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274章:抓你侍寝,就问你怕不怕
    “噗!”

    “哦~”

    萧天佐的身子就是一顿。

    他低头,看向插在自己胸膛上的那只黑色大枪,感觉身上的力量,一下子全都被吸走了。

    “咣当”一声。

    巨大的战斧掉在地上。

    萧天佐脑袋一歪,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赵国和谈使节团的人愣住了,辽国使节团的人惊呆了,两国的几千护卫呆住了。

    这一刻,这里是如此的安静,好像就连风都停了,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场中那个黑盔黑甲黑枪黑马的人。

    秦观单手一用力,直接将萧天佐挑了起来,然后催动乌骓马,向着辽国御林军方向走去。

    走到御林军两千战士面前,秦观一挑手中大枪,将萧天佐挑的更高,高声喝到:“记住,我叫秦观,有我一日在,绝不叫任何人猖狂。”

    此时耶律卫真和耶律晴日已经从震惊中醒过来,两人催动战马向着秦观跑来,秦观一抖大枪,将萧天佐的尸体丢在御林军阵前,策马往回走。

    三人在场中碰头,耶律卫真惊恐的看着秦观,颤声说道:“你,你竟然杀了萧统领。”

    耶律晴日此刻看向秦观的眼中已经带上了恐惧。

    秦观看看两人,说道:“之前有说过不能杀吗。”

    是啊,之前没说啊。

    因为他们心中存着杀秦观的心,所以根本就没说这一条。

    耶律晴日色厉内荏的说道:“秦观,你杀了我辽国御林军大统领,我辽国必不会与你甘休。”

    秦观扫视两人,冷冷一笑道:“耶律卫真、耶律晴日,今天的这场宴会,怕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吧,你们也算是处心积虑了。”

    “想要借机杀我,制造混乱,然后再灭掉我北路军,辽国重新夺回主动权,进而继续攻伐我大赵国,是这样吗。”

    被秦观直接点破,两人都有一些慌乱。

    “现在我赢了,我要我的奖励,现在烟云十六州是我秦观的了,回去告诉辽皇,三天之内我要看到文书,通告天下,将烟云十六州乖乖奉上。”

    二皇子面色惨白,七公主耶律晴日却叫起来,“不可能,烟云十六州绝不会给你。”

    秦观淡淡一笑:“这可是我赢得,怎么,想耍赖吗。”

    “耍赖你又能怎么样。”耶律晴日开始不讲理了。

    “你们耍赖,难道以为我不会吗,不给我就不撤兵,继续占着中京,反正我不急,耶律重信、萧楚材四十万大军一天消耗多少,我才消耗多少,我能等上半年,他们行吗。”

    耶律晴日咬牙切齿道:“我们可以去抢赵人的。”

    秦观眼中露出森然寒光:“呵呵,那我也抢辽国人的,如果敢杀人,他们杀一个赵国人,我就在杀一个辽国人,辽国不过四百万人,赵国八千万人口,看最后谁先死光。”

    “可是使节团已经商议好和谈条件,我们双方马上要签订条约,双方已经商议好罢兵修好,你必须撤兵,难道你敢不听你们皇帝的命令。”耶律晴日道。

    “如果和谈失败了呢。”秦观淡淡道。

    耶律晴日一愣,随即说道:“怎么会失败,你们赵国的条件我们都答应了。”

    “如果使节团的人都死了呢。”

    耶律卫真看着秦观,满脸惊骇的说道:“秦观,你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吗。”

    “还记得我送给辽皇的那首诗吗,‘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你们可以赌一赌,我敢不敢这么做,我这个人最爱赌了。”

    “记住,你们只有三天时间。”

    秦观调转码头要走,留下脸色难看至极的两兄妹,乌骓马刚踏出两步,秦观又拽住缰绳,转头对耶律晴日阴森森的说道:“如果你们辽国不同意将烟云十六州给我,呵呵,我就直接抓了你侍寝,要知道,你可是签了协议的,到时候我就用你的那个小马鞭抽你的屁股,哈哈哈哈。”

    秦观大笑着骑马走了,留下面色惨白的七公主。

    秦观回去后,也不问其他人,立即下令结束宴会,所有人回中京城。

    刚刚秦观三人说话是在场中空旷处,因为隔得远,所以他们三人的对话,其他人听不到。

    人们不知道秦观为何大笑,又为何命令立刻回中京,不过秦观杀了辽国第一高手,御林军大统领,这酒宴也确实不能待了。

    计划失败。

    非常失败,可谓损兵折将,赔了夫人又折兵。

    耶律卫真立刻写了一封书信,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写上,让御林军飞鸽送去上京城。

    回到中京城后,耶律晴日当晚就发起了高烧,还不停说胡话。

    “不要,不要抓我。”

    “啊,我不要侍寝。”

    “不要拿皮鞭抽我。”

    剩下的你们自由发挥~~~

    叫来医生查看,医生说七公主是惊吓过度。

    耶律卫真恨恨咬牙,“可恶的秦观,千万别叫我找到机会,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杀了你。”

    辽国,上京行宫。

    接到二儿子的来信,耶律宏基先是发了一通火,大骂废物,之前做的好好的,却发生这样的变故,让他十分气愤,也让他对这个比较看好的二儿子,印象分一下子降低不少。

    大皇子也看过书信,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父皇,烟云十六州太过重要,是绝对不能给赵国的,不如,我们送他一些财货,就此揭过此事,他对二弟七妹说的那些话,我看只是恐吓罢了。”

    耶律宏基眼神看着房间内的蜡烛,却陷入思考,大皇子知道父亲在深思,不敢打扰,就在一旁静静的坐着。

    好半天之后,耶律宏基才醒过来。

    对旁边的大儿子说道:“你真觉得秦观是在恐吓吗。”

    “哦,应该有七八成吧。”

    “呵呵,南真,你的头脑一向最是聪明,你应该能猜测的到,秦观的这些话,最少有八成是真的。”

    大皇子低下了头。

    “那秦观虽是一个文人,可却也是我见过最狂傲的人,他敢带着几万人就孤军深入大草原,而且还是在冬季,可见此人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还只是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