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162章:曾经风流的柳源
    昨天柳家山林突然全部枯萎,杭州城内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本来距离杭州城就不远,很多好事者都跑去观看,站在高处人们能看到那处山林的树木,都已经变成了枯黄颜色,与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木形成鲜明对比。

    不只是杭州百姓过来看热闹,就连杭州府衙的林知府、李通判也带着一众衙役赶了过来。

    两人站在一处高崖俯览众山,李通判眉头紧皱,对旁边的林知府道:“已经派遣有经验的衙役进去查看过了,这些树木确实已经全部枯死,而且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些树木不只是枯死,而是树干都已经腐朽,根本不像是刚刚死去,到像是死了十几年时间的朽木。”

    “而且你看。”

    李通判指着远处,“从高处看去,就会发现山林枯萎的非常规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圆圈,这种情况简直太诡异了。”

    林奇自然看到了远处枯萎的山林,沉声问道:“是否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呢?”

    李通判摇摇头,“不可能,人力不可为。”

    “我已经派人调查过,昨天有不少人进过山,当时山林里的树木还都好好的,和周围的树木山林没有任何区别,今天早上就有人发现这片山林都枯萎了,很显然,是一晚上变成这样的。”

    “看看这片枯萎的山林,足足占了好几个山头,我想不出谁有这么大本事能将这么多树木毁去。再说,山林里只有木材,这些木材也没有丢失的迹象。”

    林奇点点头,他刚刚也看了那些衙役拿回来的木头,发现确实已经腐朽,人力绝对不可能做到这样。

    而且这些木材,也不是山林大火毁去的,昨晚根本没有发生火灾,山林也没有着火的迹象,这些木头更像是经历岁月腐蚀而变得腐朽的,这里面透着诡异。

    莫非真是天罚!

    杭州府衙也没有查出结果,杭州城的传言更多了。

    茶馆内,人们悄声闲聊,一个中年人说道:“我看啊,这是山神爷爷做的,肯定是柳家得罪了山神爷爷,山神爷爷生气,直接毁了他们家的基业。”

    一个汉子说道:“没准啊是某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是老天爷的警示也说不定,希望不要牵扯在咱们身上才好。”

    一个上了岁数的人说道:“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到是想起一件事情,你们可有人还记得,十几年前杭州花魁吴艳娘。”

    “啊,你说那个跟了柳源的吴艳娘。”有人惊讶出声。

    这人道:“是啊,当年吴艳娘也是杭州有名的花魁之一,柳源当年也是文采斐然意气风发,已经考中了举人,后来招惹了吴艳娘,将吴艳娘收入房中,不过柳家夫人善妒,不准吴艳娘入家门。”

    “柳源就将吴艳娘养做外室,后来吴艳娘有了身孕,已经四五个月的时候,突然被发现死在山林小路旁,死的还有她的贴身丫鬟,当时柳家报官说是外出遇到了猛兽,草草就给埋了。当时吴艳娘死的地方,不正是柳家的山林吗。”

    这时有人附和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这段往事,当年这件事情确实蹊跷的很,一个怀了身孕的女子,带着一个丫鬟去山林做什么,说不通吗,不过柳家势大,或许....”这人说道这里停了嘴,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有人阴恻恻的说道:“或许啊,就是吴艳娘的鬼魂前来讨债也说不定呢。”

    众人听的都是身上一凉。

    一开始人们只是猜测有人毁了柳家山林,到后来越传越乱,将柳家的陈年旧事都翻了出来,现在杭州人都几乎认定,这是吴艳娘前来报仇的。

    而且这个传言,还有很多人相信。

    古代人非常迷信,

    不只是百姓迷信,就连大臣、皇帝都迷信。

    蝗灾要祭天,干旱要祭天,大涝灾也要祭天。

    闹地震、掉流星,如果造成重大灾害,皇帝甚至会发罪己诏,告慰上天,说老天爷我做的不好,请不要祸害我的子民云云。

    民间更是充斥着各种神鬼传说,一些不能解释的事情,就会归类于鬼神身上,每个村都有土地神庙,每座城市必有城隍庙。

    所以说,这些传言是非常有市场的。

    这段时间杭州城内的流言李通判自然也听说了,坐在房间内,李通判沉思了好一会,然后拿出一份空白奏折写了起来。

    “臣,杭州通判李隆上奏吾皇,杭州府于辛亥年五月初五发生一件诡异怪事,位于西湖北侧的万亩山林,突然一夜之间全部枯萎,树木腐朽成尘,此处山林为御史言官柳源祖宗基业林地,臣带人仔细勘察,未发现任何人为毁坏的痕迹。乡间有传言,当年柳源曾经收一歌姬,后怀孕期间无故死于山林,其中颇有蹊跷.......”

    通判有地方监察秘奏之责,这件事情如此诡异,在杭州又已经引起极大轰动,百姓议论纷纷,已经影响到地方稳定,李通判有责任上报皇帝知道。

    而此时,柳家却是一片愁容惨淡。

    柳肃站在客厅,听着管家的汇报,脸上阴沉如水,等听完之后,柳肃咬着牙说道:“是谁在乱传这些谣言,败坏我柳家名声,柳忠,你这就去府衙报告,让官府制止这些谣言,把那些乱嚼舌根的人都抓起来。”

    管家柳忠道:“少爷,都是一些乡野传言,官府恐怕不会管。”

    柳肃拿起茶杯直接丢出去,啪的一声在地上摔得粉碎,怒道:“我家山林被毁了,官府查不出原因,现在又有人传我柳家的谣言,败坏柳家名声,官府也不管吗,你这就去府衙,要求府衙必须制止外面的谣言。”

    柳忠告退出去。

    柳家山林被毁,让柳肃心疼不已,柳家家训不让经商,那片山林就是柳家最大的经济来源,每年砍伐树木,可以获利几千贯,支撑柳家日常开支。

    现在整个山林都毁了,让柳肃也感到十分震惊。

    自己家的山林为何一夜之间就毁了,柳肃也想不明白,他突然有种感觉,觉得有大事要发生,而且不是好事。

    如今外面又谣言四起,对柳家的声望造成极大打击。

    柳肃的娘死的早,家中事物一直由他主持,如今这种情况让他十分惊慌,柳肃快步走到书房,给父亲柳源写了一封信,叫过人来,让人走官船送去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