术,哪有什么学问,秦彰也是太过宠溺,竟然陪着一起玩闹。”

    师爷呵呵一笑,对林奇道:“老爷,这两天您忙于公务,或许不知道,这几天,秦观在咱们杭州又出名了,而且,还与这院试有关。”

    说着,还指了指桌上秦彰的那封书信。

    林奇被勾起兴趣,“哦,有何趣闻吗。”

    “确实是一桩趣闻,前些天,一群府学学生邀了杭州花魁之一的梦湘君,在城南金陵寺的别院竹林轩举行诗会,那秦观也去参加了,期间,秦观被几名秀才讥讽不学无术不会诗文。”

    “那秦观当场口出狂言,说随口就可以做出千古佳句,然后吟唱一首词,却是震惊了当场的学子们。”

    林奇素好诗词,听到这里兴趣大增,“可有秦观诗词原文,念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