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383章:洁白与瓷白相映成趣
    “还变回二十岁,我们美容院也不敢喊这样的口号啊,就连那些整容医院都不敢。”唐瑛笑着说道。

    “您别不信,我先给您冲一杯您尝尝。”秦观用温开水给老妈冲了一杯,顿时满屋子弥漫着一股甜香。

    唐瑛闻了闻,惊讶说道:“我还从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蜂蜜香,这是什么花的蜂蜜。”

    “百花蜜,您尝尝。”秦观将蜂蜜水送过去。

    唐瑛喝了一口,顿觉一股沁人心脾的舒爽感从自己口中一直流入心里,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叫到:“这蜂蜜水真是太好喝了,我怎么感觉全身都通透了一般呢。”

    “呵呵,我说了,这可是好东西,万金难换。”秦观道。

    唐瑛点点头,“也难怪你用这么好的玉瓶子装着这蜂蜜,就这个瓶子估计就得百万左右了,你还真奢侈。”

    “玉石有孕养的功效,保存这些东西效果好,其他瓶子会浪费这些好东西的。”

    “对了,我爸呢?”秦观问道。

    唐瑛拿手指点了点秦观的头,“你进门这么久才想起问你爸啊。”

    “呵呵~”秦观傻笑。

    “你爸和朋友去钓鱼了,最近钓鱼都钓疯了,一天不着家。”唐瑛说道。

    秦观又拿出一个护身符交给老妈,说道:“这是给老爸的护身符,告诉他,一定要带着哦,绝对不能摘下来,这蜂蜜也让老爸喝点,到时候您变年轻了,老爸还是老样子,老爸会自卑的。”

    唐瑛接过护身符玉牌,问道:“儿子,你和清兰怎么样了。”

    秦观点头,“我们好着呢,过几天我去美国看她。”

    唐瑛笑着点点头,她以前总是担心儿子,现在有了清兰,她放心不少,有清兰在,她也不必为儿子今后担心了。

    “对清兰要好一点,不如把这个护身符送给清兰吧。”唐瑛道。

    “不用妈,我给清兰准备了,还有爷爷奶奶,都有,我们现在去看爷爷奶奶吧,中午正好蹭饭。”秦观道。

    “好,咱们现在就去。”

    到了爷爷奶奶家,秦观又送上护身符,嘱咐爷爷奶奶一定要带着,对身体有好处,又送上一瓶蜂蜜,嘱咐两位老人每天喝一杯,改善身体,延年益寿。

    老爸才回来,看到秦观就拉着他到阳台,神神秘秘的说道:“儿子,你那些虎骨酒还有吗。”

    “怎么了。”秦观好奇问道。

    “你那些酒的效果太好了,喝了之后感觉身体年轻了二十岁,我给我的几个朋友尝了尝,他们都想要,还问我在哪里买的,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秦汉问道。

    “老爸,那可是我孝敬您的,那一坛酒可是价值连城呢,百年人参泡的,您可别乱送人。”秦观道。

    “真的?”

    “当然了,不过如果是亲近的人,您可以送一些尝尝,不过卖就不必了,这东西很稀少,咱也不指望他赚钱,回头我再给您一坛,五十斤的那种。”秦观道。

    “好好,有这个就够了,上次你送我的酒,我分给你大伯二伯了一些,你爷爷的那坛没动,后来又给朋友尝了尝,弄得我自己都没多少了。”秦汉笑着说道。

    其实秦观空间里,还有更高级的丹药,可是对父母来说,这些丹药的药劲太大了,并不适合他们服用,反而不如蜂蜜、虎骨酒,慢慢温润滋补身体来的好。

    在家住了两天,秦观坐上飞机飞往美国。

    秦家老宅,

    秦观的堂姐秦月提着东西进来,看到奶奶在修剪花草,将东西交给保姆,过来帮奶奶侍弄,“奶奶,这盆菩提树盆栽被您弄得真好,我在别的地方还没见过有您这盆漂亮的呢。”

    老太太放下擦拭叶子的毛巾,笑着说道:“这盆盆景,还是你爸爸送给我的呢,一晃来咱家有十多年了。”

    “我爸送来的时候可没这么好看,是您养的好。”

    老太太一抬头,秦月看到老太太胸前挂着的玉吊坠,好奇问道:“奶奶,您什么时候带上一个吊坠啊。”

    “呵呵,你弟弟过来,非要送给奶奶,说是什么平安符。”老太太看看秦月,把护身符摘下来,挂在秦月脖子里:“奶奶要这个没用,送给你了。”

    秦月赶紧摘下来,“奶奶,这是小观送给您的,我可不要。”

    “小观送给奶奶,奶奶送给你,小观不敢说什么。”奶奶很坚决的说道,家里三个儿子两个孙子,就秦月这么一个闺女,说实话,别看秦观是老小,可在秦家绝对没有秦月受宠。

    最后秦月拗不过奶奶,只能带着,“那我戴两天就还给奶奶,要不小观会说我这个做孙女的抢奶奶东西。”

    “小观敢说你吗,平时都是你欺负他的。”奶奶说道。

    .........

    飞机降落在芝加哥机场,秦观一出来,就有一个身子扑了过来,“啊,观观哥,我好想你啊!!”

    秦观抱着徐清兰转了两圈,两人不管旁人,甜蜜的来了一个长吻才松开。

    两人开车回到学校徐清兰的房子,一进屋就不管不顾的吻在一起,徐清兰就像一个发情的小母猫,挂在秦观身上,两人的衣服一件件减少,最后合二为一。

    客厅沙发上,阳台上,餐桌上,地毯上,都留下他们的痕迹,直到徐清兰累的瘫在秦观怀里,还抱着秦观不肯松手。

    休息了好一会儿,两人身上都汗津津的,秦观抱着徐清兰去浴室洗澡,两人泡在大浴盆里,始终没有分开。

    第二轮结束,两人躺在床上,秦观空手变出一个玉牌吊坠,挂在徐清兰的脖子上,夹在两峰之间,洁白的美玉与瓷白的皮肤相映成趣,徐清兰惊讶到:“你光着身子,怎么变出来的吊坠。”

    秦观点点她的额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块吊坠,这是护身符,以后就挂在身上,一定不要摘下去,知道吗。”

    徐清兰点点头,“观观哥送我的,我一定不摘,看着这玉质很好,应该不便宜吧。”

    秦观笑着说道:“一个多亿吧。”

    徐清兰以为他在开玩笑,只有秦观自己知道这块玉牌的真正价值。